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16章 骑马
  第1016章 骑马

  叶督军府的门口,跪满了人,黑压压的到处都是。

  康昱吓了一跳,问:“怎......怎么回事?”

  “都是刘家那些佣人的家属,他们过来给督军磕头,感谢督军救了他们的家人。”叶妩笑道。

  康暖倏然眼眶一热。

  做这件事的时候,她的想法很简单:摆脱刘见阳,永绝后患。

  不成想,事情的结果,却不只是她逃离苦海,还有其他人亦然。

  她们一定是吃了很多的苦头,所以被解救出来之后,这样诚心又虔诚的过来也叶督军磕头。

  康暖的眼泪控制不住。

  叶妩抱住了她的肩膀,笑道:“哭什么呢?”

  “喜极.......”康暖哽咽着说,“他们不是跪拜我,可是我很激动。”

  她的情绪,一圈圈的荡漾,根本无法平静。

  叶妩的心情也很好。

  正如叶妩所言,他们其实没做什么特别伟大的事,真正出力的是叶督军。

  当然,叶督军也是有他的政治目的。

  不管目的是什么,结果是很好的,很多人得益。

  康暖还在哭,似乎是停不下来了。

  她情绪激动。

  他们三个人去了顾轻舟那边。

  整个计划,都是顾轻舟在安排。她运筹帷幄,才让此事顺利解决。

  大恩不言谢,康暖没有再三道谢,也没有送什么重礼,只是在心中默默牢记顾轻舟的恩情。

  康昱亦然。

  他们到了顾轻舟这边,却发现顾轻舟家里有客。

  蔡长亭豁然在座。

  他是来请顾轻舟回平野四郎府邸去住的。

  顾轻舟想到,司行霈可能要清明节才来,二宝也不在家,她正要收拾东西。

  “很难得碰到这么多人,要不要去骑马?”蔡长亭问。

 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,万里无云,春日的温暖终于透了出来,庭院的树木似一夜间抽出嫩芽。

  骑马追风,应该很不错吧?

  “去吗,三小姐?”蔡长亭转过脸,问叶妩。

  叶妩看了眼其他人。

  康昱和康暖最近心情都不好,他们俩大概是很想去的,一脸向往;而顾轻舟神色平淡,没有不悦。

  叶妩就表态了:“我听老师的。”

  顾轻舟也是把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,笑道:“骑马也行。”

  康昱和康暖真怕顾轻舟不答应,此刻一齐笑开了脸,兄妹俩喜气洋洋,叶妩也挺期盼的。

  看着这些孩子,顾轻舟的心情挺好。

  蔡长亭领路,他们没有去司行霈的那家跑马场,而是去了另一处。

  今天算是开春以来最暖的一天,藏在屋子里的人似乎都活跃了,故而整个跑马场几乎满了。

  他们坐在旗楼里喝茶,等了半个小时,才有一块空地给他们。

  等待的时候,他们统一换了骑马装。

  衣裳都是自己带过来的,叶妩则带了两套,其中一套是顾轻舟的。

  顾轻舟头上带了帽子,长长的头发都笼罩其中;贴身的骑马装,勾勒出她的身材曲线。

  蔡长亭也换上了。

  他是一套定制的黑色骑马装,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不同,只是壮实些。

  他看顾轻舟,看着就有话说了:“你怎么这样瘦?”

  顾轻舟平日穿旗袍或者长裙,多半是浅色的,而且宽松,蔡长亭也没觉得什么。

  如今再瞧她,隐约是一阵风都能吹走。她的腰肢格外纤细,似盈盈一握,明显比叶妩的腰细了一圈。

  其实她这样纤细,是非常好看的,蔡长亭欣赏其他女人,也是以曲线来鉴别。

  可看到顾轻舟这样,总感觉她太瘦了,太单薄了。

  就好像是家长,总希望孩子胖些,健康活泼些,美丑倒是其次。

  蔡长亭没想到这一层,他只是觉得她应该滋补,同时觉得:“她可能不适应太原府的生活。”

  他遇到顾轻舟的时候,顾轻舟比现在还要瘦。

  “......谢谢。”顾轻舟却道。

  蔡长亭一愣。

  他回神般,自己笑了笑,说:“你也追求苗条美?”

  “女人都追求。”顾轻舟说,声音清淡,完全是过耳不过心的样子。

  蔡长亭就打住了话题。

  骑马的时候,他一直跟在顾轻舟身后,目光时不时看她。

  叶妩和康昱没留意,康暖倒是瞧见了。

  他们骑了两圈,都有点疲倦了,就坐在跑道旁边的凉棚底下喝茶。

  康暖悄声问叶妩:“蔡长亭,他是不是喜欢顾小姐?”

  女孩子多半都会在意蔡长亭的,康暖也知道他,记得他的名字。

  叶妩笑道:“他的表情可做不得数。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他可以一边含情脉脉,一边笑盈盈捅你一刀。你若是觉得他对我老师不错,就以为他有情,那就太傻了。”叶妩道。

  康暖诧异。

  康昱也问:“你对他有成见?”

  “我对他没有成见,这些话也是真的。”叶妩笑道,“蔡长亭是笑面虎,笑容或者温柔,只是他的面具,他可狠毒了。以后有机会,我慢慢说给你们听。”

  叶妩素来不诬陷好人,她说的自然是真的。

  康暖再看蔡长亭,但见他眼眸深情,一派温柔,想到他可能背后下刀子,康暖有点毛骨悚然。

  蔡长亭不知场外这些孩子的想法,只和顾轻舟并肩齐驱,两个人一块儿骑马说话,全不耽误。

  “......司行霈什么时候回来?”蔡长亭突然问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清明节吧。”

  她想起什么似的,又问,“上次你说有话跟我们讲,想说什么?”

  蔡长亭道:“是对你们讲,自然要你们都在。”

  顾轻舟问:“不能提前告诉我?”

  “怕你听不懂。”蔡长亭道,“亦或说,你装作听不懂。”

  装作听不懂?

  顾轻舟知晓他又有阴谋了,一时间心里很烦躁,还不知他又要如何折腾自己两口子。

  她想要再次除掉他。

  他的背后,无非就是日本军部。

  顾轻舟不知他到底牵扯多深,也不知道日本军部的秘密,怕他再次卷土重来。

  她忍耐着情绪,道:“那就下次再说吧。”

  这个瞬间,顾轻舟很想见见高桥荀——已经回日本的高桥荀。

  高桥荀可能什么都知道。

  她心中胡乱起了主意,就没有再说话,默默把这一圈跑完,就不肯再上马了。

  而蔡长亭,也是略有所思。

  他和顾轻舟一样,说完了这一席话后就心事重重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