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15章 不让进门
  

第915章 不让进门



  何梦德说的人,是教会医院的艾诺德医生。

  “他啊?”顾轻舟想起那位老先生,也是很敬佩。

  可惜,她这次不能去看他了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在一起的时间有限,司行霈很快就要离开了。

  “姑父,若是您见到了他,就代我向他问好。这次太匆忙了,我没空去看望他了,等我下次回来,一定要好好叙旧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在饭桌上,他们谈到了何微。

  顾轻舟也很关心何微的近况。

  然而,何微总是报喜不报忧,她的电报没什么参考价值,只知道她很好。

  饭后,顾轻舟和司行霈告辞。

  她的思路,也分出一点去想了下何微和霍钺。

  “你说,霍爷会喜欢微微吗?”顾轻舟问司行霈,“你是男人,你更加懂男人。”

  “胡说,我更懂女人。好好的,我跑去懂男人做什么?”司行霈笑道。

  顾轻舟捶了他一下。

  车子回到了颜公馆。

  司行霈要送顾轻舟回南京,然后他自己先离开。

  颜太太一听顾轻舟要走,眼泪又涌了上来。

  一番契阔,顾轻舟和司行霈离开了岳城。

  望着城墙逐渐远去,顾轻舟的手紧紧攥着,她害怕稍微松懈,就会告诉司行霈,让他调转车头回去。

  她爱岳城,这里有她的亲人,朋友,还有爱戴她的百姓。

  她的一切,都跟这里息息相关,就像那些梧桐树,都生根发芽了。

  然而,她又很清楚,她是所谓的皇家血脉,保皇党需要她这个噱头,尤其是阿蘅死后。

  不除掉他们,他们迟早要毁了顾轻舟的生活,甚至会毁了她心爱的岳城。

  于是,她还是要回到太原府去,那里是战场。

  顾轻舟半晌才开口,对司行霈道:“我终于明白你上战场前的心情了。我也不会害怕,因为我的亲人就在身后。”

  司行霈伸手,摸了下她的脑袋。

  车子到了南京,副官就开始催促司行霈,说部队已经集结了,需得出发。

  司行霈用力抱紧了顾轻舟。

  “等着我。等事情结束,我就去太原府找你,一切都当心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司行霈先离开了,顾轻舟则去了司督军的官邸。

  再次遇到了司夫人,依旧是擦肩而过。

  司夫人没有为难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去见了司督军:“阿爸。”

  她回来,是为了让司督军安心。

  “好,好。”司督军果然很满意。

  顾轻舟又说,既然司督军已经无碍,她要回太原府了。

  “阿爸,我明天一早也要走了。等我的事情结束,我再回来。”顾轻舟道,“以后,一家人就不再分开。”

  司督军听了顾轻舟之前的一席话,如今精神头十足,笑道:“你去忙,阿爸等你再回来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翌日早上五点,司行霈的飞机到了,顾轻舟先回到了平城。

  接上程渝、高桥荀和蔡长亭, 他们重新飞回太原府。

  “我都没去岳城。”高桥荀抱怨,“颜一源还在岳城么?”

  “他不在,他去了南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高桥荀有点伤感,颜一源是他唯一的中国朋友了。

  蔡长亭则问:“司督军身体如何了?”

  他在平城,通过分析顾轻舟和司行霈的行为,都知道是司督军出事了。

  他的敏锐,是程渝和高桥荀都不及的。

  “司督军怎么了?”程渝还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遇到了刺杀。他最近半年常生病,自身营卫太差了,对西药起了抵抗,故而重伤后高烧不退。”

  程渝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她又问:“那现在呢?”

  蔡长亭笑笑。

  顾轻舟这般悠闲回来了,司行霈还不知去向,可见司督军已经稳定了。

  枪伤需要修养,顾轻舟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,她答应过平野夫人会回去,故而跟蔡长亭走了。

  “无碍了。”顾轻舟回答程渝。

  程渝则松了口气。

  她有点怅然。

  高桥荀问她怎么了,她说:“我想起了我父亲.......当年,我父亲就是被暗杀,有一枪中了要害,才......”

  高桥荀轻轻搂住了她的肩膀,把脸往她头上蹭了蹭,似安慰她。

  程渝道:“军阀,左不过都是这样的下场。”

  语气非常消极。

  顾轻舟想安慰她,高桥荀已经开口了,说了很多劝慰的话,顾轻舟就没有插嘴。

  而后,大家都沉默。

  回到了太原府,顾轻舟和程渝就分开了,她跟蔡长亭回平野四郎的官邸。

  “飞机倒是不错,也许咱们该准备一架。”蔡长亭突然道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要这样高调吗?”

  “高调点好,容易获得信任。”蔡长亭说。

  顾轻舟微笑不语。

  若是他能说动平野夫人,顾轻舟不介意他们拥有飞机。

  蔡长亭又说:“我上次去平城,还是跟阿蘅一起的。”

  “对啊。”顾轻舟语气平淡而舒缓,“物是人非。”

  顾轻舟还问他,怎么不去岳城,祭拜他的父母兄弟,他没有回答。

  车子到了平野四郎的官邸,平野夫人早已在门口等待着。

  看到了顾轻舟,她松了口气。

  她也担心顾轻舟不回来。

  阿蘅死了之后,顾轻舟从筹码之一,变成了唯一的筹码,她的地位不再是重要,而是必不可少。

  她能自己回来,平野夫人很欣慰。

  “这才去了几天啊,我怎么感觉你瘦了?”平野夫人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您是太想念我了,才有这样的错觉。”

  进了正院,顾轻舟仔细说了江南的事,时间到了下午六点半,顾轻舟起身。

  她要去看叶妩。

  平野夫人让她早点回来吃饭,顾轻舟就说自己会在叶妩那边用膳,不必等她。

  她先从甬道进去,却发现甬道上锁了。

  顾轻舟微讶,转而去了大门口。

  副官挡住了她的路:“顾小姐,今天家里不能进人。”

  顾轻舟错愕:“为何?”

  “这是二小姐吩咐的。”副官道。

  顾轻舟蹙眉。

  她正想回去,打个电话给叶姗,问问怎么回事时,叶姗正好听说顾轻舟回来的消息,正要去找她。

  见状,叶姗就骂副官:“你吃白饭的吗?让你做好守卫,怎么谁都拦?顾小姐你都敢拦?”

  副官身子微僵。

  他哪里知道?

  叶姗还想要骂,顾轻舟见她是一肚子气,拿副官撒火,就挽住了她的胳膊:“不值得,别生气了。”

  两个人一边往里走,顾轻舟一边问,“怎么了?看这个架势,是出了什么大事了,连门也不让人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