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870章 杀伐
  第870章 杀伐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缠绵良久。

  司行霈的一席话,彻底打断了顾轻舟的念头。

  她也跟司行霈说:“我并未冲动。”

  她仔细解释,“平野夫人一直不信任我,我也不愿意用我的民族立场去换取她的信任。

  老是拖着,对我没有好处,我至今还不知他们的核心秘密,只知道金家是保皇党之一。

  我嫁给了叶督军,为了拉拢叶督军,一定会让我进入他们的核心,也断了你的念头。再加上你和叶督军的盟约,若是没有我在太原府,他不会跟你交底。”

  为了她自己,更为了司行霈的大计,顾轻舟觉得嫁给叶督军是最稳妥的办法。

  可司行霈不同意,顾轻舟不想看见他眉宇间的凝霜,故而打消了念头。

  “轻舟,你为我着想,我都知道。”司行霈亲吻了下她的额头,也没了之前的愤怒,“以后的事,都交给我来安排。我保证,你和平野夫人之间的壁垒,很快就可以打破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她起身梳洗,更衣。

  下楼的时候,顾轻舟看到了高桥荀。

  程渝坐在他腿上,让他剥松子给她吃。

  瞧见顾轻舟,高桥荀猛然站起来,手里的松子撒了满地。

  他震惊看着顾轻舟,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  程渝笑着,挽住了他的胳膊,低声对他道:“她什么都知道,你怕什么呀?再说了,你又不需要对她忠诚。”

  高桥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  他空负纨绔名头,在情场上生涩极了,要不然也不会轻易落入程渝的圈套里。

  “高桥,好久不见。”顾轻舟娴熟和他打招呼。

  “是啊。”高桥荀却突然用日语道。

  他紧张的时候,会用日语。

  程渝在旁边乐不可支:“下次教我说日语,好不好?”

  高桥荀说好。

  司行霈就下楼了。

  程渝在背后冲顾轻舟挤眉弄眼,口型无声骂她:“小妖精。”

  “彼此。”顾轻舟还击。

  两个人斗嘴,斗得热火朝天,正好被司行霈看到了。

  司行霈狠狠刮了程渝一眼。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程渝气得半死:这个不要脸的男人,瞧他那护短的劲儿!

  司行霈送顾轻舟回去,路上顾轻舟又问了司行霈的飞机计划。

  “可行么?”顾轻舟问。

  “当然,我们要造自己的飞机。我搜集了这几年,差不多万事俱备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他跟顾轻舟说,他还网罗了一大批的军火专家,其中高桥荀的父亲,就是司行霈的目标之一。

  “如何了?”顾轻舟问起高桥荀的父亲。

  “成功了。”司行霈淡淡道,“你以为程渝那小白脸是白睡的吗?”

  顾轻舟微愣。

  继而她突然明白过来,程渝去勾搭高桥荀,是司行霈授意的。准确的说,程渝先看上了高桥荀,司行霈鼓励她去接近。

  怪不得他上次帮程渝说话。

  “.......你早就准备好了?”顾轻舟问他。

  司行霈点点头。

  他将车子停稳,摸了摸她的头发:“对,我什么都有打算,要不然我白在太原府耗功夫?轻舟,别担心我。”

  顾轻舟展颜而笑。

  她下了汽车,和司行霈作辞,就沿着街道往回走。

  尚未进大门,又听到了汽车的声音。

  蔡长亭抱着阿蘅下了汽车。

  看到顾轻舟,他微微一愣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阿蘅这是怎么了?”

  蔡长亭道:“她遭了暗算,昏迷不醒。”

  “谁暗算她?”顾轻舟问。

  温柔亲切的蔡长亭,眉宇似笼罩了一层阴霾,他声音亦如寒冰:“你心知肚明!”

  这就发火了。

  他生气的样子,也如雪莲圣洁美丽。愤怒或者高兴,他都是美的。

  顾轻舟带着这种羡慕,转身往回走。

  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,换了身衣裳,准备去看二宝。

  佣人却说,二宝去了康家。

  康晗最近跟二宝很亲近。

  顾轻舟没有看到自己的小师弟,就去了阿蘅的院子。

  平野夫人也在。

  “阿蘅没事吧?”顾轻舟颇有猫哭耗子的慈悲,上前询问道。

  “我没事,多谢你来看我。”阿蘅态度柔婉,并不想和顾轻舟兵戎相见。

  “没事就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就坐在旁边,听平野夫人和阿蘅说话。

  “......我一出院门,就被人打晕了,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阿蘅跟平野夫人描述她被绑架的经过。

  平野夫人问:“那是什么时间?”

  阿蘅梗住。

  凌晨三点,这个时间她不能说。

  “六点多吧。”阿蘅撒谎道。

  平野夫人顿时就沉默了。

  她不再说什么,站起身道:“你多休息。”

  阿蘅心中很紧张,并未松一口气。

  平野夫人离开了,顾轻舟也跟着离开了。

  蔡长亭跟随平野夫人出来。

  平野夫人对蔡长亭道:“你的责任是保护她,这次她的过错,算在你头上。”

  然后她又问,“她到底在做什么?”

  蔡长亭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他们想要避开顾轻舟谈话。

  “夫人,我先回去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她步履平缓。

  心中有个小小的涟漪,正在一点点扩大,顾轻舟微微笑了下。

  “很快,我就可以见到老朋友了,真不错。”顾轻舟想。

  不知老朋友见面,会是怎样的光景呢?

  对方还记得她么?

  也许记得,但对她的感激之情,如今还有吗?

  顾轻舟从不相信人性。

  平野夫人和蔡长亭往正院走去,路上蔡长亭就把阿蘅的事,仔细向平野夫人禀告。

  “她是去见金太太。”蔡长亭道,“夫人,阿蘅越过您,暗中跟金太太接触,已经好几次了。”

  平野夫人用力攥紧了手指。

  皇家前半辈子的生活,让平野夫人明白了一个道理:亲情是淡薄的,一旦至亲觊觎自己的权力,就要杀无赦。

  对阿蘅,平野夫人第一次产生了杀念。

  这个念头一起,她又惊出了一身冷汗:她和阿蘅的关系,再也回不到从前的亲密。

  “从什么时候开始起,我和阿蘅的关系就变差了?”平野夫人扪心自问。

  大概,是从接了阿蔷回来开始的。

  阿蔷在离间平野夫人和阿蘅之间,做了很多的努力,如今,她终于成功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