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20章 拥抱
  第1020章 拥抱

  春寒料峭的夜,风仍是寒的,有点干冷从耳侧滑过。

  顾轻舟身上却一热,因为皮草大衣被拥抱的人挤过来,贴在她的身上。

  她在这个瞬间,想到了一件事:蔡长亭是不是把她当成了阿蘅?

  光线暗淡,她和阿蘅的容貌那般相似,他是否情绪起伏?

  蔡长亭的拥抱,约莫十秒。

  谈不上长,也谈不上短,一个好似失控又努力控制住了的拥抱,带着诡异的气息,慢慢散开了。

  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紧紧盯着他的眼睛。

  他的眼睛仍是那么漂亮明亮,似漆黑夜空中的繁星。眼波一转,如清泉泠泠,非常的清澈好看。

  除了漂亮,没有其他情绪露在脸上,蔡长亭笑了笑,说:“你带了枪和刀。”

  顾轻舟跟他出门散步,怀里却带着枪,还有一把短刀,所以她穿那么厚的皮草大衣。

  “这么害怕?”他又道。

  顾轻舟立马没了情绪,面无表情道:“我不想被咬第二次。”

  蔡长亭道:“有我在,不会让你被咬第二次的。”

  顾轻舟似笑非笑。

  蔡长亭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
  他带着顾轻舟走了一圈,就送她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。

  这次,到了院子门口,他就停住了脚步,没有送到里面去。

  顾轻舟推开院门,尚未迈步进入时,蔡长亭隐没在黑暗中开口了。

  他站在不远处的树下,泛出一点稀薄嫩绿的虬枝挡住了绝大部分的路灯光线,故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。

  他说:“轻舟,我有时候会想起阿蘅......”

  这是第二个解释。

  他拥抱了她,却要做出最合理的解释,第一是因为发现了她身上的武器,想要确认;第二是想起了阿蘅。

  “节哀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提到阿蘅的时候,语气那样的淡漠,蔡长亭就会格外欣赏她。

  他时常对邪恶的东西着迷。

  只是,他尽可能遏制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露出端倪,否则会引起旁人的恐慌甚至鄙视。

  可他的确很热爱。

  他欣赏顾轻舟,不是因为她多好,而是因为她够坏。

  她邪恶起来的时候,魅力十足,让人忍不住沉沦下去。

  爱一个人,多半是被她的优点吸引,哪怕再坏的人,也有片刻的光芒时,就会被人所爱。

  蔡长亭今年也二十六七岁了。二十几年不长不短,见识却足够了。他认识很多人,爱慕他的女人甚至男人,多不胜数。

  他从未动心。

  动情倒是有过,可不动心。那时候他就想,爱情怕是虚无缥缈的玩意儿,并非每个人都有。

  直到他遇到了顾轻舟。

  遇到顾轻舟之后,他才明白自己爱什么样子的人:他爱上了顾轻舟身上那股子邪劲!

  她聪明得邪乎,也狠辣的邪乎。

  当然她也有点小善良。

  就像顾轻舟爱司行霈那样,会特意去忽略他的恶,只爱他的善。

  蔡长亭爱顾轻舟亦然,他会尽可能不去想她的善良,只感觉她是个邪恶的小东西。

  邪恶阴毒,一想起心中就有涟漪一圈圈荡开,情不自禁的心旌摇曳。

  他咬唇,有志在必得的决心。

  “晚安。”他说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,这才往屋子里走。

  她不是个自恋的人,而且对蔡长亭充满了警惕,故而她从未想过蔡长亭是否爱上了她。

  女人的心思会很奇怪,当她认定一个人爱她时,就会觉得这人没有危险。

  蔡长亭是有危险的,而且非常危险,所以顾轻舟不会自作多情。

  她撑着拐杖,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。

  女佣给她擦脸洗手,顾轻舟脱了外套,刀掉在地上时,女佣捡起来放在桌上,表情都没动一下。

  顾轻舟心想:这个女佣倒是不错,终于不再遮遮掩掩的了。

  她还想弄清楚平野四郎的动向,要不然她就会司行霈那边的院子了。

  顾轻舟这边准备睡下,蔡长亭却去了平野夫人那边。

  “......他派人监视轻舟。”蔡长亭道。

  他,是指平野四郎。

  平野四郎一直寡言淡漠,因为顾轻舟没有侵犯过他的利益,直到刘见阳这件事。

  刘见阳的叔叔,算是平野四郎背后扶持的,这是平野四郎的功绩之一。

  平野四郎天赋不佳,一切平平,好不容易做出了一件事,得到了军部的赞赏,不成想都化为泡影了。

  他记恨叶督军。

  记恨的同时,他也打听出是顾轻舟的计划。

  她为了拯救一个小女孩子,毁了平野四郎的心血。

  平野四郎的小心眼发作起来,再也收不住了。

  “他一帆风顺到了今天,从前有他父亲的人脉和势力,后来有您帮衬他,他没有受过挫折。”蔡长亭慢声道,“我怕他犯下更多的错。”

  平野夫人也沉吟。

  顾轻舟对平野四郎是没有任何好感的,甚至谈不上包容之心,毕竟平野四郎是异族人。

  一旦平野四郎犯在顾轻舟手里,他就是阿蘅那样的下场。

  平野夫人需要这个丈夫——这是身份和屏障,也是遮掩物。

  “让轻舟去司行霈那边住吧。”平野夫人淡淡道。

  “她不肯走。”蔡长亭说,“她起了怀疑。”

  “怀疑?”

  “她散步的时候,身上带着枪和刀,她已经知晓那狗是故意咬她的,所以她会报复回来。”蔡长亭说。

  平野夫人蹙眉。

  顾轻舟这性格,真够讨厌的。

  而蔡长亭不觉得,他就是喜欢她这些邪恶的做派。

  “那就让她赶紧走,免得不可收拾。”平野夫人最终道。

  继而她又叹了口气。

  没一个是省油的灯。

  平野四郎的性格,平野夫人早已摸透了。她可以搞定他,驯服他,甚至把他的挫折转化成胜利。

  她唯一无法控制的人,是顾轻舟。

  翌日,蔡长亭拎了礼物。

  这是他特意派人去山东弄回来的礼物,他送给了顾轻舟。

  “......是阿胶,你也补补身体,你太瘦了。”蔡长亭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我最近吃了很多大补之物,我怕过度了。”

  蔡长亭道:“阿胶无妨的。”

  “阿胶不是驴皮熬制的,添了无数的药材吗?论起来,还是人参更简单,或者燕窝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说来说去,她就是不太想要蔡长亭送给她的阿胶。

  蔡长亭还是放下了。

  顾轻舟就喊了章嫂,对她道:“你把这个,送给夫人吧,就说是我孝顺夫人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