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881章张九爷的哀伤
  第881章 张九爷的哀伤

  对于颜家人来说,悲伤并没有那么大,因为他们早已猜到顾轻舟还活着。

  司行霈常往太原府跑,此事颜新侬知道,司督军不知道。

  颜家更了解顾轻舟和司行霈的感情,断定顾轻舟就在太原。

  如今消息传来,几个人喜极而泣,也只不过是将心中猜测落定了。

  他们最担心的,还是霍拢静。

  因为霍拢静踪迹全无。

  颜一源为了找霍拢静,沿着航线去了新加坡,甚至去了澳洲,已经五个多月了,再也没回来。

  不过,他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给家里拍电报。

  他的电报,七天一次。

  除了霍拢静,颜一源还有母亲和姐姐,他一样爱她们,怕她们太过于担心。父亲还好,毕竟父亲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男人,心里强悍。

  “姆妈,等我家两个小子满了一周岁,我也把他们交给您养,我要去看轻舟,再去找阿静。”颜洛水道。

  颜太太拉了她的手:“别糊涂了。你若是有个闪失,我们还得再去找你。我们留在岳城,轻舟会回来的,阿静也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太遗憾了,我家老大长牙了,我应该第一个跟轻舟和阿静炫耀的......”颜洛水道。

  说到这里,眼泪就再也忍不住滚将下来。

  颜太太搂住了她。

  母女俩哭泣了半晌。

  顾轻舟的消息落定,总归是一件让人兴奋的消息,颜洛水又摸了摸眼角,说自己晚上要开心一下。

  佣人又把玉藻抱了出来。

  司慕的女儿玉藻,如今还是颜太太养着。司夫人的精神太差了,她根本没法子照顾孙女,而且她不承认这孩子是司慕的。

  依照司夫人的想法,玉藻既不是孙子,又不是正室所出,谁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?

  故而,颜太太一直照顾她。

  玉藻很乖,才八个月,已经能下地走路了,比颜洛水的两个儿子都强。

  颜太太疼得不行。

  颜洛水更疼她,故而每次出门,偶然会忘记给自家小子们买衣裳吃食,却独独不会忘记玉藻。

  有次去上海,给玉藻带了数不尽的美国奶粉回来,全部给了玉藻,她自己的两个儿子一罐也没有。

  “玉藻,来,姑姑抱。”颜洛水张开了手臂。

  玉藻蹒跚着小步子,奔向了颜洛水。

  颜洛水将脸贴在孩子脸上,莫名又想哭。

  玉藻还不会说话,在颜洛水怀里乱蹦跶,依依呀呀的。

  “她真可爱,又健康活泼,真该抱给她姆妈看看。”颜洛水道。

  司慕把玉藻托付给了顾轻舟。

  从那时候起,顾轻舟就是玉藻的母亲,唯一的母亲。

  “会看到的。”颜太太安慰颜洛水。

  颜洛水抱着玉藻,望着远处的庭院,陷入沉思里。

  什么时候,他们这些儿时的伙伴,才能重新团聚?

  远在上海的张家,张太太正在打儿子。

  十二岁的张辛眉,收拾了一个皮箱,买了去北平的火车票,这就要准备逃走了。

  张太太只当他是为了逃学,拉住一顿好打。

  “再敢胡闹,我就打断你的腿。你做一辈子瘸子,我养你一辈子。”张太太道。

  张庚笑盈盈看着,自己妻子平素温柔娴静,只有教训儿子的时候,才尽显母老虎的本色。

  什么打断腿,完全是土匪婆的做派。

  “你还敢逃学?”张太太继续揪住张辛眉的耳朵,“没出息的东西,男子汉大丈夫,书都念不好!”

  张辛眉在他母亲跟前,就是只温顺的小羊羔。

  他狡辩道:“谁逃学?”

  “不逃学?不逃学你带着行礼和你的狼要跑?”张太太气结,他还敢狡辩和顶嘴。

  张辛眉道:“不是,是要去找轻舟。”

  张太太的手一下子就松了。

  张庚看好戏的笑容也略微收敛。

  “谁?”张太太轻轻捂住了胸口,“你要去找谁?”

  “轻舟啊,我的女人。”张辛眉道,“我要去把她找回来,和她结婚。”

  张太太照着张辛眉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:“好好说话!”

  张辛眉委屈:“我没有撒谎,喏!”

  他把一份情报,递给了张太太看。

  情报其实很简单,就是说太原府出现了顾轻舟的踪迹,而且得到了太原府百姓的欢迎。

  “你哪里弄来的情报?”张庚也吃惊,上前问道。

  张庚最大的乐趣,就是看他老婆把他儿子揍得跟孙子似的。

  此刻,他才收敛看热闹的表情。

  “上次您不是给了我两个人嘛,我派出去的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“这都能有收获?”张庚微讶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跟我说说,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张庚错愕看着自己的儿子,心想难道不是个草包吗?

  张辛眉如今展露出来的特质,就是手特别快,将来做个小扒手估计不差。

  其他的,倒也没有。

  “一个人派到平城,不需要其他,就是监视司行霈的飞机,统计他出行的次数,以及打听到目的地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然后,张辛眉又道,“我的人不能靠近,所以查了四个月,上个月才查到司行霈的去向,就是太原。

  于是,另一个人派往太原。为了避免被发现,就藏在客栈,监视司行霈的飞机即可。不成想,那边自己爆出来了,说轻舟就在太原。”

  张庚和张太太目瞪口呆看着自家的小混蛋。

  他们夫妻对这孩子的期盼,就是将来能认识几个字。

  指望他能有大出息,估计很难。

  不成想,他只是学问不太好而已,看看他这手段,连张庚都要称赞。

  不急躁、不冒进,有多少人做多大的事,简直是智谋无双。

  “好,好,好。”张庚一口气说了三个好。

  张辛眉道:“那我能去太原府接我媳妇回来吗?”

  “那不是你媳妇,是司行霈的媳妇。”张太太纠正他,“你一天天大了,不要乱开这种玩笑。”

  “可是司行霈的媳妇死了,墓碑就在平城呢,您可以去看看。”张辛眉道。

  张太太作势要打他。

  张辛眉往父亲身后躲,又说:“爷难道打不过司行霈吗?哪怕她是司行霈的媳妇,爷也要让她做寡妇,然后嫁给爷。”

  张太太气得把他两个耳朵都拎了起来。

  张庚也发现孩子孺子可教,以后要更加用心教他,指定一系列的教育计划,亲自操刀,不能让他到处乱跑。

  张辛眉去太原找顾轻舟的想法,彻底落空了,哀怨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