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00章 爱情的负面
  第1000章 爱情的负面

  康昱看着叶妩,心中所有的怨气蜂拥而上。

  他想要她的解释。

  “......苏鹏来找我,他外婆要些止疼的西药,军医院的药不能乱拿,否则违反军纪。

  他在西医院没有关系,就给了我钱,托我去帮他拿一些。他外婆上了年纪,这点忙我得帮他吧?

  我没有要钱,路过医院门口的小摊时,看到一个小女孩子卖狗,穿得穷苦破烂,换了钱去买柴禾和口粮。

  天这样冷,小孩子和五只小奶狗都冻得发抖,我就全买了,苏鹏就开车送我到学校,帮我分给了同学,又送我回家。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些,那么你现在知道了吗?”叶妩道。

  说罢,叶妩转身就要走。

  她心里有点难过。

  她想到了司行霈和顾轻舟的婚姻,他们彼此信任。

  而康昱,总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他一直爱耍性子,从前如此,如今还这样。

  “阿妩!”康昱急忙抓住了她的袖子。

  他的眉眼笼罩了一层薄雾般,漂亮的眼睛里情绪复杂。

  “阿妩,我去学校接你放学,去太早了,就看到你和他回来,又见你手里捧着一只狗,我还以为你们是买宠物去了。”康昱道。

  康家的老太爷让康昱送些补品给叶家的六姨太。

  康昱拿到了东西,直接去了叶妩的学校,想等叶妩放学。

  结果却看到了叶妩和苏鹏从外面回来。

  怀里抱着小狗,让叶妩眉开眼笑的,瞧在康昱眼里,就生了无限的愤懑。

  他非常忌惮苏鹏。

  苏鹏长得像英国人,模样格外不同寻常,康昱担心叶妩沉沦。

  叶督军行事,圆滑而世故,想要讨一句痛快话很难;而没有叶督军的首肯,康家肯定不敢贸然登门求娶叶妩。

  康昱的处境很糟糕,比苏鹏还要差。

  至少苏鹏是叶督军亲自选定的。

  正因为如此,康昱才患得患失的,对叶妩也格外珍重。

  “七哥,我以后也要交朋友的。”叶妩道,“你得信任我。”

  康昱想说什么,却又在喉咙间梗住,没有说出口。

  叶妩等待着,没等到自己想要的回答,心里一阵阵酸涩。

  她不想和康昱吵架,也不想他饿肚子回去,故而暂时把苦涩咽了下去,自己先开口了:“吃了饭再走吧?”

  总要有个人先开口,给对方一个台阶下。

  “我说了不吃饭,现在回去挺尴尬的。我下次再来吧。”康昱终于说话了。

  叶妩说:“你又没跟我父亲告辞,就这样贸然离开,真的像话吗?”

  康昱一怔。

  他是气糊涂了吗?

  “是,是的。”他摸了摸鼻子,更加尴尬,反正今天这面子是找不回来了。

  他只得跟着叶妩往回走。

  到了屋子里,两个人都含笑,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
  叶督军进来时,就看到满屋子的人,欢声笑语的,心情也大好。

  饭后,叶督军留下顾轻舟和司行霈说话,又让叶妩送送康昱。

  叶妩跟着康昱出来。

  她陪着他往外走,心中始终寻不到半分的甜蜜,总是莫名其妙不是滋味。

  康昱也不说话。

  到了大门口,他打开了车门,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叶妩嗯了声。

  看着他的汽车离开,叶妩突然就有点生气,好似心中有团怒火没发泄出来。他怀疑她,并非两三句话就过去了。

  叶妩感觉她变得自私了。

  爱情美好,但是伴随着它的,还有占有欲、疑心、自私和敏感,这些东西与爱情相生。

  康昱就是因为疑心病和占有欲作祟,才那么生气;而叶妩,也格外敏感,似乎受到了羞辱。

  爱情把这些负面的情绪都放大了无数遍。

  所以康昱不高兴,叶妩也不高兴。

  她慢腾腾往回走。

  在回廊的尽头,遇到了正要回房的二姐。

  叶姗悄声问她:“和康家那孩子吵架了?”

  “没。”叶妩垂头丧气的。

  “看你这个样子,还不如吵一架呢。”叶姗嘟囔道。

  叶妩不理她,直接回房了。

  而在饭厅的顾轻舟和司行霈,并没有回家,他们陪着叶督军说话。

  并不是说六姨太的孩子,而是说起了局势。

  “.......北平内阁要求裁军,首当其冲就是山西。”这是叶督军的困扰。

  这件事喊了好几年,如今慢慢提上了日程。叶督军如果不想开战,就要乖乖听从决定。

  “何时开始?”司行霈问。

  叶督军道:“先从我的第一师开始,五月就要进行了。”

  司行霈掐指算来,说:“来得及。”

  他们说起军国大事,也没有回避顾轻舟。

  司行霈建议叶督军:“裁军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。这个时候,你就应该用资本的力量。”

  “资本?”

  “往内阁里投入一大笔钱,再挑拨几句,他们自己会把自己整死的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叶督军就觉得,司行霈这个人,是个从心里往外坏的主儿。偏他这样的,爱民如子,从来不乱动自己地盘上的兵灾。

  也就是这一点,让叶督军没有打消和他来往的念头;而其他方面,司行霈出阴招简直是缺德到家,叶督军不敢恭维。

  他一点顾忌也没有。

  “我的军政府腾不出那么多钱。”叶督军道。

  叶督军最擅长哭穷了。

  这也不能怪他。

  山西虽然物产丰富,可金融等并非最发达的,故而钱财不是最丰厚的。

  这些年赋税倒也合理,叶督军的军政府钱财是有的,却是每一分都是民脂民膏,他要用在刀刃上。

  不像江南。

  “你能借给我一点吗?”叶督军问他。

  司行霈就道:“当然可以,不过我需要抵押。”

  “什么抵押?”

  “铁矿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说到了这里,接下来的谈判估计就是纯粹的利益分割,顾轻舟觉得她没必要再听下去了,就站起身道:“我去喝点茶。”

  她去了偏厅。

  司行霈和叶督军的谈话,似乎是越说越深,半个小时也没结束的意思,顾轻舟觉得偏厅有点冷,故而去了叶妩那边。

  叶妩正在逗弄她的狗。

  佣人做了个小狗窝,还临时做了件狗衣裳,把小狗打扮得动弹不了。

  叶妩喂它一块牛肉,心不在焉的,直到肉吃完了,小狗不停舔她的手指,她也没停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