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66章 雪人
  第966章 雪人

  日子慢慢就到了腊月。

  这中间,司行霈回了一趟平城,住了小半个月。

  这小半个月里,太原府的天气一直很好。

  司行霈回来的第二天,就开始下雪了。白雪密洒,片刻功夫,远处的屋脊树梢,近处的瑶阶,全蒲白上了薄薄银装。

  落在窗台上的,宛如江南三月的柳絮,被晨雾打湿了,铺陈在窗前。

  “回来得真巧,若在晚些,我都担心飞机出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说:“这就叫缘分,老天爷都盼着我们夫妻团聚呢。”

  顾轻舟又问:“年前还要回平城吗?”

  “要。我这次住几天,就要在平城整顿军务,需得到腊月底才能过来。如果不巧,可能年三十还在路上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从前的年三十,他都是在军营度过。

  如今有了太太,就要陪伴家庭了。

  司行霈也问她,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,出事了没有。

  “你的人都在这边,天天给你发电报,你比我都清楚,还问我?”顾轻舟笑了起来。

  寺庙的法事还在做,神女教还在暗中行动,没有摆到明面上。

  顾轻舟也整日呆在家中。

  她除了做对付神女教的准备,就是研制新的成药,送给叶督军,希望叶督军能有个继承人。

  她一直住在司行霈这边。

  平野四郎也因公务,长时间在驻地,夫人和蔡长亭在庙里,整个将军府邸寂静阴森。

  “我回去看了一次,院子里空荡得厉害。明明是少了四个主人,却好像主心骨都散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道:“主人家都不在,自然就没了人气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叶妩隔三差五来看顾轻舟,跟她分享自己的学业和爱情。

  她这天很激动,都没注意到司行霈也回来了。

  “......我们去看戏了。戏院里特别冷,他就把手套给了我。回来的时候,风好大啊,我想吃街对面的那家蛋糕铺子的点心。

  我们过马路的时候呢,他就把围巾取下来,盖住我的脸,还帮我捂住耳朵,我们俩差点被车给撞了。”叶妩低声讲述。

  她说这些的时候,心情飞扬而快乐。

  顾轻舟从未见过这样明媚的叶妩。

  她刚到太原府的时候,叶妩身上有种冷漠的暮气,就好像遭遇数月下雨的旧房子,湿漉漉阴沉沉的,还有腐朽的气息。

  后来,叶妩慢慢走出了阴影,变得开朗起来。

  此刻,她是开心的,是纯粹的快乐。

  “真浪漫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立在门口,听到了几句,嘟囔道:“幼稚。”

  叶妩脸色微露尴尬。

  顾轻舟握住了她的手,笑道:“你别听他胡说,爱情原本就是这样的,他这样的老古董不明白。”

  叶妩走后,司行霈问顾轻舟:“我真是老古董?”

  “我比你还要老古董呢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就捏她的脸,说:“两面讨好,顾轻舟啊顾轻舟,你如今了不得,越发厉害。你也变了很多。”

  顾轻舟改变了叶妩,同时也被叶妩改变了。

  她跟从前的她不太一样。

  “......你也喜欢那样的浪漫吗?”司行霈低声问。

  顾轻舟沉吟了下,笑道:“若是我的话,大概会让副官去买。那样的浪漫,需要一颗童真的心。你没有,我也没有。”

  司行霈捏她的鼻子。

  顾轻舟又说:“干嘛羡慕旁人?在叶妩看来,我们的爱情更美好,你不知道她多羡慕我们。”

  司行霈心满意足。

  顾轻舟说话温柔,贴近他的心了。

  吃了午饭,顾轻舟和司行霈坐在炉火明媚的窗前,两个人裹了同一条厚厚毛毯,女佣端了红茶给他们。

  两个人就坐在窗前喝茶、看雪景。

  漫天的雪花飞舞,顾轻舟说:“等黄昏的时候,我们去院子里堆一个雪人,你意下如何?”

  司行霈道:“你那么怕冷......”

  顾轻舟想要辩解下,听到司行霈继续道,“......还不是吩咐我堆?”

  “怎么,我吩咐不了你?”顾轻舟斜睨他。

  司行霈道:“吩咐得了。太太的话,谁敢不听?”

  果然,暴雪洋洋洒洒了一下午,到了黄昏的时候,地上就积了厚厚一层,能淹没到小腿。

  司行霈跃跃欲试要去堆雪人。

  二宝想要帮忙。

  佣人们都在从平城过来的,对大雪也好奇极了,都站在屋檐下看个新鲜。

  院子里的电灯大亮。

  邻居路过,正好院门没关,瞧见这一幕,好奇对他们道:“这雪今晚能停吗?”

  司行霈被问得一头雾水,看到光束里依旧倾洒的大雪,道:“不知啊。”

  “大雪不停,你们堆雪人,明早起来就看不成了,重新变成雪堆了啊。”邻居道。

  司行霈愣住。

  带着佣人在屋檐下观看的顾轻舟也愣住。

  邻居哈哈笑,问他们:“你们就是司少帅和顾小姐吧?”

  顾轻舟是神女,旁人说起她,都会单独称呼,而不是将她视为司行霈的女人。

  “是。”顾轻舟微笑,接了邻居的招呼。

  “江南不常下雪吧?你们肯定堆不出好看的雪人。我家佣人哄孩子玩,堆得好看,明天让他来给你们堆几个。”邻居道。

  顾轻舟说不用,笑着对这位善意的人道:“我们就是图个乐呵,不是真要堆出成绩。”

  邻居知情识趣,笑呵呵走了。

  司行霈还是和二宝一起,堆出一个巨大的雪人。

  他和二宝手上都非常有劲儿,故而捏出了的雪人有模有样。

  顾轻舟还拿了一条红彤彤的围巾,给雪人盖上。

  司行霈一边忙碌,一边问顾轻舟:“你这些日子,倒是结交了不少邻居啊?”

  “我有时候和阿妩散步,他们看到了,主动打招呼,我也不好不理睬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司行霈就觉得,这才是居家的样子。

  雪人堆好了,顾轻舟说真好看,二宝问顾轻舟:“师姐,是什么样子的?”

  “圆圆的脑袋,胖墩墩的身子。”顾轻舟描述给他听。

  二宝想象了下,然后又把雪人摸了个遍,说的确真好看。

  顾轻舟也欣赏片刻。

  临睡前,她还趴在窗口,又看了片刻,似看不够。

  然后,她就隐约瞧见了一排脚印,消失在街道尽头。

  “司行霈,刚刚好像有人路过时,特意避开了我们家的房子。”顾轻舟低声告诉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关了灯。

  屋子里黑暗,两个人趴在窗口往外看,只有他们瞧见外面的份儿,外面是瞧不见他们的。

  司行霈道:“我出去瞧瞧。”

  脚印是在不远处的树下,那是最近可以看到院子的距离。

  树下的雪有点凌乱,像是想要遮掩痕迹。

  而后,足迹慢慢走到了街上,混合了其他路人的足迹,没了去向。

  司行霈回了家。

  顾轻舟就看到,他在街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。

  这样的天气,实在不适合跟踪或者偷窥,那对方应该不是什么程府很深的人,或者是故意的。

  “脚印有点小,哪怕遮掩了还是看得出,脚码不大,像个半大孩子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也觉得,不是保皇党或者平野夫人的人。

  “.......最近得罪了谁吗?”司行霈问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