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75章 您的亲戚
  第975章 您的亲戚

  顾轻舟接到了电报。

  电报是平野夫人发的,言辞挺激烈,要顾轻舟立刻回太原府,否则后果自负。

  顾轻舟的师弟二宝还在太原府,而且她和平野夫人的恩怨尚未结束,还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,故而她回去了。

  “我先回去,也该准备过年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眼眸似敛了寒芒:“她威胁你?”

  “我不会接她的威胁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只是计划要回去了。事情开始了,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。我若是再也不回去,你想过结果吗?”

  司行霈沉默。

  这是他曾经最想要避免的结果。

  随着阿蘅的去世,顾轻舟是所谓“皇室”唯一血脉,她才是平野夫人最大的棋子。

  没有皇室血脉,平野夫人所有的大计,都没有号召力,也出师无名。

  她需要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逃离,保皇党的人就会纷纷涌入平城或者岳城,就像当初蔡长亭那样,不停明里暗里攻击军政府。

  到时候,敌暗我明,顾轻舟和司行霈更加被动,而且永无宁日。

  顾轻舟得回去。

  自从蔡长亭出现在岳城那天,顾轻舟此生想要安宁,只有除掉保皇党这一条路可以走。

  她没有逃避的资格。

  岳城有她的挚爱,那是她的故土,而平城是她的新家。

  她的家园,岂容他人践踏?

  “这是我要走的路。”顾轻舟依靠着司行霈,“走完它,我们会赢来真正的和平。司行霈,你和叶督军的结盟还要继续,我若不在太原府,这层结盟的关系就太脆弱了,其他人可能取而代之。”

  司行霈搂紧了她。

  他的轻舟,并非躲在他身后的柔弱女人,她心中有乾坤。

  司行霈道:“路上当心。过年的话,我想要放大鞭炮。还有,一定要买很多烟火,我们守岁的时候放。”

  顾轻舟说好。

  飞机重新出发,顾轻舟带了朱嫂准备的各种小吃,踏上了返回太原府的旅程。

  她回来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

  她还是去了平野夫人那边。

  平野夫人将醒未醒,表情倒也柔和,笑道:“终于回来了。真顽皮,一出去就不知归家,你不知额娘多担心。”

  担心她跑了,自己失去了噱头。

  顾轻舟道:“让您担心了。”

  她没有多说什么,不耽误平野夫人睡觉,顾轻舟回自己的院子。

  刚走出来,就遇到了蔡长亭。

  “夫人挺担心你的,当时发电报,情绪有点激动。后来她一直自责,不知言辞是否过激了。”蔡长亭笑道。

  蔡长亭总是负责善后。

  顾轻舟和平野夫人的不和睦,都需要他来调停。

  他这句句为顾轻舟好,实则是帮平野夫人的调子,让顾轻舟看到了他的忠诚。

  他真是平野夫人最忠诚的走狗。

  “后果自负都说出来了,我相信夫人是深思熟虑的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深思熟虑来威胁她。

  她含笑,转移话题:“长亭,我不在这几天,太原府有什么新闻么?”

  蔡长亭摇摇头,说还没有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,继续往回走。

  蔡长亭送她到了门口,两人立在屋檐下。

  顾轻舟觉得很冷,蔡长亭却丝毫没有停止说话的意思。

  他提到了神女教。

  既然说到了神女教,顾轻舟也多问了几句。

  她不想请蔡长亭进屋,也不想错过蔡长亭的话,故而多站了片刻。等她回过神时,她浑身冰凉。

  太原府的深夜,实在太冷了。

  蔡长亭走后,顾轻舟叫人烧炕,然后又洗了热水澡,这才稍微舒服了几分。不过,她开始打喷嚏了。

  她到底是冻着了。

  打了两天喷嚏之后,顾轻舟开始咳嗽,然后有点发烧。

  她又感冒了。

  感冒是挺讨厌的事,顾轻舟无可奈何。

  她一边拖着病体,一边去准备过年的种种。

  她也无需亲力亲为,只需要吩咐下去,佣人自然会办好。

  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妥当了。

  到了腊月二十九,顾轻舟的感冒也差不多好了。

  司行霈是早上到的太原府。

  一瞧见她,他就说:“怎么瘦了?”

  顾轻舟摸了摸自己的脸,声音微微嘶哑,说自己感冒了。

  “......还好没有发烧,就是咳嗽、喷嚏,总之惨不忍睹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如今算是过去了。

  来回奔波,让她的身体不太舒服。

  司行霈又问她:“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?”

  顾轻舟沉思了下。

  这段日子,她最想吃的,居然是上次那种冰淇淋。

  上次只吃了半口。

  任何东西,得不到的时候,总是挠心挠肺的想。那半口冰淇淋,怎么回味都觉得美妙极了。

  “就想吃冰淇淋,其他的暂时没想法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说:“你病还没好呢。”

  “想吃嘛。很奇怪,就是在不能得到的时候,拼了命想要。”顾轻舟道,“唉.......”

  她好好的时候,也没想起来吃冰淇淋,偏在病中就想到了。

  她能怎么办,她也无法控制自己的馋嘴。

  司行霈看了她几眼,确定她的病情已经好转,道:“好,我去买冰淇淋。”

  顾轻舟用力点点头。

  二宝一直在屋子里,不知怎么突然跑出来,对顾轻舟道:“师姐,我也要,要两碗。”

  顾轻舟笑,转身对司行霈道:“你既然能弄到,多弄一些吧,我看看阿妩和阿姗她们吃不吃.......”

  寒冬腊月里,滴水成冰的天气里,顾轻舟呼朋引伴吃冰淇淋,让司行霈满脸黑线。

  他还是去买了。

  顾轻舟也如愿吃到了。

  这次,她一个人吃了两小碗,吃完鼻子就堵塞了,感冒似乎又添重了。

  二宝和康晗端着冰淇淋,偷偷摸摸回房去吃了。

  只有叶家姊妹陪着顾轻舟。

  “等会儿吃火锅。”司行霈道,“你们都尝尝我带过来的老酒。”

  “什么是老酒?”叶妩不懂这种表达。

  顾轻舟就告诉她:“就是黄酒。”

  “什么是黄酒?”叶姗又问。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司行霈温了酒。喝黄酒,自然少不了冰糖和生姜,暖胃驱寒。

  叶妩和叶姗喝了两杯,一致认为是好东西,应该拿回去孝敬她们的父亲。

  正在热闹中,佣人走进来,低声对顾轻舟道:“太太,您家的亲戚来了。”

  顾轻舟错愕。

  她哪有什么亲戚?难道是蔡长亭吗?

  “年轻人?”顾轻舟问。

  佣人道:“不是,约莫四五十岁。要不,我打发他回去?”

  既然找上门了,只怕有点渊源,顾轻舟就道:“我去看看吧。”

  她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