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76章 对弈
  第1076章 对弈

  卓五之所以震惊,因为他想起从头到尾,都没人说过老夫人的病情。

  他去请,没具体提到,因为尚未开腔,她就答应了。

  她既然答应的时候都不问病情,等卓三去请的时候,她拒绝了,自然更加不会问了。

  一路到了卓家,老夫人又睡着了。

  这些,全是靠她诊脉所得,如此精准,足见她的厉害。

  卓五时常听人说过,神医如何了得,却从未亲眼所见。

  等他发现,这位神医不像其他大夫,问了半天还要思考半天,最后给出模糊不清的诊断,他就越发敬佩。

  普通人不常跟中医接触,他也是初次开了眼界了。

  “顾神医,请您妙手回春!”卓五连忙道。

  顾轻舟颔首:“我既然来了,自然要治好老夫人的。”

  他们一行出发。

  她跟卓五差不多的年纪,卓五在她面前却不怎么敢喘气,更不敢把她当同龄的女郎看待。

  他恭恭敬敬跟随着。

  顾轻舟却开了口,因为走到外书房要十几分钟,一路沉默着,挺奇怪的。

  她随口问了句:“卓少从小就在庐州长大么?”

  “不是的,我们家以前在寿阳,我七八岁的时候才搬到庐州。”卓五道。

  顾轻舟心中一动。

  她想,冥冥中真的有点因缘。她就是听了司行霈说寿阳城墙的事,才想起到北平游玩。

  不成想,正好碰到了原籍寿阳的老夫人生病。

  因果全在一起,怎么都能相连,让顾轻舟略感惊讶。

  “......你看过城墙吗?”顾轻舟问他。

  卓五道:“老城墙吗?早已被炸毁了,不顶用的。那个城墙不结实,如今推了重建了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不是有千年的历史吗?”

  卓五微微沉默。

  片刻之后,他才道:“顾小姐,当前世道,人都保不住,别说古城墙了。”

  顾轻舟心中一震。

  她下意识停了脚步,看着卓五。

  她是没想到,这人竟是很有思想和抱负的,可惜全耗费在内斗里了。

  顾轻舟不再说什么。

  回到了外书房,叶督军和司行霈正在联手攻击卓大帅,言语之间越发刻薄了。

  顾轻舟进来,他们才打住了话题。

  “大帅,老夫人是内风,就是有点类似小儿慢惊,不难治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卓大帅心中轻松了不少,道:“神医说容易治疗,我就放心了。神医,老夫人的病是因何而起?”

  “她老人家是吃素的吧?”顾轻舟问。

  卓大帅点头:“神医果然医术了得,这都能知道,老夫人是常年吃素。”

  “她老人家年纪大了,脾胃功能大不如从前,又是常年吃素,导致肝气疏泄太厉害,反而犯了脾胃,导致脾胃受损。

  她这个病症,中医的学名叫‘肝木乘脾土’,就是脾胃上的问题。这种治疗的话,一般很难用药。

  如今我取个巧,用治疗小儿慢惊的药方,要治疗此病,保准老夫人半个月内恢复七八成。”

  卓大帅知道,顾小姐的神医并非噱头,而是真才实学,也知道她用药奇思大胆。

  老夫人的病,医院治疗效果不佳,肯定有她自身的问题。

  用不同寻常的办法,才能治愈。

  “多谢顾小姐。”卓大帅道。

  顾轻舟颔首。

  她伏案,先开了梳理肝气的六君、柴胡、升麻等药物,又开了补中益气汤,让每日服用。

  “半个月后,我再来复诊。”顾轻舟道,“先吃药。”

  卓大帅随手交给了站在旁边的儿子卓五,道:“你去抓药,记得神医的吩咐。”

  卓五大喜,急忙去了。

  卓大帅又问了些忌口的问题,顾轻舟一一和他说明。

  差不多说清楚了,卓大帅留顾轻舟等人吃午膳。

  司行霈就趁机道:“我们想去宫里看看,还请大帅行个方便。”

  “好说,好说。”卓大帅笑道,“你们还想去哪里?我让副官长带着你们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大帅,您给我们开个手谕吧,亲自带领倒是不必。”

  他们两口子游玩,不见得非要带条尾巴,卓大帅心中明了,谁还没年轻过?

  他也是痛快的脾气,当即写了手谕,交给司行霈。

  卓五去抓药之后,又亲自熬药,恭恭敬敬送到了老夫人跟前。

  恰好老夫人醒了,瞧见是他,就问:“你是小五吧?”

  家里的孙子太多了,每次来,那些孩子都叽叽咋咋的,极力讨好她,导致她厌烦透顶。

  对于小五,她也不是记得,是因为听人说小五被小三儿打了。

  如今卓五还是鼻青脸肿的,老夫人一瞧就知道是他。

  “是,祖母。这是神医开的药,您趁热喝。”卓五道。

  老夫人道:“哦,神医来了?”

  一旁的女佣笑道:“老夫人,是五少亲自去请来的。”

  老夫人道:“好孩子,知道你孝顺。”

  喝了药,卓五就退了出去,并未久留。

  老夫人让人去请神医,女佣说神医已经走了。

  “你之前特意说,是小五请了神医来,这是个什么典故?”老夫人问女佣。

  她老人家心中透彻,虽然没念过书,也没什么大文化,可家里这些人献媚时间长了,她是把任何事都看在眼里,心如明镜。

  女佣就笑着,把老三和老五的事,告诉了老夫人。

  明明是五少先找到的,结果被三少截胡。

  “报应。”老夫人淡淡道,“那个小三儿,如今是越发不招人疼了。”

  女佣不敢应答。

  老夫人感觉,三少最近的势头太猛,把全家的兄弟都压得喘不过气。她老人家不喜,就刻意提拔五少。

  吃了顾轻舟的药,老夫人前两天还是发作。

  发作起来心中明白,可又是眨眼又是摇头,手脚停不住,难受极了。

  心里越清楚,难受就越厉害。

  她耐心等了。

  到了第四天,她没发作了,当然手脚还微微发颤。

  老夫人大喜。

  卓家上下就都知道,老夫人的病也慢慢痊愈了。

  “都是小五孝顺,若不是他寻到了神医,又细心照顾,哪有我的好?”老夫人对卓大帅道。

  卓大帅就明白,老三和老五是正式扛上了。

  这两个儿子,倒要看看谁更有能耐。

  “是,小五不错。”卓大帅道。

  大帅府内外里立马全知道了,卓五有了老夫人做靠山,就连大帅也夸赞他。

  卓三一番做作,反而没落下半点好,成了府上的笑柄。

  大家也不敢明着笑,毕竟卓三尚未失势。

  棋局重新开始,对弈的人是卓三和卓五,其他人全在冷眼旁观。

  这是后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