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866章意想不到
  第866章 意想不到

  叶妩失魂落魄。

  顾轻舟叫人煮了姜汤给她。

  “傻孩子。”顾轻舟心疼又无奈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  叶妩又叹了口气。

  “......老师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叶妩又问顾轻舟,“他是不是调戏了我?”

  顾轻舟道:“不是,他跟你表白了。”

  “可是,他讨厌我!”叶妩迷茫道,“司行霈一开始也讨厌你吗?”

  “不,司行霈不同,他从小就成熟。年轻的男孩子表达感情,往往是相反的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叶妩沉默。

  她一口一口喝着姜汤。

  姜汤是热的,天气也是热的,可是她觉得冷。

  她心里的战场,一寸寸后退,一下子就把她逼到了角落里。

  曾经有个人,外人都觉得她爱叶妩,可是她往死里折磨叶妩,叶妩现在全身上下的伤疤,都是她造成的。

  那就是她的母亲。

  叶妩从小的心里阴影,让她很害怕这种感情上两面三刀的人。

  “他真可怕。”叶妩瑟缩着肩膀,牙齿开着打颤。

  康昱讨厌他,叶妩觉得没什么,反正他是陌生人。

  可现在他说他喜欢她,叶妩却怕了。

  感情的复杂,让叶妩无法明白好与坏之间的界限,她只知道康昱跟她母亲一样表里不一。

  这样的人,她都憎恨。

  “阿妩,不是这样的,他并不可怕......”顾轻舟将手搭在叶妩肩膀上。

  叶妩却猛然甩开了她的手。

  她情绪难以掩饰的焦虑和憎恨,让顾轻舟微愣。

  顾轻舟试图让她冷静下来,都被她推开。

  最后,叶妩一个人抱着胳膊,缩在顾轻舟房间的角落阴影处。

  顾轻舟不敢打扰她。

  夜色越发深了,顾轻舟试探着把叶妩搀扶到床上。

  叶妩没有之前的情绪,乖乖任由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跟她说:“阿妩,你以后也要接触各种各样的人......”

  叶妩连忙道:“老师,我能睡在你这里吗?”

  顾轻舟就打住了话题。

  叶妩不喜欢,顾轻舟不再说了。

  半夜的时候,叶妩做了噩梦。她在梦里尖叫、哭泣,顾轻舟推了她半晌才把她弄醒。

  见她这样,顾轻舟彻底断了帮康昱一把的心思。

  哪怕康昱再喜欢叶妩,他的行为都让叶妩受到了实实在在的伤害。

  若是这样,顾轻舟宁愿叶妩嫁给一个不伤害她的男人, 哪怕爱少一点也没关系。

  这才是叶妩需要的。

  “老师,我好害怕。”叶妩靠在顾轻舟怀里,“以后,我们不要再提了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好,老师答应你。”

  沉沉一觉睡到了天亮。

  早起时,叶督军居然来了。

  顾轻舟微讶,叶妩也很不好意思。

  “父亲,您怎么过来了?”叶妩低下了头,小声问道。

  “我听说你昨天困在孤儿院了,想着早起去看看你,不成想佣人说你睡在这边,就过来了。”叶督军道。

  他的几个女儿中,叶督军最爱的是叶妩。

  这份爱里,还包含了浓浓的愧疚。

  他觉得叶妩承受了很多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叶督军仔细打量她。

  “父亲,我有件事正好想问问您。”叶妩却答非所问。

  叶督军问她何事。

  “您选女婿,如今怎样了,有眉目吗?”叶妩问。

  叶督军心中微讶。

  虽然吃惊,仍不改他的慈父温柔:“当然.......”

  “我想见见他。”叶妩道。

  叶督军心中又是一讶。

  他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这一眼,包含了很多,既像是问怎么回事,又像是问顾轻舟,她是否教坏了叶妩,暗含责备。

  顾轻舟笑笑,装作看不见。

  叶督军清了下嗓子,这才道:“现在尚且过早,你们都还年轻。”

  叶妩道:“我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,难道不是说好了毕业之后结婚吗?哪里就早了?结婚前先认识一年,应该不出格吧?父亲,您是要我盲婚哑嫁吗?”

  这一连串的发问,没有半点激动,也无半分惧意。

  她冷静又矜贵,带着督军府小姐特有的自信,问叶督军。

  叶督军很喜欢这样的女儿:从容、勇敢又自信。

  “没错。”叶督军道,“这样吧,中秋节我们吃个团圆饭,正式定下人选,你意下如何?”

  叶督军在他的十万大军中,选中了三个人。

  他的挑选是秘密进行的,没人知晓。

  一开始,他是选了十个,而后慢慢淘汰,现在就剩下了三人。

  “多谢父亲。”叶妩微笑,笑容明媚,有种儿时的欢乐。

  她好像迫不及待把自己的婚姻定下来。

  叶督军不明所以,又看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仍是装傻。

  叶督军动不动就怀疑她把叶妩领上了歧路,这点让顾轻舟恼怒。故而现在叶督军的招,顾轻舟都不接,免得自找不快。

  “阿妩,你先回家吧,我跟阿蔷小姐说几句话。”叶督军又道。

  原来,他不止是来找叶妩的,也是顺道找顾轻舟的。

  叶妩道是。

  顾轻舟是不会吃亏的,这点叶妩很清楚,她放心离开了。

  她离开之后,叶督军和顾轻舟谈了很久。

  顾轻舟整个人陷入沉思里。

  一个小时之后,叶督军才从顾轻舟的屋子里离开。

  他走的时候,正好和进门的蔡长亭遇到。

  “督军。”蔡长亭微笑。

  叶督军面无表情,只当没听到从他面前走过。

  他对蔡长亭有点意见,是因为蔡长亭太过于漂亮,有次叶督军视察驻军,几名将领就在拿一位少将开玩笑,说他可以睡到蔡长亭。

  叶督军当时就把那少将降级。

  想要找女人,妓院多得是,军饷够他们玩的,甚至还有军妓。

  女人唾手可得,居然想玩男人,就罪不可恕。

  叶督军恶心那位少将,同时也恶心蔡长亭,觉得他是罪魁祸首。

  他冷冷瞥了眼蔡长亭。

  这一眼,似有利箭。

  蔡长亭好像没看到,依旧有笑容,直到叶督军离开,那笑容才缓缓收起。

  他进去看顾轻舟,却见顾轻舟正在从手指轻轻敲击桌面。

  她在思考很为难的问题。

  蔡长亭咳了声。

  顾轻舟抬眸,看到是他,就连忙看了看手表:“又迟到了,对不起长亭。”

  “无妨,现在开始吧。”蔡长亭道,示意她跟自己过去。

  顾轻舟却没有站起来。

  她道:“长亭,你坐下,我这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