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85章 烫手山芋
  第1085章 烫手山芋

  平野夫人回来后,顾轻舟早上就去拜访了她。

  她回了趟日本,回来后面颊微微红润,倒像是年轻了几岁。

  “额娘走了这些日子,太原府就辛苦你和长亭了。”平野夫人拉住了顾轻舟的手。

  然后,她又送了一串风铃给顾轻舟,是她从日本带回来的。

  顾轻舟道谢:“我没出什么力气,还是管那些账目。其他的事,我都不知道,都是靠着长亭。”

  平野夫人微笑。

  顾轻舟就问她:“夫人,我们还要住在太原府吗?”

  平野夫人不解:“不住在这里,我们去哪里?”

  “这是叶督军聘请将军时给的院子,将军已经去世了,难道我们还要住着?”顾轻舟问。

  平野夫人笑道:“叶督军会给我们的。”

  “怎么给?”

  “额娘自然有办法。”平野夫人笑道。

  顾轻舟直接问:“是借助我跟叶家的关系,求叶督军吗?”

  平野夫人丝毫不动怒,笑道:“轻舟,你额娘是如此没有志气的人吗?”

  顾轻舟抿唇微笑了下。

  志气这个词,用在平野夫人身上,总感觉有点别扭。

  和平野夫人见完了,她就去了趟隔壁的叶督军府。

  叶督军不在家,他的两名参谋正在研制一张新的地形图,顾轻舟进来就被请到了外头的小客厅。

  参谋知道她和叶督军府的关系,不敢轻待了她,出来和她闲聊。

  “......平野夫人,她找督军说了什么?”顾轻舟问。

  顾轻舟没指望参谋知道,不成想此事并非秘密。

  参谋告诉顾轻舟:“司太太,日本军部给我们的军火研究所支援了四名专家,条件是合伙建一处军工厂,钢铁和煤由他们买,地也是他们租。

  督军已经同意了,建工厂的钱由平野夫人出,她如今算是军部的遗孀,日本人愿意支持她。”

  顾轻舟微微蹙眉:“把军工厂建在山西?这样是不是与虎谋皮?”

  “督军已经做了万全准备,这点司太太放心。”参谋笑道。

  顾轻舟心想:平野夫人当年从宫里逃走时,肯定是带走了无数的财产。

  她为了在山西站稳脚跟,图的就是山西的战略地理,肯花大钱。

  从军事上说,山西的地理位置实在太重要了,而日本人根本无法插足。

  军工厂的事,叶督军到底是胜券在握,还是火中取栗?

  顾轻舟不能对山西的军事指手画脚,别说她,就是司行霈也没有半句说话的资格。

  知道了平野夫人的依仗,顾轻舟略微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她离开时,遇到了叶督军回来。

  见她心事重重的,叶督军问:“怎么,有事吗?”

  顾轻舟摇摇头。

  摇头之后,她又想起什么,问叶督军:“督军,真的要跟日本军部合伙开军工厂?”

  叶督军笑道:“工厂开在我的地盘,除了技术人员和专家,其他都是我的人,怕什么?”

  地盘是自己的,人也是自己的,对方极少数的人,不值一提。

  顾轻舟说:“你知道平野夫人的意图,她肯定是藏了后招。”

  “从来富贵险中求。”叶督军道,“打仗就会有胜败。”

  他这一席话,彻底宽慰了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督军,我做事总是求胜,您点醒了我。”

  她也就放下了心。

  叶督军道:“你还年轻,如此谨慎和好胜是好事。”

  顿了下,他又对顾轻舟道,“你忙不忙?”

  “不忙。”

  “那你过来,我跟你说几句私事。”叶督军道。

  顾轻舟哦了声,跟着叶督军折回了他的外书房。

  副官上了茶。

  叶督军先喝了两口香茗,茶水氤氲的水汽,在他面前缭绕。

  他半晌才道:“阿姗和阿妩都不喜欢方小姐,上次她们千方百计赶走方小姐,我没有和她们计较。”

  顾轻舟就明白了。

  她没吱声,也端起茶喝了一口,任由清香的茶水在喉间流过,一路流淌到了心田。

  “......若我想跟方小姐订婚,我应该如何向我的女儿们开口?”叶督军问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踌躇了起来。

  叶督军也沉默。

  顾轻舟道:“督军,您打算何时跟方小姐求婚?”

  叶督军道:“我也就是打个比方。”

  顾轻舟想了想,怎么最近走到哪里,都有感情问题?

  她正在想,不成想叶督军突然用一种很亲切的口吻叫她:“轻舟......”

  顾轻舟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她道:“督军,您别这样亲热叫我,总感觉你下一秒就要卖了我似的。”

  叶督军失笑。

  “我是认真在说,轻舟。”叶督军道,“你和司行霈,说像我的儿女不恰当,那就算是年幼的弟弟和弟媳妇。

  咱们两家,比较亲近了,我也想当你们的老大哥。如此熟悉,我们也就不说客套话。

  阿妩和阿姗跟我隔膜得厉害,跟你很亲近,此事你能否帮我办了?阿妩还好说,阿姗原本就讨厌方小姐,如今她又......”

  顾轻舟就知道,弟媳妇不是好当的,亲情不是随便给的。

  叶督军一开口,那么亲热呼唤她,就是为了扔如此烫手的山芋给她。

  这非要把顾轻舟烫伤不可。

  叶姗的脾气耿直,她和顾轻舟之间,也无叶妩那样的亲昵。

  “督军,我只怕......”顾轻舟想要推辞。

  叶督军却道:“也不用着急这一时,你找个机会再说。我至少要等六姨太肚子里的孩子落地,才会跟方小姐求婚。”

  “那好,我先接下来,万一真不成,我就不干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这个时候的顾轻舟,大概是想不到,她最终还是没干成这件事。

  不是因为她,而是因为叶姗。

  离开了督军府,顾轻舟准备回家,结果一出门就被高桥荀拦住了。

  高桥荀邀请顾轻舟去喝咖啡。

  顾轻舟想到,他不到半年重新回到太原府,肯定跟平野夫人这次的计划有关,她想要询问点什么。

  “快到饭点了,我们去吃饭吧。”顾轻舟用日语道,虽然她的日语很蹩脚。

  高桥荀无心挑剔,道:“好,先去吃饭。”

  太原府也有日本馆子。

  高桥荀带着顾轻舟下了日本馆子,两个人进了包间。

  顾轻舟坐不惯,索性把腿盘起来,就当坐在炕上。

  “你这次回来,是做什么?放弃了学业重新无所事事,还是已经找到了事业?”顾轻舟问高桥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