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22章 是我们傻
  

第922章 是我们傻



  顾轻舟跟叶家姊妹俩到处看看。

  叶督军府不成样子了,到处都是洞,叶姗说她掘地三尺,并非比喻。

  叶妩看着心惊:“二姐,家里弄成这样,你确定找到了东西就不用挨骂?”

  叶姗脸色微白:“你再气我,我就要揍你了。”

  叶妩撇撇嘴,继续往前走。

  叶督军最重要的文件,从来都不放在书房,而是放在密室。

  书房的保险柜有七八个,好几个是用水泥陷入墙里的。

  被偷走的,是一个新的保险柜,还没有焊接到墙上,父亲随意放在书房就去了北平,可见里面的东西并不是十分的重要。

  当然,能放在保险柜的,还是特意新买的保险柜里的东西,也是不能丢的,必须找到。

  叶妩觉得,为了那么个东西,把家里弄得天翻地覆,实在太不值得了。

  二姐这次太过于本末倒置。

  “你.......你连这株树都刨开了?”叶妩看到一株合抱的乌柏树被挖了个大洞,似乎想要从树干里找到箱子,脸色惊悚。

  二姐这次闯祸闯大了。

  “这树粗,而且有几处树干按一下很软,从里面烂了一点,我还以为是被......”叶姗解释道。

  叶妩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  一路上沉默的,只有顾轻舟。她的眼睛,快速从她眼前的物件上掠过,然后再看第二遍。

  她既要记住整体,又要记住细节。

  院子里全乱了,地面和树木逃不掉,人就更加逃不掉了。

  家里仅剩的三个姨太太,正在吩咐佣人平整土地,脸上有愁容,也有怨气。

  方小姐搬了一张椅子,坐在树下看书,副官和佣人也在整理翻乱了的客房。

  “二小姐,三小姐。”方小姐站起身,笑语温柔,看着她们姊妹俩。

  方小姐的神态永远都是安静的,就似一朵枝头的花,不言不语,静静释放着芬芳,引来欣赏的目光。

  “方小姐,您看什么书?”叶妩含笑和方悠然寒暄。

  方悠然就把书给叶妩看。

  竟然是一本圣经。

  叶妩含笑,问:“方小姐,你信教么?”

  “信啊,有信仰人才能活出精气神。三小姐,您信仰什么?”方悠然问。

  叶妩笑道:“我信仰和平。”

  方悠然就笑了。

  顾轻舟立在旁边,也微微笑了起来。

  方悠然也和顾轻舟搭腔,问:“顾小姐呢?”

  “我也信仰和平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姗似乎不太乐意,轻轻咳嗽了声。

  叶妩和顾轻舟就跟方悠然作辞,跟着叶姗继续往前走。

  “我不喜欢她,你们少跟她套近乎。”叶姗直截了当。

  叶妩眸光微狡:“也许,她会做我们的继母呢?”

  叶姗身子一僵。

  她艰难扭过脖子,问叶妩:“你听说了什么?谁告诉你的?”

  “我猜的。”叶妩道。

  叶姗就想要掐死她。

  除了姨太太们的院子和后花园,中院叶妩和叶姗的院子现在也完全不能看了。

  叶姗的院子里,被挖出了两株树,到处都是泥土。

  “二姐,你不至于吧?你连自己的院子都挖?”叶妩错愕。

  叶姗道:“这叫公平。就让其他人看看,我叶姗挖他们的院子,也会挖自己的,谁敢叫唤,就是有鬼。”

  叶妩道:“二姐,你这招真够狠的。”

  顾轻舟想要走过去,去看看那两株被挖出来的冬青树。

  叶姗连忙拦住了她:“到处都是泥,别动别动,一会儿被你踩得到处都是。”

  顾轻舟只得退回来,嘟囔道:“已经到处都是泥了,叶二小姐。”

  叶妩失笑。

  姨太太们的院子,已经在开始重新整理了,只有叶姗的院子还没有,工具等全放在墙角。

  她这次是急红了眼。

  叶妩有点生气,又有点心疼。

  叶督军府很庞大,一整圈逛下来,顾轻舟发现,就连叶督军平日住的院子,也被叶姗弄得满院狼藉。

  卧房、书房、客房,一一被翻开。

  看完了,叶姗泄气道:“看到了吧?我实实在在把家里挖地三尺了,还是什么也没找到。”

  叶妩也觉得有点棘手,故而看向了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在凝眸沉思。

  她眉头紧蹙,却没有说话。

  叶姗继续在耳边道:“保险箱啊,它那么沉,光箱子就有一百六十斤,还能飞天吗?”

  “是啊,那么大的东西,不管从哪里走会都留下痕迹。”叶妩也道,“况且,明知道那是只不重要的箱子,偷它做什么呢?”

  顾轻舟脑海中灵光一闪。

  这也是她的问题。

  偷保险箱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叶妩下意识觉得,这是偷情报,可顾轻舟不认为。

  能到叶家的,想要偷走情报,就不能撬开箱子吗?

  把沉重的箱子搬走,这得冒极大的风险,脑残了才会这么做。

  既然箱子不见了,幕后肯定有人,而且目标不是情报。

  叶姗走了一圈,回到了叶督军的外书房,已经累极了,心神俱疲,说:“轻舟,你帮我想想,我要回去换身衣裳。”

  说罢,她暂时离开了外书房。

  顾轻舟和叶妩坐在书房里,看了看四周的摆设。

  叶妩又在叹气,她问顾轻舟:“这叫什么事?”

  一个小小的保险箱,就让她姐姐方寸大乱,叶妩心中滋味莫名。

  顾轻舟笑了笑,然后开始看地上的痕迹。

  书房的地面铺上了青磨砖,并非木板。

  叶督军的外书房,常要接见外客,军官们的军靴很厚,几个来回就会把木板弄坏,故而青磨砖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同时也有个坏处:青磨砖的地面,很难留下痕迹。

  顾轻舟慢慢蹲下来,看了看存放保险箱的地方。

  她的手指,在地面摩挲着。

  叶妩不太明白,也半蹲下来,问:“老师,您在找什么?”

  顾轻舟摇摇头:“我就是随便看看,也不知道能找到什么。”

  她的手指,轻轻抚摸过砖缝。

  叶妩觉得脏,道:“老师,我来找,您要找什么......”

  她话未说完,就看到顾轻舟从砖缝里找到了一片鱼鳞。

  鱼鳞沾了灰,已经没了半分样子,至少叶妩一下子没看出来是什么,惊喜问:“是什么?”

  “鱼鳞。”顾轻舟用帕子擦了擦灰,递给叶妩看。

  很小的一片,叶妩一下子就没了兴趣。

  鱼鳞有什么好看的?

  “这个有什么用吗?”叶妩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也没什么用,我就是看看。”

  叶妩大失所望。

  顾轻舟心中,已经完全明白了。

  这次,轮到了顾轻舟叹气。

  “怎么了,老师?”叶妩问。

  顾轻舟用手指敲了敲桌面,对叶妩道:“阿妩,我看到了鱼鳞,就想吃天津的鱼,咱们去天津玩一趟,如何?你姨母不是在天津吗?”

  叶妩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。

  看到鱼鳞,就想吃鱼,这是在干嘛呀?

  旋即,叶妩就明白过来了,问:“老师,您这是想逃跑吗?”

  顾轻舟想要逃跑,说明事情非常棘手。

  叶妩心中一晃,很多事一下子就浮上了心头,道:“老师,您告诉我,我承受得住。”

  “我没有想逃,就是很想吃鱼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为了吃到鱼,她不惜摸了摸肚子,“好馋啊,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。”

  她的神态,她的语气,丝毫不像是怀孕了,就像是逃离。

  叶妩从未见她老师这样,心中有点发急。

  “老师,您说啊,到底发现了什么?”叶妩问。

  顾轻舟想看看,叶妩对这件事到底明白多少了。

  于是,顾轻舟道:“我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发现。阿妩,你如何看这件事?你也觉得是偷情报?”

  “一开始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叶妩道,“不过,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,没见过这么偷情报的。”

  “那你觉得,这件事是为了什么?”

  叶妩沉思了下。

  她心中早已有个念头,在缓缓盘旋,慢慢落到了实处。

  “对付我二姐。”她肯定道。

  虽然声音里有那么一点不自信,可她没有用反问的语气说出来,意味着她有七八成的把握。

  顾轻舟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说,眼中包含了肯定。

  叶妩眼睛就微亮,更加有信心了,继续道:“我二姐一帆风顺,从来没有经历过大磨难。

  一点小事,我二姐就方寸大乱。你看看我们家,我父亲回来,一定会非常生气,不是因为丢了东西,而是我二姐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。

  二姐管家的能力,被父亲质疑了,父亲就必须考虑新的管家人选......”

  想到这里,叶妩倏然停住了口。

  她似乎是一边想一边说的,故而说到了重要的地方,她就停住了话题。

  “有人想要做督军府的管家婆,所以故意陷害我二姐的!”叶妩一下子就笃定了,“我二姐也的确上当了,自曝其短。老师,怎么办?”

  顾轻舟还是沉默。

  叶妩紧张看着顾轻舟,她发现叶姗已经落入了圈套,心中惊恐,希望顾轻舟能替叶姗挽回局面。

  父亲后天就要到家了。

  家里乱成这样,连夜收拾,也许明天就能弄好了,父亲也不会太责备二姐。

  “老师,您可有什么主意吗?”叶妩急忙道。

  “阿妩,你得知道,是谁想要害你二姐。”顾轻舟慢腾腾道。

  她眼底涌动的,是一种疲倦和无奈,而不是气愤。

  这跟叶妩的心情完全不同。

  “是方小姐吗?”叶妩问,同时又觉得不太像。

  方小姐还没有进门呢,她这个时候下手,一旦被识破了,只怕不妥吧?

  那是姨太太们?

  家里三位姨太太,个个都懦软。

  “......是哪一位姨太太吗?”叶妩问,“是不是我们看错了,她们中有人装傻?”

  顾轻舟叹了口气,道:“既不是姨太太们,也不是方小姐。没人装傻,是我们自己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