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29章 伏低做小
  

第929章 伏低做小



  蔡长亭请客,顾轻舟和司行霈就去了。

  饭桌上,他们谈了片刻的局势,司行霈就把话题引入岳城,提到了蔡家。

  司行霈常跟洪门的蔡龙头打交道。他还小的时候,蔡龙头觉得他好欺负,想利用他来占点军政府的便宜,却在暗中吃了很多的亏。

  “......若是你从小在岳城长大,我们兴许是朋友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为何会被送到日本?”

  “长辈的决定,我哪里会知道?”蔡长亭笑道。

  司行霈又道:“应该是你祖母的意思吧?你们家老太太很厉害。”

  “估计是了。为长者讳,我很少过问。”蔡长亭道。

  司行霈点点头。

  一切如常。

  司行霈还谈起了蔡长亭的妹妹蔡可可,提到这点,司行霈还有点内疚,说自己的不小心,害得蔡可可郁郁寡欢。

  蔡长亭就说,各有天命,不怪其他。

  顾轻舟沉默坐在旁边,听着他们寒暄,没有插嘴。

  “轻舟,你小时候也去过岳城的吧?”蔡长亭突然道,“也许,我们三个小时候见过呢?”

  “我比轻舟大八岁,你比她大六七岁,若论起来,她还是小娃娃的时候,我们就是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了。见过也未必有印象,说不定真见过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含笑。

  不管话题如何,她都不接腔,听司行霈和蔡长亭说。

  这一顿饭,吃了两个多小时,喝了好几瓶酒。

  司行霈微醺。

  顾轻舟道:“长亭,你来找我,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

  “没有,就是偶遇。”

  “那我先送司行霈回去,他喝醉了。”顾轻舟道,“你帮我告诉夫人一声。”

  “夫人说了,你尽管从容。她甚至想邀请司行霈去将军府邸住,却又担心你多想。这话,你考虑下,如何?”蔡长亭道。

  顾轻舟心中微敛。

  她笑容不变,说:“好,我会考虑的。”

  上了汽车,司行霈眼底就一片清明,再无之前的醺态。

  他没有喝高,一点洋酒而已。

  “蔡长亭今天很老实。”司行霈道,“轻舟,你掌控了主动权。”

  蔡长亭的态度,让司行霈明白:如今的蔡长亭,以及他身后的平野夫人,都不想惹恼顾轻舟。

  他们有求于顾轻舟。

  “没用的。他们在耗,而且计划长久,我真怕耗不过他们。这点主动权,时间久了也无效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伸手,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  他对顾轻舟道:“可以做一件事,来加速他们的进度,搅乱他们的筹划。”

  顾轻舟问什么事。

  司行霈眼底,闪过几分嗜血的狂意:“杀掉一个人。”

  车子回到了司行霈的别馆,两个人下车休息。

  顾轻舟买回来的大衣,已经送到了。

  程渝和周烟正在试穿。

  “顾轻舟,你还挺有良心的,这种皮草价格可不低,值一套房子呢。”程渝笑道。

  周烟则道:“我这套要压箱底,将来没钱吃饭了,拿出去当掉,也许就能救一条命。”

  程渝心中一酸。

  她经历过落魄,特别是她父亲去世后,她的娘家散了,她丈夫又背叛了她,公然养情妇,让她格外心酸。

  那个时候,钱就是命,一件衣裳都要省下来。

  “你别说得心酸。假如你不介意,将来跟我去云南如何?有程家在,就不少得你们母女一口吃得。

  其他的不说,单说你穿衣打扮有品位,又会交际,替我做个管家婆,我也很放心。”程渝道。

  周烟连忙摇头:“那可不成,我这个人,还是习惯过苦日子。”

  周烟曾经很富足。

  富足让她心生不稳,于是她开始豪赌,还杀了丈夫。

  那些日子让她心悸。

  贫穷和动荡,才能克制她内心的膨胀,故而她拒绝了程渝的好意。

  顾轻舟见一件衣裳引得她们如此伤感,就道:“这是过冬的。等冬天过了,你们还给我,我再卖出去就是了。”

  两个女人都抱怨顾轻舟小七。

  司行霈微笑,拉着顾轻舟先上楼去了。

  两个人在房间里嘀咕了一阵子,程渝也不知他们说了什么。

  然后,顾轻舟就下楼了,对程渝和周烟道:“我得回去了。”

  “那.....你什么时候再来?”周烟问。

  “过几日吧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司行霈亲自送顾轻舟出门。

  瞧见了他们离开,周烟突然问程渝:“轻舟不在这里,我们俩住在司行霈这边,轻舟不会多心吧?”

  程渝笑道:“你想多了,司行霈在太原府的时候,住在这里少。况且,他早出晚归,你根本见不到他。

  顾轻舟其他毛病不少,对司行霈却是十二分的信任,你不用担心毁了你和她的友情。”

  周烟不好意思笑笑,感觉自己小人之心了。

  同时,周烟又问程渝:“司少帅他,你说他时常早出晚归,他在忙什么?”

  程渝心中,莫名升起一点警惕。

  司行霈的行踪,不应该被人知晓的,这是秘密。

  程渝比任何人都希望司行霈能混得好,甚至超过了顾轻舟。

  因为,司行霈混得好,程家就有后盾,程渝的哥哥和弟弟就有个强大的盟友,程渝的荣华富贵也有着落。

  故而,程渝格外小心。

  她微笑了下,随便编了个借口,说:“他在联系铁矿。山西媒铁冠天下,现在哪里离得开铁?制造武器需要,发展经济也需要。”

  “对,山西的媒铁很多。”周烟笑道。

  程渝微笑,继续和周烟说起了铁矿。

  周烟却不太懂,只是含笑听着程渝说。

  程渝心中那没由来的警惕,一下子就放松了。

  顾轻舟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,先去了平野夫人那边。

  司行霈没有进来。

  只是,顾轻舟一路上都在思考,她在考虑司行霈说“杀掉一个人”的可行性。

  一旦动手,失败之后就会牵连甚大。

  顾轻舟沉默着,到了平野夫人那边。

  平野夫人的心情并不好。

  她让佣人都出去,温婉的眉眼笼罩了一层愁云。

  “轻舟,你到底要我做一个怎样的母亲?”平野夫人声音哀伤,“我们母女之间,何时能消除隔阂?”

  顾轻舟羽睫低垂。

  她收敛了下情绪,才道:“夫人,您想怎样?”

  平野夫人叹了口气。

  她说:“我们相互不信任,这点我是知道的。不怪你,这是做母亲的失职。我想给你一点弥补。”

  “如何弥补?”

  “我想替你补办一个婚礼。我听说,当年因为司家的缘故,你是借用了新加坡华侨的名义,嫁给了司行霈。

  额娘想弥补你,让你用自己的身份,再嫁给司行霈,光明正大,你以为如何?”平野夫人道。

  顾轻舟笑了笑。

  原来,阴谋在这里等着她呢。

  她笑了笑,问:“夫人,我如何光明正大?”

  “你是皇族后裔,先帝的遗腹子,如今在满洲的皇帝,算起来是你的堂兄。宗族虽然不知你们姊妹俩的存在,可是我还活着。

  我要给你们正名,让你上族谱,得到公主该有的封号。我们一起去趟满洲,请皇帝通电全国。”平野夫人道。

  顾轻舟笑了笑:“也许,那时候更多的人希望我死。现在做这件事,是不是太仓促了?”

  平野夫人顿了下。

  的确是仓促。

  她如此建议,不过是在巴结顾轻舟,向顾轻舟表明她的态度。

  “夫人,我知您对我的善意。我很小的时候,就是作为顾轻舟而存在。这是我唯一认可的身份,也是我唯一有归属感的身份。

  如果您心中还有我,真心替我考虑,就别夺走我这个身份,让我有个面目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平野夫人微愣,忙道:“你说得对,你说得对!”

  话题就暂时打住了。

  平野夫人也收起了她的伤感,问顾轻舟,上次交代给她的事情,如今办得怎样了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康家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康家的老太爷很欣赏我的医术,甚至想让康晗跟着我学医。”顾轻舟说,“我给他们一点时间考虑,过些日子会频繁登门的。”

  平野夫人舒了口气,说:“如此甚好。轻舟,额娘以后就依靠你了。”

  顾轻舟笑了笑。

  两个人说着话,顾轻舟似乎听到了声音。

  她侧耳倾听了下,似乎又没有了。

  顾轻舟不动声色。

  快到黄昏的时候,顾轻舟去看叶妩,然后去跟司行霈吃晚饭。

  司行霈还要在太原府逗留一段日子。

  这段时间,顾轻舟会尽可能每天都陪着他吃晚饭。

  顾轻舟打算出门,却遇到了叶家的姊妹俩。

  “轻舟,轻舟!”叶姗立马喊顾轻舟,“你快过来。”

  叶妩忙道:“二姐,你又麻烦我老师。”

  说罢,叶妩就对顾轻舟道:“老师,你去忙吧,没事的。”

  她知道司行霈来了,顾轻舟和他聚少离多,应该多点时间相处。

  叶督军最近常去北平,家里的事,都交给了参谋们。

  这些事,叶姗和叶妩姊妹都插不上手,顾轻舟更加帮不上忙。

  “真没事?”顾轻舟问。

  叶妩道:“就是两个纨绔子打架,吵了起来,参谋们在商量如何处理,军方的事,没关系的。”

  顾轻舟就想起之前在舞厅看到的那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