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_第984章 黑账本
  VIP章节内容,

  叶姗请顾轻舟帮忙,公开叶妩和康昱的感情,顾轻舟道:“既是两情相悦,为何不能公开?我会去跟叶督军谈谈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等会儿一起吃饭,你们不好提,我来说吧。”

  叶妩更是红了脸。

  叶姗道:“司师座,你人很仗义。”

  “你们姊妹天天到我家蹭饭,我若不仗义,能这么惯着你们吗?”司行霈道。

  叶姗和叶妩一起无语,好不容易对他生出感激之情,这会儿全没了。

  顾轻舟推了他出去,道:“去忙吧,捣什么乱?”

  司行霈离开之后,顾轻舟跟叶妩、叶姗说起了她在山中见闻。

  提到那个无言,叶姗和叶妩都有点向往:“能那么不间断说话,也是个能人。”

  “是的,我尝试了下,我做不到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几个人笑起来。

  到了晚饭时间,司行霈又进来,说要去督军府了。

  四个人开了两辆汽车,出发去叶督军府。

  这算是开年以来,他们第一次聚餐。

  叶督军还在吃顾轻舟给的药,也常在自家姨太太那边住,可惜那三位都没什么动静。

  顾轻舟也给她们三个检查了,都是非常健康年轻的女人,不存在生育问题,假如怀不上,就是叶督军的责任。

  叶督军只得按捺性子,好好吃药。

  每次说到这个,司行霈都很不自在。

  然后,司行霈很强硬转移了话题,直接说起叶妩的婚姻:“你别光想着生儿子,闺女不嫁了吗?这次康家宴请,亲戚朋友都到了,何不公开说明白?”

  叶督军表情一敛。

  他看了眼叶妩。

  叶妩心中莫名忐忑。父亲这一眼,并不是赞同的意思。

  “......婚姻需得两家都同意,再公开说开,这才叫锦上添花。若我不跟康家通气,就贸然去说,只会让康家难堪。”叶督军对司行霈道。

  他这话,看似是对司行霈说的,实则是告诉叶妩。

  叶督军没提此事,在他心中,对康昱并非十分满意。

  他自己挑选的苏鹏和古南橡,他可以给七分;对康昱,他只能给五分。

  叶妩喜欢,这是她的爱情。

  年轻人的爱情,有的轰轰烈烈,收场却悄无声息。

  现在说开了,和康家闹腾了一番,最后叶妩和康昱感情没那么牢固,自己得一个不称心的女婿,岂不是都遭殃?

  所以叶督军不提。

  他习惯性掌控主动。

  叶妩和康昱的爱情,康家迟早会知晓蛛丝马迹,若是两个月之后,康家还没有人来主动求娶叶妩,叶督军就当康家装聋作哑,不认同这门婚姻。

  婚姻里的门道很深,叶督军是个老谋深算的军阀,他看得比叶妩通透。

  他是既维持家族间的和平,又维护女儿的爱情。

  这需要时间,时间可以让这些事慢慢发酵,最后取得最好的结果。

  司行霈的催促,颇有点看戏不怕台高的意思。

  “父亲,大后天是康家长房孙儿的周岁,这是长房的大喜事,不宜说其他话。”叶妩道。

  叶妩懂事又聪明,她从蛛丝马迹中嗅出了不同寻常。

  叶督军点点头。

 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顾轻舟也没开口的必要了,顾轻舟就什么也没说。

  晚饭之后,顾轻舟和司行霈离开了督军府,顾轻舟说:“你不该那么轻率说出来。”

  “不管慎重还是轻率,结果都一样。轻舟,叶督军看似对孩子们宽容,实则他有自己的主意。

  他有做父亲的天赋,就是给孩子们画个圈,然后再给她们选择。如此一来,叶妩姊妹只看到了选择的自由,却不知道她们全在叶督军的圈子里。

  这就是叶督军的能耐,他既让你听话,又不让你反感,你觉得叶妩和叶姗两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,能斗得过他?

  在叶督军这种强权人物面前,耍心机是没用的,直接告诉他你需要什么。该有的,他会松口;不该有的,也得不到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就发现,自己总是在跟老狐狸打交道。

  她无奈。

  不过,在其他人看来,她恐怕也是只狡猾的狐狸。

  司行霈又道:“叶督军既然同意他们来往,现在就是在考验康昱。康昱能否通过,这是他的本事,叶妩或者你,都帮不上忙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她不在说什么。

  第二天下午,顾轻舟正在家中整理医案,她进山的诊断和用药,都要记录下来。而那些原土,顾轻舟已经送给了太原大学的地质学教授,他们承诺帮顾轻舟分析。

  正在忙碌中,佣人敲响了书房的门:“太太,有人送了东西。”

  顾轻舟没有动,依旧伏案疾书,道:“放在客厅。”

  “那人说交到太太手里。”佣人道。

  说完了,里屋良久没有回音,佣人又低声喊了句:“太太?”

  “嗯?”顾轻舟无瑕旁顾的声音,从门背后传了出来。

  佣人不敢打搅了,说:“您忙吧,东西放在客厅。”

  “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佣人转身下楼了。

  黄昏的时候,顾轻舟伸了个懒腰,下楼吩咐佣人准备晚膳,却看到客厅的茶几上,放了一个纸包。

  “哪来的?”顾轻舟问,问完才想起,佣人之前喊过她的。

  不等佣人解释,她又问,“是什么人送的?”

  佣人回想了下,然后茫然摇摇头:“就是一个普通人,他说太太订的,请亲手交给太太,就走了。”

  最普通的人,过目即忘。

  佣人光惦记着东西,不能弄丢了,却忘了送东西的人。现在让她回想,她也说不出一个大概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我知道是谁,您去忙吧。”

  肯定是五先生的族人。

  那群人最擅长大隐隐于世,哪怕他们从你身边路过,都不会引起你余光里半分的涟漪。

  他们悄无声息,神出鬼没却丝毫不会引起惊惶。

  就像佣人,也觉得送东西来的是个普通的没有威胁性的人。

  顾轻舟打开了纸包。

  纸包拿在手里有点沉。

  顾轻舟打开了,发现是一些书籍。认真说起来,并非书籍,而是三本账本。

  账本很详细。

  这个账本,没有些任何名目,都是用奇怪的符号代称。

  “这是谁家的?”顾轻舟迟疑。

  顾轻舟是学过账目的,不过学得简单,就是普通家庭账务,乳娘教给她的。

  然而,这本账目,她却是看不懂了,瞧了半晌也没瞧出所以然。

  正在愁苦之际,司行霈回来了。

  “你看看?”顾轻舟递给他,递完了又后悔,自己都看不懂,他一个不学无术的军阀能看懂么?

  正想要拿回来,司行霈却翻开了。

  他蹙了蹙眉头,显然一开始也没看懂,后来似乎看明白了,他眉头舒展。

  看了两页,司行霈就随手翻了翻后面,对顾轻舟道:“这是空账本。有这样的账本存在,就说明有一笔钱去向不明,有人家的账目上有假账。这个黑账本是铁证。”

  做假账也需要精细,一个人的记忆力不可能那么好,于是哪里是假的,都需要另外记录下来。

  这本账簿,就是背后的证据。

  顾轻舟震惊看着他。

  让司行霈去做账,他肯定做不了,但是翻看和了解,他还是精通的,要不然属下凭什么服他?

  这叫震慑下属的本事。

  “哪来的?”司行霈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可能是五先生派人送过来的。五先生说,他能解决我的所有问题,能有账目问题的,会不会跟康家有关?”

  “康家?”

  “对啊,康家的姑爷朴航,他的舅兄——假称曲三爷的,不是绑架了周烟的丈夫,利用周烟做事,还想嫁祸给康家吗?”顾轻舟道。

  此事,她一直放在心上。

  “这是康家的黑账?”司行霈又看了几眼,“可康家账目繁多,到底是哪一道上的黑账?”

  顾轻舟摇摇头,她也不知道。

  “这应该是朴航的亲笔记录,若是能看到他的笔迹就好了,对照一下,先确定是他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说:“这个很简单,朴航又不是没写过字,很多地方能找到,我派人去寻就是了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找到最好了,先确定黑账的主人,才好进行下一步。

  一个小时后,司行霈的人拿到了朴航给他同学的诗集写的序。序是直接印上去的,这诗集也到处都能买到。

  对照以后,确定就是朴航的笔迹。

  司行霈又认真看了几眼,对顾轻舟道:“这可是一笔很庞大的数目,一旦查起来,康家牵连甚大。

  康家一直没留心,说明这笔钱并非至关重要的。轻舟,家丑不外扬,你确定要把康家的家丑捅出来?”

  顾轻舟也沉默了下。

  “......康老太爷可是很信任康芝和朴航的,老人家年纪大了,能否承受这样的背叛?”司行霈又问。

  顾轻舟咬了下唇,不知该怎么回答他。

  司行霈还说:“我听到一个传闻,说康家老太爷的三个儿子,可能都不是他亲生的,要不然他干嘛不把家当传给他们呢?”

  顾轻舟骇然:“这不是胡扯吗?”

  “谁知道呢?”司行霈道,“康家那三位大老爷,的确不太像老太爷。”

  顾轻舟没特地留意过他们的容貌,他们就是普通的中年人。

  “别胡说了。”顾轻舟拍了下他的肩膀,“你才在太原府多久,就打听到了如此多的八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