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70章 布施天恩
  第970章 布施天恩

  顾轻舟光明正大圈了个戏班,司行霈大摇大摆离开了太原府,此事很快就传到了平野夫人耳朵里。

  平野夫人狐惑,扭头问蔡长亭:“她发现了吗?”

  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她知道了。”蔡长亭笃定。

  寺庙在山上,位置很高,风过簌簌,吹得虬枝上的积雪洋洋洒洒,宛如另一场大雪。

  山上的雪不化,越发寒凉,枝头晶莹,亦似开了满树梨花。

  顾轻舟是否知道,蔡长亭的态度是随意的,并不怕她。

  他静静和平野夫人说话,目光却看向了窗外。隐没在那些虬枝树林下面,就是顾轻舟圈主的那座小庙吧?

  “她若是不知道,才蹊跷。”平野夫人转过脸,对着面前的木鱼,沉吟了下,继续轻轻敲了起来。

  木鱼声响起,她不再言语。

  此事,就是完全交给蔡长亭之意。

  蔡长亭默默退了出去。

  他站在大殿的空地上,目光往下看,就看到深深的山谷,云蒸霞蔚,俨然是仙境。

  又过了一天,法事也到了尾声,蔡长亭早起时准备更衣,他的下属悄无声息走到了窗前,敲了暗号。

  蔡长亭开了门。

  下属把一张纸递给了蔡长亭。

  这是一张宣传页,上面写着简单粗大的几个字:腊月十五,神女在清平庙布施天恩,广选使者。

  蔡长亭微微蹙眉。

  他把宣传单拿给平野夫人瞧:“这是轻舟那边的主意......”

  “她想要做什么?”平野夫人问。

  “依照字面意思,她想要亲自挑选神女教的使者。”蔡长亭道。

  每个教派的成立,都会有各种等级制度,比如教主、护法、堂主等等。

  神女教如今初成规模,除了神秘的神女,二级领导就是“使者”,他们聚拢教众,传达神女的意见。

  此事,顾轻舟可以反对,但信徒是不会相信她的反对。

  如今,她却反其道而行,公然支持教众,甚至要亲自任命使者。

  “去阻止她,她会毁了神女教。”平野夫人淡淡道。

  她稍微想了下,就知道了顾轻舟的用意。

  神女教正在发展,因为有寺庙和保皇党的推波助澜,暗中已经发展到了上万人,只是军政府不知情罢了。

  这样的教会,可以充当从前的白莲教角色,为平野夫人所用。

  平野夫人一直想拥有一个神教,可惜她找不到好的凝聚力,直到顾轻舟的出现。

  她的“神女”名声早就被司行霈传播开,经过和道士那一斗,她天下闻名,没人不信服她,尤其是那些普通百姓。

  平野夫人立马抓住了这个好机会。

  一万人的教众,再慢慢发展个半年,就能达到十万人。

  平野夫人的五年筹划,可以提前到三年了。

  她把顾轻舟弄到寺庙来,就是让和尚们安心和她合作。

  “是。”蔡长亭回答,转身快步下山。

  此刻的顾轻舟,正在和叶妩、叶姗姊妹逗弄一盆腊梅。

  腊梅斜枝舒展,开满了嫩黄色的小花朵,幽香馥郁。

  这盆腊梅,足足有半人高,是市政厅送给叶督军的礼物之一,叶姗和叶妩姊妹俩正跃跃欲试想要偷走。

  叶督军回来,瞧见这一幕,哭笑不得。

  “送到二小姐的院子去,再去买两盆一模一样的,给三小姐和顾小姐。”叶督军大手一挥,吩咐下去。

  然后,他又喊住了顾轻舟,“顾小姐,请您留步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,驻足看着他。

  等两个女儿离开之后,叶督军才拿出宣传页,问她:“顾小姐,你才说神女教要闹事,怎么转眼自己就要建神女教?”

  “我当然不会做这样的蠢事。神女教的成立,需要我的名声,可后续的维持就需要人和金钱,我恰好没这两样,怎么会妄图建立神女教?”

  “那......”

  “我要给他们下点狠招,让神女教永远消失。既然是神教,打压或者抓捕,只会激起教徒的反弹。

  如此呢,我就需要用神教的办法,以夷制夷,也利用玄妙的东西来对付他们,从此消除隐患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督军蹙眉。

  顾轻舟又道:“督军,您知道短短一个月不到,神女教发展到了多少人吗?”

  叶督军道:“上千?”

  “过万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督军心头一颤。

  上万人的教徒,就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团体,叶督军不能容忍他们的存在。

  “怎么短短......”叶督军震惊不已。

  他记得半个月前,他派人去查此事,参谋回禀他,才上百人的小打小闹,不足为虑。

  怎么短短半个月,就发展得如此神速?

  “首先呢,半个月前并不是上百人,那时候就有上千人了,是您的下属没有查到真正的内幕。

  其次,乱世之下人如垒卵,百姓们没有归属。与其靠军阀庇护,不如求老天爷,这才让神女教有机可趁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叶督军站起身,想要派人去处理此事。

  顾轻舟阻止他,笑道:“督军,您现在再派人去查,还是查不到什么。不如您信任我,给我一点支持,我把他们一网打尽,替您消除后患,如何?”

  叶督军脸色铁青。

  他看了眼顾轻舟,严肃说:“顾小姐,你最好处理干净。这件事可是因你而起,若有差池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顿了下,他继续道,“你想要什么帮助,都可以直接告诉我,我会尽全力配合你。”

  顾轻舟淡淡微笑,说:“叶督军,此事明明是保皇党闹起来的。您跟保皇党内部暧昧不清,一直利用他们,甚至鼓励他们,才有了神女教。这么大的黑锅,我可不背。

  我帮你,是不想普通百姓受灾,更不想他们捐献儿女,家破人亡。您这样说话,我就不配合您了。”

  说罢,她站起身就要走。

  叶督军连忙喊住了她。

  他先说自己态度不对,又劝顾轻舟行事稳妥,一定要处理好此事。

  同时他告诉顾轻舟:“不要乱说我跟保皇党的关系。”

  叶督军跟保皇党暧昧不清,其实是能得到很多的好处。不管是出于什么样子的目的,他不方便对他的下属交代,更不方便对民众交代,顾轻舟也没资格知道。

  顾轻舟能理解,笑道:“我除了在您跟前,还有司行霈跟前,没在其他人面前说过这些话。”

  叶督军满意。

  顾轻舟放了宣传页,很快就闹得沸沸扬扬的,整个太原府都知晓了。

  沉寂太久的太原府,正需要八卦,来消磨苦寒的冬日。

  “神女教”似一剂猛药,让整个太原府的人都活跃起来。

  叶督军告诉顾轻舟,不要惹事。

  既然开了口,叶督军也不能装聋作哑,他对顾轻舟道:“我借给你一百亲兵,配新式长枪,你可得把局面给我稳定住了。”

  既是保护顾轻舟,算报答她为他治病的;同时也是想助顾轻舟摧毁神女教,及早把危险扼杀在萌芽中。

  “多谢督军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妩和叶姗姊妹俩蠢蠢欲动,期期艾艾问叶督军:“父亲,我们能去看看吗?”

  叶督军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若顾轻舟同意,大概就没什么危险的。

  “可以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妩和叶姗喜形于色。

  叶督军叮嘱她们:“不可涉险。”想起上次她们做的事,叶督军又叮嘱一句,“不要乱出主意。”

  叶妩姊妹俩道是。

  皆大欢喜。

  顾轻舟也把自己的计划,私底下告诉了叶妩和叶姗姊妹俩,同时叮嘱她们保密。

  叶妩即将期末考了,心绪不宁。顾轻舟就一边准备,一边帮叶妩复习。

  转眼就到了腊月十五。

  叶妩期末发挥正常,成绩名列前茅,心情极好,一大清早就催促顾轻舟赶紧去清平庙。

  顾轻舟却不紧不慢,笑道:“不急,我先给司行霈回一封电报。”

  远在平城的司行霈,每天都会给顾轻舟发电报,顾轻舟也一一回复。

  这是为了让他安心。

  “瞧你们恩爱的。”叶姗也走进来,打趣顾轻舟道。

  顾轻舟回完了电报,就换了一套雪白色长袄,里面也是雪色长裙,外面是白狐皮做成的风氅,头发披散开,只点缀了一把小巧的珍珠梳篦。

  衣裳白,她的肌肤更白,整个人似仙女莅临。

  “不错,不错。”叶姗连连称赞,“真是活脱脱的神女下凡。轻舟,我第一次发现你生得真好看。”

  顾轻舟抿唇笑了笑:“别胡说,走吧。”

  于是,一行人出门,去了清平庙。

  顾轻舟算是话题人物,清平庙又不算太远,腊月里工厂活计也清闲,孩子们更是放假了。

  乡下农户,到了腊月也没什么农活,故而拖家带口,来赶这个热闹。

  老老少少的,把清平庙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顾轻舟远远的,就瞧见庙里的院墙上、四周的树上,骑满了孩子。

  而清平庙里,有个祭坛。

  祭坛面积挺小的,旁边却有个巨大的柴禾堆,柴禾堆上放着木架。

  顾轻舟就在士兵开路中,慢慢走上了祭坛。

  人群中鸦雀无声。

  每个人都瞧着她,似乎在感受神的洗礼。

  顾轻舟高声道:“谁是神女教的使者,请走上前来,我为你们布施天恩。”

  人们相互看看,甚至在寻找使者。

  顾轻舟继续道:“没有神女布施天恩的,都是伪使者,抓住就要活活被打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