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41章 阴柔的小舅子
  第1041章 阴柔的小舅子

  夜色迷蒙,每个人脸上都被路灯橘黄色的光线铺陈,露出暖暖的颜色。

  六姨太的母亲,直接扑到了叶妩身边,拉着她的手就哭了起来。

  顾轻舟这才发现,六姨太也在场。

  三月下旬的天气,也不太稳定,比如今天就挺冷的,六姨太穿着风氅,鼻尖微红,不知是冻的还是哭的。

  “三小姐,这么晚了还劳烦你。”六姨太低声对叶妩道,声音清爽。她把手放在唇边呵气,显然是害冷。

  她也没想到叶妩会来。

  她也是刚到五分钟,她一下车就准备进去,结果她母亲非要等叶妩。

  六姨太这时候才大吃一惊,她真没想到她母亲跑去找叶妩了。

  她挺忐忑的。

  如果叶妩不来,她反而还好;若是真来了,以后就要欠下偌大的人情了。

  六姨太自知是妾,谨小慎微,遇事从来不出头,导致督军府其他人,包括叶督军,都觉得她胆小怯懦。

  她跟叶妩,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她不想欠下叶妩的,因为还不起。

  当叶妩真出现时,她心中倏然一暖,甚至有点感激涕零。

  这些情绪,全部被黑夜笼罩,看不真切。

  “都是一家人了,六姨太不要跟我客套。”叶妩笑道,“警备厅的人怎么说?”

  她一边说,一边解下自己的披肩,很自然而然披到了六姨太肩头。

  副官稍后一步,把自己的军服外套脱下给了叶妩。

  六姨太微愣,不知该拒绝还是该道谢,怔愣了那么一瞬,才道:“我们也是刚到不久,还没进去。”

  “那进去吧,别站在这里。”叶妩道。

  “三小姐,您跟我来。”六姨太的母亲道。

  六姨太娘家姓杜,学名叫杜妍,还有个小名叫珠珠,大概是掌上明珠之意。

  她母亲杜太太携着叶妩先进去,道:“珠珠她兄弟,不知挨打没有,三小姐你一定要替我们求求情啊!”

  叶妩被她拉得脚步踉跄。

  顾轻舟这时候就挤上前,对杜太太道:“三小姐都来了,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他们在监牢里看到了六姨太的二弟。

  六姨太的二弟,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,生得纤瘦单薄,小巧的瓜子脸,一双圆而黑的眼睛,比六姨太还要袅娜。

  顾轻舟愣了下,没想到这么个单薄斯文的男孩子,居然会把人的眼睛捅瞎。

  杜老二显然是狠狠哭过了,双颊泪痕犹存,瞧见了姐姐和母亲,当即爬过来,扶着栏杆勉强站起身,声息孱弱:“娘,大姐。”

  叶妩也吃惊,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冲她摇摇头。

  杜家老二就开始哭诉,说自己是失手,并不是有意的。

  “他先耍流氓,我才......我才......”杜老二是个男人,可形容举止比女人还要娇柔,哭得抽抽搭搭。

  杜太太也哭了,边哭边骂:“你成日不好好念书,就知道浪!怎么着,浪出事了吧?街上那么多男的女的,人家怎么独独对着你耍流氓,还不是你骚贱气儿?”

  顾轻舟和叶妩目瞪口呆。

  六姨太劝她母亲:“娘,已经这样了,你也别......”

  她劝得也敷衍,可见她母亲时常这样,六姨太也习以为常了。

  一转眼瞧见了叶妩,六姨太也想挣面子的,但弟弟这样的,母亲又这样的,她早八百年就没颜面了。

  叶家迟早会知道的,索性破罐子破摔,没有多言,免得她母亲回过头来连她一起骂。

  她劝了几句劝不动,就站在旁边不开口了。

  身后还有她两个妹妹,一个十五六,一个十岁出头,也沉默不敢开腔。

  “你成日不学好,上次叫你不要买那双皮鞋,你非要买!你原本长得就这个死德性,还爱漂亮!你不打扮得骚里骚气,谁要勾搭你?”杜太太又哭道。

  顾轻舟看杜太太的面容,她是真的很担心,哭得也伤心。

  但是她的话,每一句都叫人听不下去。

  顾轻舟见六姨太垂头丧气的不说话,她就知道不好贸然开口。

  正好厅长过来了。

  顾轻舟留下六姨太全家,自己跟着叶妩去了厅长的会客厅。

  厅长在叶小姐面前,恭敬又谦卑。

  “被杜少爷刺伤的人,已经醒了,没有性命危险,不过眼睛是保不住了。”厅长告诉叶妩。

  他又说:“那个人姓邵,叫邵博。他也不冤枉,没少祸害人家的年轻漂亮小少爷,这次是碰到了硬茬。”

  顾轻舟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  她昨天听到六姨太的妹妹哭,还以为是两个人打架,如今才知道,是六姨太的弟弟被人调戏,他失手伤人。

  叶妩正在斟酌如何开口。

  厅长就继续道:“三小姐,不是我们不放人,是邵家要公事公办。邵家呢,就是铁路衙门那个邵家。”

  “哦,是他们家。”叶妩倒是知道。

  她转过脸,对顾轻舟说,“我父亲挺信任邵总长。”

  厅长忙道:“是是是,邵总长是督军的心腹干将,市政厅那边有面子。就是因为这样,杜少爷说了自己的身份,我们也没敢放人,还劳烦三小姐走一趟。”

  叶妩略微沉思。

  厅长眼珠子转了下,又问叶妩:“三小姐,督军是如何示下的?”

  如果杜老二是正经小舅子,厅长早就把人给放了。

  可杜老二只是姨太太的兄弟。

  这个姨太太,既没什么特别重要的身份,却又怀了身孕。

  外人不知道叶督军的底细,也不知督军子嗣艰难的内因,还以为督军是洁身自好的缘故。

  所以,他们揣度着,没敢做决定。

  “三小姐,邵总长也派了人来,您可要见见他?”厅长又问。

  邵家这是不打算善罢甘休了。

  叶妩给顾轻舟递了个眼色。

  “三小姐,我先出去,您再考虑考虑?”厅长道。

  他很识趣。

  这种官场上的老油条,察言观色的本事了得。

  等他离开后,叶妩对顾轻舟道:“老师,我有个主意,您看可行不可行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我父亲今天在家,下午还有个军事会议,他现在应该没走。六姨太怀着身孕,不能在这里久留,要不你先送她回去,再跟我父亲提及此事,问问父亲的意思。”叶妩道。

  对方是她父亲信任的官员,她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  “那好,我们先回去。”顾轻舟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