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74章 贵人
  第1074章 贵人

  顾轻舟等待着卓家的人登门。

  不成想,等了半天,把卓家的三少爷给等来了。

  这位三少虽跋扈,见到了顾轻舟,还是客气恭敬,一副绅士做派。

  “顾小姐,卓府卓祁,冒昧打扰了。”卓三先自报了家门。

  顾轻舟秀眉微拧。

  她顿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她看了眼司行霈,司行霈则是看戏不怕台高,双眸亮晶晶的,恶主意又在汩汩冒泡了。

  顾轻舟伸手到他后背,不着痕迹掐了他一把。

  司行霈端正神色,没有捣乱。

  “家父戎事繁忙,特意派我来请顾小姐,去寒舍诊脉。”卓三继续道。

  顾轻舟不动声色,笑问:“贵府是谁病了?”

  “是祖母。”卓三说。

  顾轻舟恍然大悟般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应了另一个人的邀请。”

  卓三就知道,她说的是老五。

  老五那个小畜生,居然敢趁着他不在家占了个大便宜,真应该毙了他。

  可惜,父亲不会容许他胡乱杀兄弟。哪怕是杀人,也要面面俱到,不露痕迹。

  “顾小姐,那是我家五弟,请的是同一件事。”卓三赔笑道。

  顾轻舟却摇摇头:“对我而言,并非同一件事。”

  卓三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。

  这女人给脸不要脸。

  此刻的他,脑子还是清楚的,知晓祖母的病是最重要的,父亲吩咐下来的话,是请到顾小姐。

  请不到,就是他无能。

  他卓三是家里的小狮子,其他兄弟都是野狗走兽,将来是要被他吞掉的。

  如果他无能,他小狮子的地位就要动摇了。

  “顾小姐,请您慈悲,我祖母在床上已经快没了气,您救人一命吧。”卓三道,仍是笑着,笑容干巴巴的,聊胜于无。

  顾轻舟直视了他的眼睛,说:“卓少帅,假如你真的在乎你祖母的病,这会儿就该依照医生的话,遵从医者的怪癖。

  我这个人,就是一根筋。一病不能劳烦二请。卓五少请了我,如果他不来,我就当他没请,这个病我不管了。”

  顾轻舟对兄弟之争太熟悉了。

  当初她和秦筝筝的三个女儿,不也是你死我活的吗?

  那时候,她也常常遇到贵人。

  偶然想起来,顾轻舟很感激那时候帮助过她的人。

  如今,她是卓五少的贵人。

  卓五少先找到了她,这是他的机会,他也成功邀请了她。

  可如果她现在跟着三少进了卓家,这份功劳就跟卓五少没关系了。

  自己的成功,半路被人劫走,以己度人,肯定痛苦懊丧。

  既然如此,顾轻舟就要帮他一把。

  举手之劳。

  “顾小姐,你真是神医吗?”卓三少有点恼了。

  他还没有发火,一是不敢轻易得罪了神医,二是神医身边站着的男人比他高一个头,强壮结实,打他肯定跟拎小鸡一样。

  饶是他没有发火,语气不对,司行霈在旁边也闲闲开口了:“卓三,你慢慢说话!说话之前你考虑清楚了,接下来的话,说得说不得?”

  卓三心中明白,卓大帅还是要请顾小姐的。

  一旦得罪了顾轻舟,卓三吃罪不起,比请不到她更叫父亲恼火,到时候他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“好,神医好大的架子,招惹不起!”卓三少怒道。

  他转身,气哄哄走了。

  下楼之后,他开始思考,如何回家交差。

  说顾小姐不愿意来?可老五早已提过,顾小姐愿意问诊的,父亲不相信的话,派了老五来请,这位顾小姐再一去,就彻底让卓三傻眼。

  说顾小姐离开了?父亲派个人来一查,也就知道顾小姐在这里。

  这位顾小姐,是司家大少帅的妻子,虽然这中间有些不光彩的事,可她身边的那名高大男子,就是司少帅。

  这女人,卓三还真有点不敢惹。

  请不动,又惹不起!

  “怎么办呢?”卓三踌躇了。

  跟在他身边的副官,开始给他出主意了。

  “三少,既然顾小姐那边没办法活泛,何不去找五少?”副官低声耳语。

  卓三心中一动。

  他先回去告诉老五,然后让老五前来,他跟在老五身边。

  这样,顾小姐不好再拒绝,卓三跟他们同进同出。

  只要顾小姐和他一起踏入了门槛,就是他的功劳了。

  老五还敢不从吗?打不死他。

  “不错,不错!”卓三笑道,“此计甚好!”

  他当即回家,去找卓五了,准备避开父亲。

  就在他离开不久,一直不露面的叶督军,终于回到了饭店。

  司行霈问他:“温柔乡里快活吗?”

  叶督军难得不自在。

  “我刚听到消息,说卓大帅找轻舟?”叶督军转移了话题。

  顾轻舟就把卓家的闹剧,告诉了叶督军。

  她道:“那个卓三,连女人都打,我绝不叫他占我的便宜。”

  叶督军哈哈笑起来,说:“卓家那些事,没一件干净。这样吧,我给大帅府打个电话,你亲自跟卓大帅说,如何?”

  顾轻舟略微沉思,点头说好。

  叶督军拨通了电话,让转接到卓大帅的府上。

  不过几分钟,卓大帅来接听了。

  叶督军跟他寒暄了几句,就提到了老夫人的病情,叶督军先是一番慰问,才说起神医顾轻舟。

  然后,他道:“大帅,你府上做事怎么感觉不着调?神医不高兴了。”

 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。

  叶督军回了几句,就把话筒给了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喂了声。

  中年男人的声音传过来,道:“神医,是否犬子鲁莽惹了您?”

  “这倒不是,只是觉得贵府的五少帅无礼。既是他请了我,怎么他不来,还非要换个打女人的家伙过来?”顾轻舟道。

  卓大帅微讶:“打女人?”

  “可不是?前天就在我们下榻的饭店餐厅,他把一位小姐打得半死,我可是有点怕他。我不怪他冒昧登门,我只怪五少失信与我。”顾轻舟说到这里,声音里带了点笑意。

  她是个年轻女人,再怎么抱怨,都有点娇憨的意思。

  卓大帅心中全明白了。

  这位神医,被老五笼络住了,人家只认老五,不认老三。

  至于老三打女人,卓大帅没往心里去,他没感觉这是大事。

  “顾小姐,你莫要生气,我这就让老五去给你赔罪。”卓大帅道。

  正好这个时候,卓三少回到了大帅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