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991章 谁在吃醋
  第991章 谁在吃醋

  顾轻舟走得很急,似乎是火急火燎的。

  佣人都知道了,就回禀了蔡长亭和平野夫人。

  蔡长亭正在擦拭一把军官长刀,擦得非常专注,目光就在刀上,比那雪亮的刀更亮、更利。

  他没有抬眸,只是淡淡道:“知道了,下去忙吧。”

  佣人道是。

  平野夫人的态度,和蔡长亭的相差无几,没当回事。

  倒是叶妩派人请顾轻舟吃晚饭,听说顾轻舟急匆匆回家,就问:“是出事了吗?”

  “看顾小姐那模样,像是出了大事。”女佣道。

  叶妩心中咯噔了下。

  她坐立不安,饭也吃不下了,去跟她二姐倾诉。

  叶姗道:“你既然担心,去看看就是了。”

  “会不会给老师添麻烦?要是司行霈回来了,他们两口子吵架呢,咱们去了不是尴尬吗?”叶妩问。

  叶妩处处替顾轻舟考虑。

  叶姗则没想那么多:“万一是真的,就尴尬一回怎么了?你要不要去?”

  叶妩若是不知道,今晚怕是睡不着了,故而点点头。

  姊妹俩入夜出门的次数不多,故而参谋派了两名副官跟着。

  到了司行霈的院子,远远就看到客厅灯火辉煌。

  院门没有关紧,大门也没有关严实。

  叶妩不敲门,直接进了,然后就看清楚了屋子里的情况。

  顾轻舟坐在沙发里,浑身冒着冷意,脸上严霜轻覆;司行霈坐在她对面,也不说话,只是表情舒缓。

  这些不是重点,重点是叶妩看到了一个女人。

  立在司行霈身边的,有个女人。

  水晶灯的璀璨光芒下, 只能看到女人低垂的眉眼,以及流瀑似的长发。女人纤细窈窕,剪影漂亮得不像话。

  “司师座,轻舟,你们吃饭了吗?”叶姗也走了进来,笑着开口了。

  三个人一齐循声望过去。

  叶妩和叶姗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:好美艳的女人。

  司行霈身边,有个绝代佳人,细瓷一样的肌肤,透着难以言喻的精致,细长柳眉,秋水盈眸,微翘的鼻头下面,是一张微薄的唇。

  五官惊艳,组合起来更是绝伦。

  “怪不得老师生气了!”叶妩和叶姗同时在心中想道。

  她们俩惊艳了一瞬,看向顾轻舟时好像有点内疚,因为她们都觉得这个女人比顾轻舟漂亮。

  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顾轻舟问,声音里虽然没有笑意,却也从容温柔。

  “额.......”

  叶妩和叶姗都不知该怎么接话了。

  谁能想到是这么个局面?

  顾轻舟似乎也留意到了,就对司行霈道:“你先把人安排住下吧,我送她们俩回家,免得叶督军多想。”

  司行霈身子随意,表情也是不咸不淡,问:“晚上回来吧?”

  “估计不回来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叶妩和叶姗就大气也不敢出。

  司行霈道:“那我去找你。”

  “你也最好别来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然后,她就带着叶妩和叶姗姊妹俩,离开了院子。

  等他们一走,红玉终于能喘气了,她抬眸,眼睛里有点涩意:“司师座,要不我今晚就走吧,免得太太多心。”

  “你先住下吧。”司行霈道,“太太没有多心。”

  说罢,他喊了佣人。

  女佣辛嫂出来了。

  “师座,外头不是有客栈吗?既然是朋友,就安排在客栈吧?”辛嫂问司行霈。

  红玉诧异看了眼辛嫂。

  一个女佣,居然敢这样对主人家说话吗?

  不过,这样也挺好的,旁人对她的敌意越多越好,她都习惯了。

  “家里房间多,随便安排吧。”司行霈语气随意,并没有觉得佣人对他不敬。

  辛嫂担忧道:“师座......”

  司行霈已经上楼了。

  顾轻舟送叶家姊妹回去,路上她不开口,叶妩和叶姗也不敢开口,二人缄默静坐。

  到了叶督军门口时,顾轻舟先下车了。

  “老师。”叶妩走在身后,终于忍无可忍的,低声开口了,“老师,这不是什么难事,你就跟司师座说,假如他非要娶姨太太,你就和他离婚。”

  说罢,她心中酸涩得厉害。

  想到那个女人的美艳,再看到她乖巧的模样,叶妩心里就堵得慌。

  女人天生就有危机感,不管是否结婚。

  从顾轻舟的惨状,联想到自己,这思路看似太跳脱,实则很合乎常理,故而叶妩眼睛里浮动了泪光。

  顾轻舟则笑了,道:“什么事啊就要离婚的?”

  叶姗清了清嗓子,长久的沉默让她说话不流畅了:“轻、轻舟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“司行霈在平城遇到一名女郎,是人家送给他的礼物,美丽极了,问我怎么处理。我就说了,带到太原府来给我瞧瞧。果然很美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妩和叶姗都瞠目结舌。

  “......那到底怎么处理?”叶姗问。

  “能怎么处理,自然是要好好处理啊 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叶妩见她说笑着,却毫无从前的潇洒,知晓她在强颜欢笑。

  现在怎么办?

  让顾轻舟考验司行霈的感情吗?不管结果如何,都不会令人满意吧?

  “轻舟,这种狐媚子,一枪毙了了事!”叶姗道,“你若是下不了手,我帮你!”

  顾轻舟忍不住笑道:“你是土匪吗?”

  “轻舟!”

  “我还有点事,先过去了,你们都回去睡觉吧。”顾轻舟阔步往前走,把叶姗姊妹俩丢在身后。

  叶姗就起了杀人的心思,被叶妩拦住了。

  这样杀人,名不正言不顺的。

  顾轻舟的醋意如何,叶妩和叶姗没办法判断,因为顾轻舟不是普通人。

  跟叶妩和叶姗没关系,可那女人太漂亮了,她们不知是嫉妒她还是担心自己未来的婚姻里也碰到这么一个人,两个人先吃了一肚子莫名其妙的醋。

  这吃醋的滋味,煎熬得厉害,让两位军阀门第的小姐,全部起了杀人放火的心思。

  顾轻舟则慢慢踱步,去了蔡长亭那边。

  去年跟蔡长亭学日语,常到这里来,那时候阿蘅还在。

  顾轻舟敲门。

  蔡长亭刚刚洗澡完,正穿着浴袍,坐在炕上看什么资料,表情拧成一团。

  屋子里烧了地龙,温暖极了,又烧了炕,更加暖和。

  蔡长亭的衣襟半垂,顾轻舟看到他胸前上纵横的伤疤,表情微敛。

  “轻舟?”蔡长亭立马将衣裳系紧。

  他连浴袍都是黑色的。

  “有事?”他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有些话想要问你,不是三两句能说完的,你要不先更衣?”

  蔡长亭让她稍等。

  不过片刻的功夫,他就换了衣裳出来,坐到了她对面的炕上。

  他盘腿坐稳,问她:“什么事,说吧?”

  “司行霈身边来了个女人,是平城市长送给他的礼物,是不是你安排的?”顾轻舟问。

  蔡长亭端详她的神色。

  顾轻舟表情很平静,静得无波。越是这样安静,内心的情绪越是激烈么?

  他道:“我不是平城市长,轻舟。”

  “我觉得像是你们的手笔,想要让我和司行霈生出隔膜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蔡长亭笑起来。

  他洗了澡,头发还是半干的,故而有一缕斜垂在额角,让他英俊的面容更加美艳绝伦。

  他笑道:“你总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我们,不是吗?”

  然后他又道,“既然是旁人送给司行霈的,司行霈可以拒绝,也可以放在家里做佣人,可他偏偏带在身边,你想过原因吗?”

  顾轻舟眼睛一睁。

  她眼底的愤怒,似一瞬间爆发,故而她扬起手就想要打蔡长亭。

  蔡长亭捏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她的手腕纤细,冰凉,张开的五指似青葱般,而她的掌心,早已捏出一个个月牙形的痕迹,甚至出了满手的汗。

  蔡长亭的声音更加温柔:“轻舟,世事无常,别跟我生气好吗?不是我的人,也不是我做的,我保证。”

  顾轻舟就用力抽回自己的手。

  她的掌心,她那个瞬间无法压抑的怒意,都表现了她内心真正的情绪。

  她站了起来。

  蔡长亭立在她身后,道:“轻舟,这个世上真正离不开你的,只要我......我们。”

  他说这个“我们”的时候,停顿了一下,让顾轻舟错觉他要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。

  顾轻舟抬腿就要走。

  蔡长亭没有阻拦她。

  他跟了她出来,站在门口目送她。她的脚步稳健,看不出什么端倪,然而那双手却紧紧缩在袖子里。

  蔡长亭的眼睛很亮,亮得璀璨,似天际星辰,足以照耀这漆黑的夜。

  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。

  刚刚坐下,她就吩咐佣人:“全部出去,一个人也不许留在这里。”

  佣人不解,却全部道是,退了下去。

  顾轻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。

  蔡长亭在门口站了很久,才回屋,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。

  有个黑影悄无声息立在门口,低声对他说了几句日语,意思是司行霈进了顾轻舟的院子。

  “退下吧,不用再监视了。”蔡长亭抿了口茶,茗香从喉间一路到了心田,他浑身都暖融融的。

  很多时候,他敬佩顾轻舟的睿智,所以对付她,蔡长亭不会只做一手准备。

  他有自己的策略。

  而这次,他掌握了主动。

  只要这次能成功,将来他所有理想中最绮丽的那一个,就会无声无息的实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