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12章 精神的安慰剂
  

第912章 精神的安慰剂



  顾轻舟走到了司督军跟前。

  她又低声叫了句“阿爸”。

  司督军情绪不错,让她坐下,问她:“大半年了,在太原过得还习惯?”

  “还好。”

  “吃得惯吗?”司督军又问,“他们日常吃什么?”

  吃得自然跟南边不同。

  顾轻舟一一告诉了司督军,介绍了太原府的饮食和美味,又说太原府天高地辽,气候舒爽。

  “等我好了,也想去太原走走。”司督军听了很向往,“我这一生都没过去很多地方,哪怕是快要死了,也没看到自己的孙儿,可谓遗憾!”

  他现在就剩下一儿一女了。

  琼枝还没有出嫁,只有司行霈和顾轻舟结婚了。

  司督军说罢,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眼底,闪过浓浓的不忍,却也有点无奈。

  “轻舟,司慕刚走的时候,阿爸是气坏了,说了不中听的话,你莫要往心里去。”司督军见她不松口,就主动说。

  顾轻舟连忙道:“不,阿爸,我从未生气过......”

  司督军就劝说她,及早回来,司家会认她的,什么掩饰都不要了,她顾轻舟就是司家的儿媳妇。

  司督军曾经说过,假如顾轻舟和司慕离婚,司慕那一份的家当,全部给顾轻舟。当时是醉话,后来也没有给。

  他至今都遗憾。

  所以,他前不久重新分了财产,把自己的家当分成了三份。

  一份给司行霈,一份给顾轻舟,剩下的一份留给司夫人。

  司夫人的那一份,包括了司琼枝的陪嫁,以及姨太太们未来的生活。

  他也把财产分割书,交给了颜新侬,请颜新侬保管。

  “阿爸老了,只想你们都在膝下,也想看看自己的孙儿。”叶督军又道,“轻舟,阿爸就指望你了。”

  顾轻舟叹了口气。

  她还没有做完自己的事,此前哪有闲心定下来?

  天下未定,家园哪有安宁?

  顾轻舟很清楚,没有国就没有家。国土分裂,家园永远风雨飘摇。

  她咬了咬唇,把自己去太原府要做的事,都告诉了司督军。

  她要把保皇党连根拔起。

  这是初衷。

  保皇党是和平的毒瘤,他们要倒行逆施,要把百姓重新代入封建王朝的水深火热,他们为的,是自己权势,而不是天下苍生。

  到了太原府之后,她发现叶督军叶骁元也充满了野心,而且对山西和太原府都投入了深深的眷顾。

  有了这样的主帅,顾轻舟可以成为他和司行霈联盟的纽带,为江南江北的统一出一份力气。

  这些事,司行霈从未和司督军谈过,顾轻舟全部告诉了他。

  司督军震惊。

  他第一是想不到司行霈那个愣种,竟有如此大的志愿;他第二是想不到,顾轻舟也有这样的家国情怀。

  “......阿爸,国家不统一,我们的孩子将来也要生活在风雨里。如此,何不退一步呢?阿爸,您好好的,等南北统一了,我们一起去太原府看看,如何?”顾轻舟又道。

  司督军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他似乎一下子有了斗志。

  从前那些萎靡不振的情绪,慢慢远离了他。

  他自己有大志向,可惜现实磨平了他的棱角,加上痛失一子,就丧失了一条臂膀,这让他的雄心壮志大打折扣。

  如今,他知晓了司行霈的苦心经营,也知道了顾轻舟的努力。

  连儿媳妇都能为了家国献身,何况是一声戎马的司督军?

  司督军浑身的血液,似乎都在澎湃。

  他的阴郁一扫而空,所有难以舒展的壮志,都填满了他的心房。

  司慕和芳菲去世,顾轻舟离开之后,这是司督军第一次驱散了心头的阴霾。

  他像是重生了。

  他看着顾轻舟,感叹道:“轻舟啊,你救了阿爸的命。”

  她拯救的,不只是他的身体,还有他的精神。

  “阿爸,我们一起活着,活到统一,活到天下太平再无战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督军满腔的炙热,道:“好,就活到那个时候看看!”

  顾轻舟彻底松了口气。

  司行霈一直在门口听着。

  顾轻舟慷慨激昂的话,也让司行霈心中发暖。

  他走了进来。

  看到了病床上的老父亲,囤积在心头的怒火终于熄灭了。

  他有了自己的家庭,自己的妻子,对从前的种种,他都可以宽容。因为上苍已经偏爱他了,把顾轻舟给了他。

  “阿爸,你得好起来,我们父子一起打过长江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司督军又是一愣。

  他都不记得,这长子何时叫过他“阿爸”,他似乎一直都是叫他的官职,也是从小和他作对。

  这个瞬间,司督军觉得司行霈成熟了,终于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。

  “好,打过长江。”司督军欣慰道,“这天下,乱了这么久,也该太平些日子了。”

  房间里的气氛好转。

  司督军的精气神,都焕然一新。

  司行霈的理想,他那声阿爸,都给了司督军崭新的希冀。

  而顾轻舟的努力,也让司督军看到了希望。

  他终于找到了摆脱丧子之痛的方法。

  他的高烧,当天就没有再发了,也能吃得下一点米粥。

  到了第四天,司督军就能下地走动,军医说他彻底度过了危险期。

  司督军这次的伤太危急了,若不是顾轻舟和司行霈,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,他很难如此快的好转。

  “司行霈,我想回一趟岳城。”顾轻舟道,“既然到了江南,总得回家瞧瞧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好,我去问问督军。”

  司督军已经在静养。

  他心中也在盘算着,勾勒着未来和平的蓝图。

  听说顾轻舟要走了,司督军心中不忍,又想到及早统一,一家人就能及早团圆,这才是大事。

  司督军从不囿于小情绪,故而对顾轻舟道:“那你去吧,记得隔三差五回来看看你的老父亲。”

  顾轻舟道是,眼中又有碎芒滢滢,几乎要哭出来。

  她很容易被感动。

  可怜的孩子。

  司督军想到她,就没由来的心酸。

  顾轻舟陪了司督军一天,到了第五天,她从南京去了岳城,司行霈开车送她。

  在离开之前,她见到了司夫人。

  司夫人没有搭理她,极力忍着怒气,她也知道是顾轻舟救活了司督军。

  可能是近乡情怯,回去的路上,顾轻舟的心一个劲直跳,掌心也捏出了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