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90章 亲情
  第1090章 亲情

  顾轻舟有个两全之策,虽然并不高明。

  她告诉司行霈:“我可以抱着玉藻,算是玉藻出席了葬礼。”

  司行霈一听,脸色更难看。

  “如此,你的地位呢?”司行霈发怒了,“这算是狗屁两全?明明就是牺牲你。”

  顾轻舟说:“我不在乎,你们都体面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司行霈冷笑道:“你抱玉藻去,是当司慕的寡妇吗?”

  顾轻舟没想到,他突然就如此翻脸了。

  心中微凛,顾轻舟呼出来的气,有点冷。

  “你又不是真的顾轻舟,他真正的未婚妻顾轻舟早年就夭折了。”司行霈继续道。

  “可我也不是颜小姐。”顾轻舟说,“新加坡华侨,只是你捏造的身份,我更加不是了。”

  想到这里,司行霈毫无预兆就投降了。

  他一把搂住了她。

  每次提到她的身份,司行霈就很心疼。心疼她如此好胜,到头来却根本无面目见人。

  作为他的丈夫,他没有做到最好。

  当初就不应该听督军的话,弄什么假身份,直接结婚就好了。

  “什么都不要了,两全之策更是要不得,你就是司太太。”司行霈道,“否则,我不会参加的。”

  顾轻舟依偎在他的怀里,心中的那点冰凉,被他胸膛的温热驱散。

  她从不害怕。

  走到了这一步时,顾轻舟需比任何人都坦荡,才能面对各种目光。

  她道:“嗯,什么都不要了。”

  再也不需要策略了,也不需要脸面了。

  他们俩没有离开。

  翌日清早,颜太太生怕他们俩要走,亲自带了佣人过来。

  佣人手里,捧了两套孝服。

  “换上吧。”颜太太道,然后亲自帮顾轻舟穿。

  穿好了,颜太太为她整理衣襟,低声道:“司家的儿媳妇,堂堂正正的,没什么值得遮掩。”

  顾轻舟心中一热,叫了声姆妈。

  颜太太又把一朵小白花,别在她的头发上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轻舟,咱们去灵堂吧。”

  司行霈也穿戴整齐了。

  到了灵堂,司琼枝也换好了孝服,跪着烧纸。

  顾轻舟先踏入,司行霈在她身后,抱着同样白衣的玉藻。

  玉藻趴在司行霈结实的肩头,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好奇东看西看,一只小小胳膊还搂紧了司行霈的脖子,两个人很亲昵。

  司督军看到了他们。

  这是一家人。

  司督军恍惚觉得:儿子已经成家立业,为司家添了后代,他作为父亲并非完全的失败。

  他失去了很多,可他还有儿女。

  他眼眶微湿,落下两行老泪。

  尚未有祭拜的人登门,灵堂冷冷清清的。

  “阿爸。”顾轻舟上前,叫了司督军。

  司督军只是点点头,撇过脸擦泪。

  颜家众人上香,然后留下来帮衬五姨太管事。

  顾轻舟还跪在灵前,和司琼枝一起烧纸,司行霈则始终没有下跪。

  陆陆续续有人来,看到顾轻舟,绝大多数是认识的,心中纳罕,不知该如何称呼她。

  “真没想到,还能在司家看到她。”众人都在心中想到。

  “她现在是大少奶奶,还是二少奶奶?”也有人问。

  很快,众人就知道了答案,因为每次上香之后,都有佣人在旁边,道:“大少帅和大少奶奶答谢,三小姐答谢。”

  她是大少奶奶。

  这是灵堂,他们也不便说什么,客客气气安慰了家属,就去旁处喝茶。

  人在督军府,大家尽管都憋得要死,却没人多嘴去议论。

  三天的葬礼,顾轻舟累得瘦了好几圈。

  司夫人出殡之后,督军府一下子就空了。

  司督军身体不太舒服。

  司琼枝也病倒了。

  就连五姨太,也感染了热感冒,又是咳嗽又是喷嚏的,都不能见人。

  司琼枝和五姨太去了医院,司督军不肯去,非要住在家里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来告辞,司督军道:“再住两天吧,你们也没必要着急赶回去。”

  他说罢,就阖眼打盹,几乎是连睁开眼的力气也没有。

  同时,他又低声吩咐司行霈,让他去处理岳城军中的一些事。

  这些事堆起来,没个十来天是打理不清楚,这些都应该是司督军每个月回来做的,却全部积累到了如今。

  岳城也是司行霈的心血。

  既然有军务,司督军又实在没办法处理,司行霈道:“您安心修养吧,都交给我。”

  司夫人的葬礼,司行霈从头到尾都没有跪下磕头的。

  他能留下来参加,司督军已然很感激了,司琼枝也很感动,更是无人敢挑刺。

  顾轻舟则是很虔诚,祭拜了死者。至于死者是谁,她刻意不去多想,毕竟她跟司夫人也无仇。

  司行霈去了前院召见军官,顾轻舟就在后院照顾司督军。

  “督军,您想吃什么吗?”顾轻舟问,“我给您做点吃的吧。”

  司督军道:“嗯,你随便做点。”

  顾轻舟只是随口一说的,她根本不会下厨,不成想司督军接话了。

  他这几天都没胃口。

  顾轻舟就知道,他不是想吃东西,只是想吃顾轻舟做的。

  这里头的亲情,才能慰藉他。

  明白了这个道理,顾轻舟就只得硬着头皮上了。

  厨子对这位少夫人,有点害怕又有点好奇,愣愣站在旁边。

  厨子发愣,帮工的厨娘也不知所措,顾轻舟就无从下手了。

  她看了眼大灶上的东西,满目琳琅,什么都有,她的头一下子就两个大,只差要发疯。

  清了清嗓子,顾轻舟问:“督军这几天能吃什么?”

  厨子厨娘一块儿回神。

  他们小心翼翼道:“督军肠胃不好,要清淡一点的,米粥就使得。”

  顾轻舟松了口气。

  米粥她还是会的。

  然而,米在哪里,哪个锅是熬粥的,用哪个炉子熬,放多少水,要熬煮多久?

  厨子这时候,就看出了这位少夫人不通家务事,急忙上来道:“少夫人,我帮您洗米。”

  米洗好了,厨子又在旁边,委婉告诉顾轻舟用什么锅来熬煮。

  厨房的锅灶实在太多了。

  这点小事,顾轻舟经过了最开始的茫然,就慢条斯理做熟了,也能应付自如。

  炉火慢慢熬粥,顾轻舟又问厨子:“用什么小菜佐粥?”

  “鲜菇菜心,这是督军爱吃的。”厨子道。

  顾轻舟就着手忙碌。

  她在忙忙碌碌中,不知有个人悄无声息站在她身后,静静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