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25章 霍拢静的去向
  第1025章 霍拢静的去向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到了颜家之后,见到了玉藻,两个人都好像活过来了。

  玉藻一岁两个月大,说话不够流畅,走路却飞快。

  顾轻舟的感触还好,司行霈却是忍不住想到:“果然,孩子真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。司慕和芳菲一死,督军老得那么厉害,也是有原因的。”

  他逗弄着玉藻玩。

  玉藻挺喜欢他的,而且不太明白阿爸到底是什么意思,只知道这两个字很容易叫,就阿爸、阿爸叫个不停。

  颜太太看得很感动。

  谢家的孩子们也被带了下去,谢舜民回来了。

  顾轻舟和谢舜民打了罩面,说了几句话之后,就跟颜洛水和颜太太去了楼上说话。

  母女三久别重逢,话是说不完的。

  直到黄昏时,她们都没有结束。

  太原府的事,顾轻舟是尽可能简短说完,而颜洛水和颜家以及岳城的事,她则是问得很仔细。

  “......我上次听人说,有人在码头看到了小五。”颜洛水道,“他可能回来了,却又没回家。”

  “他发电报了吗?”顾轻舟问。

  颜太太叹了口气,道:“没有,这次超过了两个星期,他也许真的回来了。”

  提到颜一源,颜太太没有再哭哭啼啼的,只是伤感。

  一年多了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而霍拢静的下落到底在哪里?

  她们说到了霍拢静,都挺想念她的。

  从前的种种,都浮上了心头,顾轻舟喜欢回忆从前,因为那时候很快乐。虽然有点为难事,可快乐是主要的记忆。

  屋子里亮了灯,有人敲门。

  顾轻舟坐得近,就站起身来,去把门打开了。

  上来的是司行霈。

  “轻舟,我要去见见霍爷,你可要一块儿去?”司行霈问。

  颜太太则道:“吃了晚饭再去吧?”

  “我们打算明天下午走,所以明天早上和中午还能一块儿吃饭。跟霍爷聊点事情,怕是要很长时间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颜太太道:“那好,我叫人给你们收拾好客房。”

  顾轻舟道好。

  她又问颜太太:“义父今晚回来了吗?”

  “驻地在练兵,他怕是回不来。”颜太太道。

  顾轻舟哦了声。

  下楼的时候,看到玉藻有点疲倦,趴在女佣的怀里,手里捧一个奶瓶,一边喝一边打瞌睡。

  顾轻舟的心,也柔软得不可思议。

  她上前,问女佣:“她这样会不会呛着?”

  “不会的,玉藻小姐一直抱着奶瓶才能睡着。”女佣笑道。

  顾轻舟摸了下玉藻的脸,她并未醒过来。

  离开了颜公馆,司行霈亲自开车,两个人去了霍家。

  霍钺约了他们在家里吃饭。

  瞧见顾轻舟时,霍钺笑道:“轻舟更美了,可惜嫁给了土匪,要不然我定要思念你。”

  顾轻舟一愣,被他说得无故红了脸。

  司行霈咬牙切齿道:“你还惦记我老婆?”

  “惦记怎么了?”霍钺坦荡道,“有价值的美丽,才值得惦记着。”

  顾轻舟忙道:“霍爷,您别拿我开玩笑了,要不然司行霈当真。”

  霍钺就哈哈笑起来。

  他们俩关系很好,所以有什么话都可以坦诚说。

  霍钺喜欢过顾轻舟,司行霈是知道的,同时司行霈也很笃定,霍钺不会背后勾搭他的妻子。

  “找我们来,有什么事吗?”司行霈打断了取笑,坐下来就开始谈论正事。

  霍钺道:“你在太原府经营了一年多,如今怎样,西北的形式你能掌控多少?”

  司行霈不解:“你对军事有了兴趣?”

  “不,我就是问问。”霍钺道。

  司行霈说:“西北很复杂。叶督军的势力很难深入,不过一般的情况,可以直接去问他;还有更难深入的势力,就是保皇党。

  我在西北这一年多,派了不少人,也花了很多钱,至今都没有找到保皇党的新基地。蔡长亭那个人,这方面鬼才倒是有的。”

  霍钺脸上,露出很明显的失望。

  顾轻舟看在眼里,突然脑子里嗡了下,有个念头奔入。

  “霍爷,是不是有了阿静的消息?”顾轻舟急忙问。

  在这个瞬间,她想到了很多事。

  颜太太说,颜一源可能回来了;霍钺又问起西北的形势。

  顾轻舟还记得有件事:蔡长亭和平野夫人安排红玉那个女人,当时看似是离间他们两口子,顾轻舟却一直不太安心。

  她觉得是在声东击西。

  司行霈和顾轻舟对那件事都投入了极大的注意力。

  不得不注意,因为牵扯到了他们的婚姻,也牵扯到了司行霈的母亲。

  婚姻问题,最容易让人分神。

  如果那个时候,蔡长亭神不知鬼不觉把霍拢静弄回西北,司行霈可能会错过她。

  “......阿静是不是去了西北?”顾轻舟又问,“是不是?”

  她情绪几乎激动了起来。

  在红玉那件事里,顾轻舟一直感觉不对劲,她总感觉问题还没有全部找出来。

  后来她也没什么头绪。

  如今想来,蔡长亭和平野夫人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安排下霍拢静而调虎离山。

  “还不能确定。”霍钺道。

  霍钺提到这件事,就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  他如实对司行霈和顾轻舟道:“保皇党的跟踪和反跟踪手段,自成一派。江临和阿静都是翘楚,只有保皇党的人才可能找到她。

  我怀疑她去了西北,是因为有个眼线传回来的消息,但是他也不确定。不过,颜一源的确是往北而去了。”

  顾轻舟顿时坐立难安。

  他们已经推断出,霍拢静失去了记忆,她不记得霍钺和岳城的所有人了。

  蔡长亭为什么要把霍拢静抓在手里?

  因为霍拢静是顾轻舟的朋友,而且是因为顾轻舟的事才受伤。假如霍拢静来刺杀顾轻舟,顾轻舟一定不会还手。

  “蔡长亭,他一定是打这个主意,他太恶毒了!”顾轻舟道,“他心思狠毒,从红玉那件事开始,他就在遮掩。”

  司行霈拉了顾轻舟的手,道:“轻舟,保皇党内部的秘密,我们是没办法的。”

  霍钺也道:“都在猜测,还没有证据。”

  顾轻舟慢慢坐了下来。

  屋子里沉默了。

  霍钺沉吟良久,突然道:“我有件事想跟你们商量。”

  “什么?”司行霈问,“不要提太难的要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