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21章 秘密
  第1021章 秘密

  顾轻舟不想要蔡长亭的阿胶膏,全送给了平野夫人。

  蔡长亭又派人送了燕窝过来。

  他送的是生燕窝。

  “......原本想炖了送过来,怕你不肯吃,觉得我要谋你性命。”蔡长亭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糊里糊涂的话,我是那种小气之人吗?”

  她这次倒也放心,燕窝就让佣人炖了吃。

  叶妩最近忙,和康昱是蜜里调油。

  经过康暖这桩事,康昱好像一夜间长大了。

  男人转了小孩子的性格,从此就顶天立地,像个大人样儿了。他想起叶妩的种种好处,知晓对方肯为了他和他的家人出生入死,越发疼爱叶妩。

  哪怕偶然的不痛快,他也在内心深处告诫自己,忍了下来。

  如此一来,两个人再也不闹脾气,也不吵架,康昱疼叶妩疼得不行了。

  叶妩真正开始享受爱情的甜蜜,竟忘了顾轻舟。

  等她想起来时,顾轻舟的腿伤差不多好了。

  “是谁下手的?”叶妩问。

  叶妩自从认识了顾轻舟,从前她父亲替她们挡下的阴谋和丑恶现实,她都见识过了。

  见识得多了,如今练达极了,完全褪了少女的稚嫩。

  之前那怪异的性格,如今想起来有点可笑,她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军阀门第的小姐——该温柔就温柔,该严厉就严厉,比以前高明了千百倍。

  顾轻舟平白无故在院子里遇到了狗,叶妩断定有人搞鬼。

  “什么呀!”顾轻舟笑了,“若是想要杀了我,难道用狗咬就能咬死吗?”

  “怎么咬不死呢?我就听说过恶犬把人的脖子咬烂的。”叶妩道。

  她自己说完,顾轻舟尚未表示,她先打了个冷战。

  越想越可怕。

  顾轻舟说:“没这些事。”

  她自己熬制了活血化瘀的药,大腿上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,被狗咬过的地方也只剩下痕迹,故而她能正常走路。

  天气终于转好了,桃花竟像是一夜间盛绽了千百树。

  风过,树底落英如雨,似锦缎铺地般,奢华又美丽。彩蝶蹁跹,在花丛里穿梭,春天热闹了起来。

  顾轻舟的皮草大衣,也收了起来,她换上了旗袍和呢子大风氅。

  又到了周末,仍是晴朗温暖,康暖约顾轻舟等人去吃西餐,今天她请客。

  饭后,几个人又去看电影。

  在电影院门口,康昱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老朋友,正巧叶妩也认识,两个人就立在门口聊天。

  这么一聊天,把电影给耽误了。

  等他们进来时,电影到了后半部分。

  后半部分挺精彩的,出来的时候,叶妩就很遗憾:“前面没看到。”

  “我说给你听。”康暖道。

  康昱说:“有什么打紧的?你们先去咖啡店坐一坐,我们再去把前面的看完,顶多半个小时。”

  这场电影是最热销的,前面一场才结束十分钟,第二场又开始了。

  康暖最近心情极好。

  人心情好的时候,就缺少点敏感和瞻前顾后。反正等半个小时而已,也不值得什么,对方是她的老师和小姑子呢。

  果然,她随着康昱又买票进去了。

  顾轻舟和康暖就去了对面的咖啡店。

  “阿妩变了好多。”康暖对顾轻舟道,“我们俩打小就认识,她能有现在的脾气,多亏了你。”

  顾轻舟微笑:“这是她原本的性格。”

  “是啊,从前的惨事太多了,都遮掩了本性。”康暖道。

  康暖圆圆的脸,应该天真烂漫,可她说话的时候老气横秋。

  她也是经历了一些事。

  康暖对顾轻舟道:“有个秘密,我没有告诉阿妩和七哥,他们正高兴呢,没得让他们扫兴。”

  顾轻舟看了她。

  康暖声音更低了:“你是他们最亲近的人,我得告诉你。”

  “好,你说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康暖看了眼四周,她们临近都没有客人,故而她压低了声音:“我父亲他......他不想七哥入赘到叶家,只怕是不同意这门婚事。”

  “你哥哥未必就要入赘到叶家。”顾轻舟抿了口咖啡。

  康暖道:“此事难以预料,我父亲没什么远见的。”

  她不好意思直接说她父亲蠢。

  康暖一直都觉得,她的父亲和叔伯都挺蠢的,不及祖父万一,所以祖父让他们做个富贵闲人,钱财上供应他们花销,却不准他们搀和生意。

  她自己出事后,她父母的态度让她寒心透了。

  如今,她七哥的婚姻不让父亲如意,谁知道父亲又会有什么馊主意呢?

  康暖又道:“我会帮七哥盯着,有个风吹草动就告诉你,你也帮他们看着好吗?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康暖又说:“听说爱情的愉快期只有几个月。等过了这几个月,他们慢慢理智了,你再和他们说。”

  顾轻舟又道好。

  康暖微笑。

  看着她灿烂明媚的小脸,顾轻舟越发觉得这姑娘很好,问她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我先要中学毕业,然后去英国留学。”康暖说,“你知道我们的大堂兄在法国不肯回来吧?”

  顾轻舟听说过。

  康暖道:“我出去之后,也不会打算再回来了。”

  “自己要当心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康暖用力点点头。

  她道:“顾小姐,我很感激你——我也只这话见外,我说了这次就不再说了。你以后有什么事,一定要想着我,让我报答你。”

  她说罢,耳根微热。

  她这话说得,好像她盼望着人家出事似的。

  顾轻舟则慎重点点头: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

  她态度认真。

  康暖松了口气。

  他们俩正在说话,突然有人敲了下窗户。

  顾轻舟和康暖一起转过脸,就瞧见了一张美艳绝伦的脸。

  是蔡长亭站在窗外。

  阳光撒了他满头满脸,他的黑发黑衣有淡墨色的光圈,映衬着他谲滟的容貌,更添魅惑。

  康暖在心中忍不住赞叹:这个人好美。

  他不是单纯的帅,也不是阴柔的美,而是一种超脱了性别的美艳。

  他美艳的同时,也不影响他的男子汉气概。

  “顾小姐,是你的朋友。”康暖说。

  他们都知道蔡长亭的身份。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蔡长亭微笑了下,走进了咖啡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