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57章 管不了
  第1057章 管不了

  苏鹏离开之后,顾轻舟坐在沙发里,手按在自己的肋骨处。

  天空灰蒙蒙的没了阳光,雪白槐花落在后窗台上,满室幽香,又起了风,隐约是要变天了。

  顾轻舟的肋骨突然发疼。

  她想:“要下雨了吧?”

  骨头受伤,碰到阴雨天就疼,这是常识,顾轻舟也不恐慌。

  她只是很想念司行霈。

  “如果司行霈在,他肯定会帮我。有他在,我仿佛可以更加无耻一点,哪怕是没立场也能拿出一个立场来。”顾轻舟默默想着。

  她的自我反省,时常带着无病呻吟。

  坏人也好,好人也罢,都是为了生存。她不杀人,人就要杀她,她的作恶往往是自保。

  如此一想,顾轻舟又觉得自己尚可救药。

  然而对苏鹏的事,她放不下。

  她把自己的良知拿起来对照,自言自语:“我不亏欠他的,是他过来找我,而且还妄图欺骗我。”

  她又说,“他还想入赘叶家。明明心里有了人,还想要娶阿妩,这不是害阿妩一辈子吗?”

  如此一来,苏鹏似乎罪不可恕。

  顾轻舟再想:“他强了他的婶母,那个女人就不可怜吗?她也许很痛苦呢?”

  最后她总结:苏鹏利用她,欺骗叶妩,伤害他的婶母,罪恶昭彰,真真该死!

  顾轻舟并非圣母,至于他寡婶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她的责任,她甚至连关怀的资格也没有,更没资格去考虑他们的未来。

  帮自己理清楚了思路,时间过去了很久,顾轻舟就发现屋子里暗了,已然是黄昏。

  今儿是阴天,天黑得比较早。

  顾轻舟捻开了沙发旁边的台灯,喊了佣人准备晚膳。

  “太太,要喝茶吗?”辛嫂问。

  辛嫂一边说话,一边将客厅的吊灯也打开了,屋子里顿时明亮了。

  明亮的灯似一轮暖融融的日头,能照到内心深处去。

  顾轻舟淡淡舒了口气,说:“我想喝热巧克力。”

  辛嫂笑道:“好,您稍等。”

  等热巧克力刚刚端上来,叶妩放学就直接过来了。

  她知道司行霈不在家,故而来给顾轻舟作伴,同时带了好些提子蛋糕,顾轻舟喜欢这个味道。

  一进门,她先闻了热巧克力的香醇,顿时饿得心慌。叶妩这个年纪,最容易饿,上了一下午的课,她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

  “我也要热巧克力。”叶妩喊道。

  顾轻舟微笑。

  几分钟后,客厅里就充满了热巧克力和提子奶油蛋糕的香味,叫人食指大动。

  顾轻舟想着,苏鹏面临的是一个死局,他未必信任顾轻舟。

  既然告诉了顾轻舟,他就预备着顾轻舟可能会告诉叶妩,也许他趁机去找叶妩帮忙。

  毕竟叶妩更加面薄心软。

  顾轻舟喝了一口热巧克力,沉默看着叶妩吃蛋糕、喝热巧克力,吃喝得手忙脚乱,故而沉默等了片刻,等叶妩差不多半饱了。才道:“我想跟你谈谈苏鹏的病。”

  叶妩一杯热巧克力见了底,也吃了一块蛋糕,肚子里暖融融的:“对,我今天来也是想问问。”

  看得出,叶妩很关心此事。

  对于苏鹏,叶妩总好像是有愧,顾轻舟就知道她经历的险恶太少了,仍是一颗玲珑剔透的心肠。

  她如此的柔软善良,很容易被苏鹏利用。

  “他没有生病,他是装的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第一次给他诊脉,就发现他没有颅内疼痛的可能。

  不过,一个人无缘无故装病,总有点蹊跷,我就让他去了趟西医院,然后又去跟你父亲打听了些事,如今确定了。”

  叶妩不着痕迹松了口气。

  既然是装病,那她就放心了。

  “好好的,他为什么要装病?”叶妩问。

  顾轻舟就把苏鹏那边逼问出来的实情,全部告诉了叶妩。

  叶妩听了,瞠目结舌,表情相当痛苦。

  她到底是黄花大闺女,虽然谈恋爱,也只是亲吻拥抱拉手。

  苏鹏的寡婶,她们都是见过的,说起来也是个美人,而且性格娇憨忠厚,还保存几分少女的俏丽。

  当时顾轻舟还跟叶妩说,苏鹏的寡婶嫁过来就深居内院,一辈子没怎么出过门,身上的气质是一尘不染的素净。

  这样的女人,倒也值得爱。

  可身份地位摆在那里。

  “......如果是其他时髦派的督军,怕是可以饶恕苏鹏一命,毕竟他和他的婶母是没有血脉的关系。”叶妩怔愣了半晌之后,喃喃开了口。

  不等顾轻舟插话,她继续道:“可......”

  可叶督军不是。

  正如叶妩所言,这件事的性质其实没那么不可挽回。

  “从前那些落后的部族里,他们都是父亲死了,儿子继承父亲的小妾或者别妻;就连唐太宗李世民,不也是在杀了兄弟之后,把嫂子弟媳妇一股脑儿全纳了吗?”叶妩犹自絮叨。

  她还说,“女帝武则天也是嫁了父亲再嫁给儿子,毫不影响她的千古伟业。”

  顾轻舟慢慢听叶妩说。

  叶妩就把所有的历史翻今倒古说了一遍,然后问顾轻舟:“老师,如果他们真心的,可以网开一面的吧?”

  顾轻舟此刻才点点头:“对,如果他们是真心的,可以。”

  叶妩却又踌躇。

  她自己不敢去跟父亲说,更不敢让她的老师去触犯父亲的逆鳞。

  “老师......”叶妩斟酌再三。

  “撒谎是不可取的。”顾轻舟打断了她的话,她知晓接下来她想要说什么。

  如果叶妩有心帮忙,可以帮苏鹏解决问题,但撒谎去骗叶督军,是所有的办法里最愚蠢的那一个。

  “那怎么办?”叶妩一下子就没了胃口,“老师,您说怎么办?”

  “可以不管。”

  叶妩一下子就愣住。

  她默默想了想,发现这件事根本不是她的责任,她没有义务救苏鹏一命。

  苏鹏的行为,既是欺骗,又是利用,可以说他作恶在先了。

  叶妩脑子里不知怎的捏了下筋,此刻才通顺,道:“对,我们是管不了。老师,你常对我说,做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

  顾轻舟欣慰,摸了下她的脑袋。

  叶妩闲闲叹了口气,说:“苏鹏一直在抖机灵,这次他也该老老实实为自己负责了,我们帮不了他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,同意叶妩的话。

  她告诉叶妩,是想让叶妩有个提防,若她不提前说,苏鹏去找叶妩的时候,叶妩一定会稀里糊涂把这件事揽在身上,到时候想甩也甩不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