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26章 威胁
  第1026章 威胁

  霍钺提出了他的要求。

  “我想去太原府小住。”霍钺道。

  霍钺有自己的考虑。

  依照顾轻舟的话,他知道蔡长亭和平野夫人操控保皇党。

  万一霍拢静真是回到了保皇党,那么他们千里迢迢去找她,肯定要用她来对付顾轻舟和司行霈。

  霍钺做的事特殊,身份也特殊,所以没什么朋友。

  司行霈算是他唯一的朋友,顾轻舟也是他欣赏的人。

  他对司行霈的感情,是赤诚的;对顾轻舟的感情,则是介于朋友和爱人之间,既不过线也不模糊。

  这两个人对他都很重要。

  万一霍拢静真的是用来杀顾轻舟或者司行霈,他们肯定不会还手,只有待弊的份儿。

  霍钺却不同。

  若是阻止不了霍拢静,他就会亲手替她解脱。

  他想,哪一天霍拢静清醒了,知晓自己杀了最好的朋友,她会生不如死。

  霍拢静可以为了顾轻舟去死。

  所以,霍钺非要去一趟不可。

  “岳城不需要你坐镇了吗?”顾轻舟则问,“你离开了,可要紧吗?”

  “所以我有个要求。”霍钺道。

  司行霈立马道:“不同意。”

  霍钺有什么要求,司行霈一清二楚,无非就是要飞机。

  飞机是有价无市,霍钺出再多的钱,司行霈也不能答应。

  霍钺道:“你再考虑考虑?”

  然后,霍钺就说了个数目。

  这笔钱不是给司行霈,而是贷款给他,以债券的形式。

  顾轻舟听了之后,心中一动,只感觉霍钺给出的钱,足以买十架飞机了。

  司行霈的脸色,果然就缓和了。

  他笑笑说:“霍爷脑子最通透,知晓这世上就没有钱做不到的事。行,霍爷这么有诚意,我也不能不仗义。”

  得了便宜还卖乖呢。

  顾轻舟都有点替司行霈不好意思。

  霍钺又跟顾轻舟说:“这次想去山西,除了找阿静,也是想做点生意。不过,我的生意轻舟大概不懂......”

  这就是说,让顾轻舟别总是打听他去做什么了。

  霍钺的买卖,多半是不能见光的。

  有了飞机,交通就便捷了,霍钺到底做什么顾轻舟不能过问。

  “您放心吧,我没空管这些,我也挺忙的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想起了蔡长亭,她心中的杀念再次浮起。

  这个人,真真可恨。

  假如他真的利用霍拢静......

  顾轻舟不敢想。

  霍拢静是她的朋友,更像是她的家人。她受伤而失忆,顾轻舟不可能对她还手,然而她却不会手软。

  顾轻舟会陷入两难境地。

  他们和霍钺聊了很久,直到深夜才散。

  司行霈跟顾轻舟道:“不必难过,我知道你下不了手。放心,我会找到她,让她解脱。”

  顾轻舟立马握紧了司行霈的手:“不行。”

  “只有这样。”司行霈道,“轻舟,我从前能对养大你的人下手,现在就能对霍拢静下手。”

  顾轻舟一口气堵住。

  “你这样犹豫心软,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,而且弄得自己满身狼藉。很多人像你,不到最后一刻都不死心,然而那时候就晚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的声音变了腔调,她几乎是声嘶力竭说:“你的确果断,可结果呢?我最后不还是回到了平野夫人身边?”

  “你只是潜伏到了他们身边,你拥有主动。自己摸着良心说,是一样的结果吗?”司行霈问。

  顾轻舟哑然。

  她的呼吸,沉重而浑浊,就好像吸入肺里的全是刀子:“不要对阿静下手,司行霈。”

  “那你祈祷不要让我找到她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握紧了他的手:“答应我。假如你对阿静下手,我会离开你。”

  司行霈回握了她的手。

  他沉默了。

  沉默很久,他才说:“下次不要说这句话。你明明知道,没有了你我会死。”

  他生气了。

  顾轻舟亦是。

  两个人都不开口了,司行霈也把车子停下来。

  他把车窗摇下来,点燃了一根雪茄。

  司行霈不想再重复上次那件事。

  顾轻舟当初离开他,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  “轻舟,我们相爱至今,经历了很多事。”司行霈慢慢道,“答应我,不要轻易离开我。”

  顾轻舟沉默了。

  司行霈板过她的脸,在幽淡路灯光芒中,看着她的眼睛:“你爱我吗,轻舟?”

  “我当然爱你,我只是......”

  他没等她说完,就俯身亲吻了她,他知道她爱他就够了,不想听任何“只是”后面的话。

  松开了她,司行霈道:“我答应你,我会试图抓住霍拢静,交给你治疗。假如她没戏了,我会宰了她,也绝不会让你因她而受制于人。”

  顾轻舟想要霍拢静平安,可万一霍拢静想要杀司行霈呢?

  换个角度,司行霈一定会选择顾轻舟,那么顾轻舟呢?

  她突然发现,自己的爱,有点配不上司行霈的爱了。

  “好,谢谢你。”顾轻舟低声。

  她把头低垂了下去,内心的担忧和愧疚一起,冲向了她。

  司行霈看到她像做错了事的孩子,心中也是很不忍,说:“轻舟,你过来。”

  他张开了手臂。

  顾轻舟就扑到了他怀里。

  他搂紧了她,低声道:“你是我的妻子,更像是我养大的孩子,我疼你都来不及,怎么会让你难做呢?”

  顾轻舟险些落泪。

  司行霈继续道:“我会保护你的,这一辈子都保护你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,声音略微哽咽。

  他们直到凌晨才回到颜公馆,而颜新侬特意连夜从驻地赶回来了。

  他们又跟颜新侬聊了很久。

  凌晨三点多,顾轻舟才去睡觉,司行霈似乎是跟颜新侬聊到了天亮。

  顾轻舟两口子睡到了中午,直到女佣敲门,说准备吃午饭了,他们才起来。

  司行霈穿戴整齐,就先去了前面。

  顾轻舟要打理头发,动作又慢,落后了。

  她往正院去,却在半路上遇到了司夫人。

  她们彼此都是表情一敛。

  司夫人特意加快了脚步,直接往里走,似乎是找颜太太有什么要紧事,要不然她看到顾轻舟,肯定转身离开了。

  顾轻舟只得故意落后几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