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896章夜访
  第896章 夜访

  顾轻舟没有让四姨太去做任何事,她只是未雨绸缪。

  她也看到了程渝。

  程渝正在跟一位年轻漂亮的绅士跳舞。

  刚跳完一曲,高桥荀就走上前,好似还发生了一点口角,顾轻舟看到高桥荀推了那人一下。

  程渝挽住了高桥荀的胳膊,这才止住了争端。

  大家都看个热闹。

  这些非太原名媛,太原府的其他人,对她们都不苛刻。

  程渝如何行事,他们都觉得是南边的时髦。虽然不堪入目,却能接受。

  顾轻舟正在和叶妩看着,程渝就过来了,还挽着高桥荀的胳膊。

  她对叶妩道:“那个叫苏鹏的团长,生得倒是不错。”

  高桥荀脸色微沉。

  叶妩看了眼高桥荀,再看程渝,就只是笑笑不接话。

  “对啊,我也觉得不错。”顾轻舟道,“叶督军亲自挑选的女婿人选,能差到哪里去?”

  程渝说:“这个方法不错,当初我爸爸在世的时候,如何不用呢?要是这样的话,我应该多选几个,而不是远嫁到香港去。”

  高桥荀的脸,已经略有发白,微微抿唇。

  顾轻舟就道:“高桥先生,我们女人说话,你去喝杯酒吧?”

  她觉得高桥荀要被气死。

  不想他气得当场吐血,顾轻舟先支开他。

  程渝却不放手。

  高桥荀搅合了她的好事,像个孩子似的,对玩具露出自己的霸占欲,这样不好,需得让他认识清楚。

  虽然有点残忍。

  正僵持不下,叶督军走了过来。

  他对叶妩道:“阿妩,你来......”

  复又看到了顾轻舟,冲她招招手,“顾小姐,你也过来吧。”

  顾轻舟微笑,就跟着叶督军走了。

  叶督军也没其他事,就是问叶妩对今晚那两个人的感觉。

  苏鹏和古南橡,哪个更招叶妩的喜欢。

  “古南橡。”叶妩直接道。

  她直接得让顾轻舟都吃惊。

  叶督军也吃惊,笑道:“这么快就下了决定?”

  “父亲,古南橡一见到我,就说他在校场见过我,很喜欢我。”叶妩道,“这样很好,他表面上喜欢我,心里也喜欢我,表里如一。”

  顾轻舟顿时就知道问题在哪里。

  叶妩这席话,是隐射康昱的。

  康昱支支吾吾,同时又恶语相对,彻底惹毛了叶妩。

  顾轻舟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  论起爱慕,谁有从小将叶妩放在心上的康昱深厚?

  可两个人结婚,爱情往往只是一部分,性格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  叶妩曾被她母亲虐待,她无法接受任何看似好意的恶毒。她需要一个人甜言蜜语,让她泡在蜜罐里,并非用话来考验她。

  古南橡粗中有细,一下子就击中了叶妩的心。

  叶妩还不喜欢那个人,但是愿意接纳他。

  “还有两年的时间,再慢慢看吧。”叶督军笑道,“时间才能检验真心。”

  叶妩不再言语了。

  她心情似乎不好。

  叶督军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舞会直到晚上十一点半才散场,顾轻舟和叶妩在大门口送宾客,其中就有司行霈和程渝、高桥荀。

  司行霈偷偷亲吻了她的脸。

  他们正好站在屋檐下的阴影里,故而顾轻舟没有发作。

  “晚安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也道:“好好睡觉。”

  送完了重要宾客,叶妩拉顾轻舟去她的院子吃宵夜。

  佣人送来宵夜,同时悄悄告诉叶妩:“督军去了客房。”

  叶妩表情微敛。

  叶督军去看方小姐了。

  这么晚,难道是有什么公务吗?不可能,肯定是私情。

  叶妩的心,火烧火燎的。

  她再次想到了母亲的死。

  她母亲死后,所有人都觉得是她放了火,父亲从那时候起,就更加溺爱她。

  老师说了,绝不是她,那么到底是谁?

  母亲的房间莫名其妙失火,总有个凶手吧?

  “吃饭吧。”顾轻舟把筷子递给了叶妩。

  叶妩接了过来,紧紧攥在手里,却没有动筷子。

  顾轻舟也不会提醒她。

  她自顾吃完了。

  叶妩想要开口,被顾轻舟阻止。既然说了把这件事交给顾轻舟,顾轻舟就不想她再多言。

  叶妩果然保持沉默了。

  只是,她这一夜又没有睡好。

  顾轻舟早起时,叶妩去了学校,却让佣人送了一筐石榴给顾轻舟,同时留下了字条。

  叶妩让顾轻舟去给方小姐送点石榴,就说是代替叶妩送的。

  顾轻舟啼笑皆非。

  “阿妩啊,你是多担心有个继母?”顾轻舟拿着纸条看了半晌。

  叶妩既担心有个继母,更担心她父亲和方小姐早有首尾,为了方小姐杀她母亲。

  叶妩甚至会想,为什么阿蘅一去世,方小姐就来了?说明叶督军已经排除了阻碍,想要和方小姐结婚呢。

  顾轻舟更衣,让佣人把石榴分出一份,亲自送给了方小姐。

  她刚刚走到客房门口,就看到几位姨太太,也各自拿了礼物,去看方小姐。

  顾轻舟就知道,昨晚叶督军临睡前去探望方小姐,又给府上的女人们下了一剂猛药,让她们全部坐立不安。

  进去的时候,叶姗已经在了。

  顾轻舟露出了笑容。

  方小姐坐在沙发上,一条腿不能动,表情却是柔婉的,丝毫没有惊讶或者不悦。

  谁送她礼物,她都道谢。

  顾轻舟坐了不过五分钟,见其他姨太太们纷纷来了,就起身告辞。

  她以为,精明果敢的叶姗会跟她一起走,不成想叶姗竟然一动不动。

  原来,只有顾轻舟才是那个事不关己的人。

  “方小姐,我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她站起身,四姨太也忙道:“方小姐,您好好养伤,我回头再来看您。”

  说罢,四姨太也要走。

  顾轻舟下了楼梯,就听到四姨太喊她:“顾小姐。”

  顾轻舟停下了脚步。

  四姨太笑盈盈道:“顾小姐,去我那边坐坐好么?我自己新做了月饼,想请您尝尝。”

  顾轻舟还需要用到这些姨太太们,自然乐意,道:“好,多谢四姨太。”

  她们俩往后院去。

  到了四姨太的院子,四姨太拿了月饼款待顾轻舟,同时说话的时候,话里有话。

  顾轻舟没听明白,就沉默不动声色。

  “顾小姐,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四姨太绕了半晌的圈子,终于要露出真意图,压低声音道。

  “您说。”顾轻舟也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