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95章 铃铛
  

第1095章 铃铛



  登门拜访,先得打个电话。

  顾轻舟打通了康家的电话,转到了姑奶奶康芝的院子里。

  “我们想去看看二宝,还有王家四太太......”顾轻舟解释道。

  康芝比秦纱小十岁,在秦纱最出名的那些年,康芝还是几岁的小奶娃娃,后来秦纱就离开了太原。她只是听说过秦纱,却没怎么跟秦纱接触。

  听闻他们要来,康芝很是欢迎:“我在家里等候着。”

  众人就去了康家。

  康芝在大门口迎接他们。

  其他都是熟人,独独对秦纱很好奇,故而康芝的视线,只落在秦纱身上。

  秦纱穿着一件天水碧的旗袍,清淡的颜色,丝毫不能遮掩她的艳丽。

  她上了年纪,仍有万种风情。

  康家姑奶奶估量着,只感觉秦纱的风采比自己还好,顿时就有点羡慕。

  秦纱装扮得很普通,有点不同的是,她围了一条雪色披肩,披肩两头的流苏上,各自缀了小小的金铃铛。

  她行走间,铃铛轻轻作响,有点张扬。

  这跟她的外貌不同。

  “这样太不得体了,除了那些舞娘,谁在身上系铃铛?”康芝想。

  她还没见过如此打扮的。

  不过,康芝又想:“秦纱是从国外回来的,这也许就是他们的时髦派?”

  总之,秦纱那一步一响的披肩,让康芝心中挺意外的。

  顾轻舟则和司行霈对视了一眼。

  两人的视线里,都看到了诧异。顾轻舟冲司行霈使了个眼色,让他不要声张。

  司行霈就表情不变。

  走在他们身后的程渝,没有他们俩如此沉稳,挤上前来好奇问:“她那个披肩是从哪里拿出来的?”

  秦纱的披肩,是刚刚下车才围上的,并非一直都在。

  “一直响呢。她这是给康家姑奶奶示威还是干嘛?”程渝又问。

  顾轻舟回眸,低声对她道:“不是。”

  “那是为何?”

  “我也不知,你暂时别多嘴,回头看我的眼色行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程渝点点头。

  秦纱已经和康芝寒暄上了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,很是热络。

  一扬手,秦纱披肩上的小金铃铛就叮铃铃作响,声音不大,刚够清脆的,丝毫不刺耳。

  康芝问:“王太太,您这装饰是哪里来的?太原还没有如此心潮的装饰品。”

  秦纱笑道:“我就是胡闹着玩。我今天穿得太素净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转移了话题,问起了康家的姑爷朴航:“姑爷身上好点了吗?”

  康芝的注意力立马转移,用心回答秦纱的问题,再也没闲心去考虑其他了。

  朴航的问题很敏感,康芝不想说错半句。

  “......游川说,他跟姑爷好像还有点生意往来。”秦纱笑道,“是有这么回事吗?”

  康芝略有点紧张:“是吗?”

  秦纱道:“他也就是随口说说的。”

  她故意不让康芝难做。

  康芝慢慢透出一口气,心想秦纱挺厚道的,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。如此一来,秦纱装饰上的不妥,康芝也没放在心上了。

  康芝请他们到了她自己的院子。

  秦纱问:“姑爷今天在家?”

  康芝笑道:“他烦透了我们,早已不住在家里,在郊外的庄子上静养。”

  这话,是对秦纱和程渝说的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两口子,都知道朴航是被软禁了起来。

  秦纱眼珠子略微一转,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顾轻舟始终态度温和,康芝和她寒暄,她也略微应合。

  直到秦纱主动开口,笑问康芝:“二宝是不是在贵府?”

  康芝好奇看了眼她:“您也认识二宝?”

  “我曾经在江南小住过,二宝和轻舟都是我养大的孩子。”秦纱道。

  康芝震惊。

  顾轻舟立马笑出声,道:“师父,你不必如此的。就算你不这么说,姑奶奶也不会觉得我和二宝是孤儿。”

  然后,顾轻舟对康芝道,“我曾经跟王太太学过两年钢琴和舞蹈,她也在我们庄子上小住了两年多。

  她一直对我和二宝很好,不过二宝跟她不熟。哪怕如此,师父也将我和二宝视如己出。”

  康芝心中就有数了。

  秦纱跟顾轻舟只有两年的交情,而且那两年里,她和二宝也不熟。

  “她突然如此说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康芝想。

  康芝和顾轻舟接触过,知晓顾轻舟的能耐,故而她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求助之意很明显了。

  顾轻舟却没有看她。

  秦纱笑了,对顾轻舟道:“你还是从前的脾气,什么都要说得清清楚楚的。如此挺伤感情的。”

  顾轻舟也微笑:“师父,咱们回家再说这些吧。”

  秦纱颔首。

  她端起茶,慢慢喝了一口。

  润了嗓子之后,她对康芝道:“我好久没见二宝了,带我去看看他吧?”

  康芝又看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笑着对康芝道:“姑奶奶,我和司师座过来,也是想看看二宝的,要不然岂敢打扰?”

  一直沉默的司行霈,此刻也开口了:“二宝辛苦贵府照料。”

  “别客气,二宝以后就是康家的女婿。”康芝道。

  话已经点明了。

  秦纱做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:“竟有如此好事?我倒是不知道。这样一来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康芝笑笑,派人去请二宝。

  康晗陪同着二宝,到了康芝的院子。

  秦纱站起身,往前走了几步,金铃铛叮叮当当的作响。

  二宝的脚步却是一停,大喜道:“师姐!”

  顾轻舟微讶。

  司行霈和程渝一起看了眼顾轻舟。

  秦纱挡在门口,二宝被康晗拉着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二宝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张姨。”秦纱开口,同时手腕微抬,轻轻撩拨了下碎发。

  她一扬手,又是一串铃声。

  顾轻舟心中恍然大悟。

  想明白了秦纱的意思,顾轻舟眼眸微沉。

  她微微抿唇。

  二宝则想了半晌,最终道:“我想起来了,张姨给我做衣裳。”

  秦纱微笑:“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,居然还记得!我还以为,你跟你师姐一样狼心狗肺呢。”

  她随时随地控诉顾轻舟没有对她愚孝。

  顾轻舟的理智和冷静,就好像是亏欠了她的。

  顾轻舟不动声色,仍是装作没听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