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875章四面楚歌
  第875章 四面楚歌

  阿蘅没打算放过顾轻舟。

  她的计划还在进行。

  四周的宾客,却逐渐看出了一些端倪:再恶劣的指责,顾轻舟都泰然处之。而这个衣着破烂的女人,闯进来的时候,却准备了报纸,意味着倒戈向顾轻舟了。

  “有好戏看了,大家都莫要轻举妄动。”康家的姑奶奶对子侄们说。

  子侄们点点头。

  她见孩子们全看热闹去了,又加了句:“机灵点,若是阿蔷小姐吃亏了,就帮帮手。”

  康家这桌的人,纷纷点头。

  王家那边,也是心知肚明,几个眼神交换下来,就知晓了自己的使命。

  “......就说顾公馆的太太秦筝筝,她是如何去世的?”阿蘅问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笑容恬静:“你真想知道吗?”

  平野夫人温婉的面容,已经不见了。她浑身似裹挟了风暴,眸光阴沉。她没有开口阻止阿蘅,因为来不及了。

  现在不说,将来的流言蜚语更多。

  平野夫人对局势总是很敏锐,她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善后。

  “当然想知道了。”阿蘅道。

  金家的大奶奶后退了一步。

  失去了周烟这个棋子,阿蘅任何的话,都没有了说服力。

  “给。”顾轻舟也拿出一张报纸,递给了阿蘅。

  阿蘅看罢,面目微狞。

  旁边的叶妩,立马抢了过来。

  这张报纸上,写着秦筝筝害死了自己的婆婆,在狱中畏罪自尽。

  “来,给您也看看。”叶妩给了旁边金家奶奶。

  金家大奶奶接过,面色不太好看。

  众人传阅了起来。

  阿蘅的表情已然是一阵青一阵白。

  顾轻舟拿出一份报纸之后,就没边了,转身又拿出几份,全部递给了叶妩。

  顾家的人,到底是什么下场,岳城的报纸皆有报道,有头有尾,并非悄无声息。顾轻舟有报纸为证。

  “你......”阿蘅唇微微发抖,“你从哪里准备这么多报纸?”

  “这些跟我家人有关,我当然得保留,以后孩子们问起,我也能回答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这话,众人颔首。

  的确如此。

  只是,顾家也太惨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  他们正在思虑,就听到顾轻舟继续解释说:“顾公馆的悲剧,都是因为我的继母秦筝筝失手将老太太推下了楼梯。

  从此之后,我父亲怀疑她有意谋杀,而孩子们偏袒母亲,和父亲对着干,故而事情一桩桩一件件,就没办法消停。此事,五姨太可以作证。”

  “是,那个家就是被太太秦氏毁了的,老爷和我逃走之后,他也是悔恨不已,一倒南洋就染病死了。”周烟轻声叹息。

  有人就安慰顾轻舟,节哀顺变。

  这等惨事,自然不愿意过多提及。

  “你放在身上,自然没什么的,可你为什么要带到这里来?难道你天天随身带着吗?”阿蘅大声,想把场面救回来。

  顾轻舟道:“我派人去找五姨太周烟,然后就听闻她被金家抓了。既然你们抓了我家五姨太,自然是想要栽赃我,我为了自证清白,把这些报纸拿上,不是应该的吗?”

  屋子里沉默了下。

  宾客们都想起了,之前跳出来则问的,就是金家的大少奶奶。

  这教堂的布置,也是金家和阿蘅一起牵头。

  “哦,我明白了!”康家的姑奶奶康芝,走上前冷笑道,“金太太,平野小姐,你们想要募捐教堂是假,想要害阿蔷小姐才是真的。

  你们怕担下杀人的罪名,故而设了圈套,让我们全部做你们的帮凶,跌倒黑白,是不是?”

  康家是太原府的金融财阀门第,姑奶奶康芝更是说得上话。

  一般来说,事不关己时,大家族都会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。

  康芝这样公开站队,甚至厉责阿蘅,还带上了金家,俨然是要跟金家撕破脸。

 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金太太脸色更难看,道:“朴太太,你这话严重了。”

  “严重不严重,大家心知肚明!金太太,您自己把事情翻过去回想下,可是不是这样?若不是阿蔷小姐早有准备,如今是什么局面?”康芝丝毫不让。

  这种情况下,吵起来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众人此刻都退避三舍,怕引火烧身。

  没人帮康芝。

  顾轻舟对康芝道:“朴太太,多谢您仗义执言。您说得不错,有的人就是包藏祸心。您看那边......”

  顾轻舟指了一处的屋顶。

  屋顶是破的,初五的夜晚没有月色,故而昏暗无光,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然后,一声轻响,一条胳膊半垂了下来,一杆长枪就从屋顶掉落。

  “死......死人!”坐在那边的人大叫起来,往人群深处挤。

  “是杀手!”

  “快,保护督军!”军政府的副官先有了反应。

  整个教堂都乱了。

  远远的,他们听到了脚步声。

  叶督军的一千人马,将教堂团团围住。

  众人看这个架势,就知道:“这哪里是募捐?分明是鸿门宴!”

  叶督军的人能密密麻麻涌上了,个个带着武器,肯定是早有准备。

  阿蘅已经面无人色。

  金太太和她的孩子们,双腿也略微发颤。

  “怎么回事,只不过是收拾一个小女人,怎么弄得如此大动静?”金太太低声问长子。

  金家大少爷却答不上来。

  “到底是谁走漏了消息?”金家二少爷又问。

  他们不知道。

  金太太还以为,这是小事,结果却闹大了。

  叶督军的人,已经搭好了梯子。

  他们从房梁上抓到了三个人。

  其中一个已经死了,另外两个被折断了手脚,又堵住了嘴巴,放在屋檐上。

  他们都有枪。

  “说,你们的目标是谁?”叶督军拿着枪,对准了一个杀手。

  杀手咬牙,不肯说。

  叶督军顿时一枪打穿了他的头。

  另一个活着的杀手,吓得裤裆立马就湿了,他道:“是这位小姐!”他指了顾轻舟。

  他们的目标,是杀了顾轻舟。

  杀手的两个同伴都死了,故而他也吓得差点疯了,不停解释说:“等平野小姐的信号,一旦平野小姐下令,就要杀了她妹妹。”

  “平野小姐什么时候下令?”叶督军又问。

  “大概是等所有人都骂这位小姐恶毒的时候。”杀手战战兢兢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