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53章 滑雪
  

第953章 滑雪



  司行霈饶有兴趣。顾轻舟问话,他也没回答,似乎在盘算着什么。

  顾轻舟再次朝那儿看过去,瞧见了一家四口,穿着新式的外套,尼龙布料,防雨防风,像是去骑马。

  两个孩子,都是男孩儿,大的约莫十岁,小的七八岁,全是兴奋不已。

  女人生得温婉可亲,男人带着眼镜,有点时髦派。

  “爸爸,快点儿。”坐在后座的男孩子,不停催促。

  男人则一趟趟回屋,把几根木棍搬出来。

  司行霈就对顾轻舟道:“你等一下。”

  他大步跨过马路,和男主人闲聊了起来,甚至还指了指不远处自己的院子,说他是新搬过来的,算是这条街上的街坊。

  男人也很热情,和他攀谈。

  然后,男人从驾驶座上掏出纸笔,写了个纸条给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接了,和对方作辞。

  顾轻舟再次问:“是谁啊?”

  司行霈就把地址给顾轻舟。

  是一个很普通的地址。顾轻舟偶然跟叶妩逛街,知道这个地方多是商铺,就问司行霈:“是什么铺子吗?”

  司行霈则道:“你知道他们做什么去么?”

  顾轻舟摇摇头。

  “他们是去滑雪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连日的大雪,城西的滑雪场开了。那边比较安全,适合全家去玩。”

  顾轻舟诧异。

  她回想起来,那男人搬上车的,好像就是滑雪橇。

  顾轻舟拉了下司行霈的袖子,未语先笑:“我们也去玩吗?”

  很期盼,像个孩子似的。

  司行霈搂了她的肩膀:“当然了,要不然我跑过去问人家那么多作甚?”

  他又问滑雪场在哪里,又问买滑雪橇的地方,又问场地是否安全,就是想带着顾轻舟去玩。

  “你会吗?”顾轻舟不着痕迹推开了他的手,问道。

  这是街头,被人看到了有伤风化。在家里可以亲昵,在外搂搂抱抱就不成体统了。

  “我可以学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一听他也不会,顿时就来了精神。

  “还有你不会玩的?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当然了。”司行霈说,“难道我全能么?”

  他顿了下, 道,“轻舟倒是挺全能的。”

  顾轻舟知道他想说什么,佯装板起脸:“又来挤兑我?雷电劈的,我已经跟你道歉了。”

  司行霈伸手,捏了下她的脸。

  她的面颊冰凉,虽然围着围巾,仍是被寒风吹得发红,司行霈又伸手捂了下。

  顾轻舟最受不了他这样了,跟逗猫似的:“哎呀!”

  她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那户人家的汽车,掉了个头,路过顾轻舟和司行霈时,突然刹了车。

  女主人伸出头,仔细看了顾轻舟,然后笑道:“你是顾小姐?”

  顾轻舟道:“我是。”

  “顾小姐很厉害,连避雷针都会用,也很勇敢。”女主人笑道。

  他们夫妻是留过洋的,满腹学问,故而知道满城沸沸扬扬的“神女”是怎么回事。

  不过,顾轻舟那般勇敢,他们也是敬佩的。

  “您过誉了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“咱们也算是街坊,下次一起喝茶。”女主人道。

  汽车走远了,司行霈转过头,去看顾轻舟的时候,表情有了几分异色。

  顾轻舟知晓不好,转身就跑。

  残雪未消,顾轻舟跑了几步,足下就打滑,差点摔了个底朝天,是司行霈稳稳接住了她。

  司行霈扶稳了她,又捏她的脸:“看把你能耐的,再跑啊?”

  顾轻舟笑。

  司行霈又道:“最后一次,知道么?”

  最后一次冒险。

  顾轻舟心想:挑战是来源于外部,而不是她自愿的。是否最后一次,根本轮不到顾轻舟做主。

  不过,漂亮话还是要说的,故而她认真道:“知道了,先生!”

  她第一次叫他先生。

  司行霈随手就想要搂她,顾轻舟又跑,这次很稳当,一路跑回了自家的院子。

  进了门,就被司行霈按住了。

  他用力将她抵在门上,亲吻着她,半晌停歇,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廓上,呢喃:“再叫一声‘先生’!”

  “有什么好听的?”顾轻舟面颊微烫。

  司行霈却不依不饶,非要她再叫一句,给他听听。

  顾轻舟就凑在他耳边,低低喊了句“先生”,司行霈回应了句“太太”,两个人就像傻子似的。

  还想要说什么,二宝下楼了。

  二宝眼睛看不见,行动却丝毫不受影响,早已将屋子里的一草一木探寻清楚了。

  他有点疑惑对顾轻舟道:“师姐,你们昨天晚上打架了吗?”

  顾轻舟只感觉一阵热浪,澎湃着袭向了她的面颊,她从双颊一直红到了脖子根,喃喃道:“没事......”

  二宝却往前走了两步,问:“师姐,我听到你哭叫了,要我帮你吗?”

  顾轻舟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司行霈则哈哈大笑。

  “二宝,我们没有打架。你过来,我告诉你,两口子......”司行霈一副坦然。

  顾轻舟急忙阻止:“司行霈!”

  “这么大的男孩子,若是他眼睛好好的,都可以逛窑子了。他连这点人情世故都不通,你真把他当傻子养啊?”司行霈睥睨她。

  二宝接话:“我不是傻子,晗晗说了,不许叫我傻子。”

  司行霈哈哈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,对他道:“你跟姐夫过来,我告诉你。”

  顾轻舟想要阻拦,又感觉这种事忒奇怪,整个人愣在那里,任由司行霈把二宝带走了。

  她心中只想着司行霈和自己,竟把二宝忘了。

  顾轻舟感觉八辈子的脸都丢光了。

  司行霈一边说教,一边吩咐副官,去一趟店铺,买来滑雪用的外套,以及滑雪橇,另外去场地瞧瞧,是不是真的安全。

  顾轻舟就上楼躲起来了。

  一个小时后,司行霈拿了见外套上楼,是之前他们见过的。

  司行霈把外套放在床上:“过来试试。”

  顾轻舟坐在壁炉前,不肯动一下。

  “还羞着?”司行霈从背后搂住了她,笑道,“这有什么呢?”

  顾轻舟道:“我没你那样的厚脸皮。”

  司行霈就磨蹭着她,说:“那不行,脸皮得赶紧练厚一点,要不然吃亏的。”

  顾轻舟莞尔。

  那点尴尬,很快就消弭了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心情都很雀跃。

  司行霈会说很多的甜言蜜语,这些话他张口就来。虽然顾轻舟听着挺假,司行霈却是发自内心的,自有一股子真诚。

  厮闹了一会儿,顾轻舟就靠着他,开始看书了。

  她很享受此刻的安静。

  司行霈则下楼,处理一些事。

  他回来告诉顾轻舟:“明日还是晴天,我们早上就去滑雪场,我找了一名熟练的,他会教我。”

  “那我呢?”

  “我教你啊。”司行霈道,“怎么着,你还想跟别人搂搂抱抱?”

  练习滑雪时,需得有人在身后扶着,的确很亲昵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那你好好学。”

  她期盼不已。

  这天早早就睡了。

  翌日醒过来,瞧见旭日东升,将璀璨的金芒投入大地,天空湛蓝,没有一缕云彩,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。

  顾轻舟很开心。

  司行霈早已起床。

  等顾轻舟梳洗好下楼,楼下已经做好了早膳。

  顾轻舟看到二宝时,没了昨天那股子尴尬。

  她还问司行霈:“带二宝去吗?”

  “有点危险,二宝又看不见,不太妥当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二宝也乖乖听话,说:“师姐,我不去,晗晗会来找我玩。”

  顾轻舟摸了下他的头。

  吃了饭出门,顾轻舟和司行霈直接到了滑雪场。

  看到滑雪场时,顾轻舟突然愣住。

  司行霈不解,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  顾轻舟眼眶微热,微微咬了下唇,笑容却明媚,道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好多人。”

  “你不喜欢人多吗?”司行霈问。

  顾轻舟摇摇头,她扬起脸,看着司行霈:“我从前跟你出去玩,总是我们两个,我一直盼望着可以和你融入人群里。”

  司行霈心头微痛。

  他曾经带给她屈辱,带给她不安定,那些都是存在的。

  他也不会道歉,若重新来过,他仍是会要她的。

  “以后不会,我们结婚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。

  滑雪场是个天然的陡坡,坡上很多人,坡下亦然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带着墨镜,穿着防风衣,带着精致的滑雪橇,其实很异类。

  在场的人,多是半大的孩子,他们就那么简简单单的,一根破板子绑在脚上,嗖得一声滑了下去,很是轻巧灵便。

  顾轻舟看得眼馋。

  也有中年人,似乎是在教孩子滑雪。他们不是为了玩,而是为了生计,冬天需得走雪路的地方多。

  也有人摔倒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进来的地方,就是高处,她看了眼坡下,问司行霈:“等会儿如何上来?”

  “我背你。”司行霈轻轻巧巧道。

  顾轻舟的任何顾虑,在司行霈看来都不叫事儿。

  “好。”顾轻舟抿唇微笑。

  顾轻舟没有过去,而是先在旁边等。

  司行霈请过来的人,也已经到了,和司行霈握手之后,就带着司行霈先滑了下去。

  顾轻舟等待着。

  不过片刻的功夫,司行霈就上来了。

  他的动作,比其他人都要快,故而四周不少人在看他。

  他已经浑身冒汗了。

  “轻舟,我再尝试两次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他学了一遍,就开始独自往下滑,顾轻舟瞧着胆战心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