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09章 回平城
  

第909章 回平城



  顾轻舟和周烟坐在三楼的阳台上说话,奕秋已经睡着了。

  “......你还跟顾公馆的人联系吗?”周烟问顾轻舟。

  顾公馆,恍若隔世。

  顾轻舟摇摇头:“没有再联系了。二姨太、三姨太和四姨太,都不知去向,我没有她们的联系方式。

  阿哥在法国,顾缨也去了法国,他们兄妹如今怎样,我更是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为何不跟姨太太们联系了?特别是四姨太,她的小女儿顾纭,还是跟你有血脉的妹妹啊。”周烟问。

  她看得出,顾轻舟并不介意提到顾公馆。

  每个人都需要怀念。

  周烟发现,自己的过往一团糟,最值得回忆的,居然是在顾公馆做五姨太那短短岁月。

  她一生飘零,被人捏在手里,独独在顾公馆那段日子,是她们在戏耍顾圭璋。

  莫名其妙有点成就感。

  而顾轻舟,她大概也需要一点回忆来滋润心田吧。

  “我准备散去家财,师父和乳娘就去世了,后来这件事就是二姨太办的。她们散去的时候,我过得浑浑噩噩,故而不知她们的去处。后来,我也没安稳下来,就没有再找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周烟颔首。

  她们说起了顾公馆,说起了家中景致,甚至说起了所有人的结局。

  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。

  顾轻舟今年不过二十出头,却愣是有过了百来年的沧桑。

  她们说着话,楼梯上传来高跟鞋急促的脚步声。

  周烟知道是程渝,微微笑了下。

  顾轻舟起身开门。

  程渝脸色慌乱,把一封电报递给了顾轻舟:“刚送过来的......”

  顾轻舟接过来。

  电报是司行霈发的。

  内容很短,请顾轻舟准备动身去平城,有人来接。

  “他是不是出事了?”程渝问顾轻舟。

  如今云南根基未稳,程渝的未来是显赫的军阀世家大小姐,还是前段时间那样落魄的可怜虫,全靠司行霈。

  若这个时候司行霈出事了,程家又失去了外援。

  程渝的手在发抖。

  他们全家,甚至上万拥护程家的亲兵,命都在司行霈手里。

  混账东西,他可千万别惹了什么灾祸啊!

  程渝的脸在发白,身在微微发抖。

  一旁的周烟也被她吓到了,走过来揽住她的肩膀,说:“应该无事吧?你先镇定一点。”

  顾轻舟则反复看了电文。

  她道:“应该没事。”

  程渝立马精神一正,紧张看着顾轻舟,希望顾轻舟能再给她一点希望:“怎么说?”

  “若是出事了,司行霈瞒着我都来不及,岂会派人告诉我?”顾轻舟道。

  程渝一想,其他男人不好说,司行霈倒的确如此,他这个人格外护短,又把顾轻舟当命。

  哪怕他要死了,估计都会安排好一切,舍不得顾轻舟流泪。

  程渝大大松了口气,那点颤栗终于止住了,她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,道:“我也要去。不管发生什么,我呆在太原府都心神不宁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司行霈的飞机快要到了,顾轻舟打算先回趟平野四郎的府邸,拿些换身的衣裳,还有她针灸用的银针。

  另外,顾轻舟最近弄了个医药箱,她一向不背的,是准备去太原大学教书时用的,故而她也拿了起来。

  医药箱里,还有她前些日子制成的成药,其中三颗安宫牛黄丸,是用来保命的,顾轻舟也带上了。

  她带好了东西,告诉蔡长亭和平野夫人:“我要去一趟平城。”

  平野夫人失措站起身。

  蔡长亭也问:“要回去?”

  “夫人放心,我不是一去不返。我既然答应了您,就不会离开您的。司行霈突然来信,让我去看他,我怕他出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蔡长亭道:“轻舟,我陪你去吧,两个人能有个照顾。”

  “程渝会陪着我。当然,如果不耽误你的事,你可以陪我去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蔡长亭道:“我陪你去。”

  顾轻舟又去给叶姗打了个电话,让她转告叶妩:“告诉阿妩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  叶姗道:“没出事吧?”

  “就是回去玩一趟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姗点点头,说自己会告诉叶妩的。又说:“轻舟,你要回来啊,我们都离不开你,主要是阿妩......”

  顾轻舟失笑,心中暖得不可思议。

  他们去了程渝那边。

  司机已经准备妥当。

  司行霈的飞机,停在跑马场,顾轻舟带着蔡长亭和程渝,上了飞机。

  同行的还有高桥荀。

  高桥荀听闻他们要回江南了,立马赖着也要去。

  按照他的话说,他还想去看看颜一源。得知颜一源根本不在岳城,高桥荀也要去,说到底就是想陪着程渝。

  四个人一路上都沉默。

  飞机偶尔颠簸,程渝并未露出半分惊恐,而是习以为常般。

  蔡长亭似乎也坐惯了飞机。

  只有高桥荀,到处看看,很是新奇的样子。

  顾轻舟在阖眼打盹。

  路上,遇到了气流,飞机颠簸得叫人心慌,顾轻舟也没有睁开眼睛。

  这架飞机的速度并不快,从太原府到平城,足足飞了八个小时,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。

  司行霈的副官邓高在飞机场迎接。

  “师座他没事吧?”顾轻舟单独乘坐一辆车,就问副驾驶座上的邓高。

  邓高道:“师座很好,太太。他去了南京,等您到了之后,他会回来接您。”

  “去了南京?”顾轻舟反问。

  邓高道是。

  顾轻舟又问:“南京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是机密,师座没告诉任何人,只是发电报让您回来。”邓高道。

  顾轻舟就想到,司督军全家都在南京。

  会不会是司督军或者司夫人?

  顾轻舟心中起了情绪,内心深处波涛汹涌。

  她努力让自己克制,做出无所谓的模样,可到底心慌,故而紧紧攥住了掌心。

  “太太,您别担心,师座他没事。他打电话回来的时候,声音没什么变化。”邓高又道,“再说了,一旦师座有事,平城会启用防御。这次风平浪静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到了平城,副官安排顾轻舟的朋友们暂时住到饭店。

  而顾轻舟,则乘坐汽车,去了另一处的飞机场。

  飞机再次起飞,往南京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