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96章 合谋
  

第1096章 合谋



  见过了二宝,康芝安排午膳,招待了众人。

  顾轻舟对康家有恩,听闻是顾小姐带着丈夫来了,康家三个房头都有人来作陪。

  康暖和康昱兄妹也到了。

  午饭很热闹。

  饭后,姑奶奶叫人上了茶点,就悄声对顾轻舟道:“司太太,老太爷想见见您。”

  顾轻舟起身。

  司行霈道:“我也要去拜见老太爷,否则太失礼了。”

  康芝略微踌躇了下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姑奶奶别为难,我们两口子是没有秘密的。”

  告诉了顾轻舟什么,就等于是告诉了司行霈,没必要避开他。

  康芝笑道:“那好,司师座、司太太请。”

  三人穿过了抄手游廊,就到了后面的小院。

  小院种满翠竹,这个时节竹子亭亭,风过就有簌簌响声。

  满眸翠绿,庭院越发幽静。

  顾轻舟一边走,心中思考着秦纱的种种。

  绕过两处小院落,就到了康老太爷的院子了。

  康老太爷最近很忙碌,精神倒也不错。女婿倒了之后,他就在家中挑选合适的孙子,帮衬他的女儿康芝,管理庞大家业。

  很多事,他需得亲力亲为,还要教导孙儿,他有点力不从心。

  “好些日子也不见司太太了。”康老太爷道,“忙些什么呢?”

  顾轻舟道:“太多事了。”

  康老太爷道:“我听说你婆婆去世了......”

  顾轻舟立马就沉默。

  司行霈道:“老太爷,您误会了,那不是我妈。”

  康老太爷是成了精的老人家,大家族的恩恩怨怨,他通透得很。继子女和继母的感情,一言难尽。

  看司行霈的反应,哪怕是司夫人死了,也不肯叫她一声妈,说明司夫人那个继母做得不得人心。

  如此,康老太爷就转移了话题:“司师座最近常在北边?”

  “常在。”司行霈道,“我太太到了太原府,康家多有照顾她,更是肯把闺女许配给二宝,我很感激,故而特意前来问安。”

  康老太爷笑了笑,说司师座客气了。

  闲话了几句,康老太爷复又看向了顾轻舟,道:“被朴航藏起来的钱,还有一小部分没找到。单单那么一部分,也是庞大的数目,我们很想要寻到它。”

  顾轻舟有点诧异。

  这种事,康老太爷肯定能应对的,怎么会跟顾轻舟说?

  不可能如此小事也麻烦顾轻舟的。

  “......老太爷,您有事就直接告诉我,我听着呢。”顾轻舟绕开了弯弯曲曲,直接问。

  康老太爷看了眼司行霈。

  康芝笑道:“爹,司太太和司师座感情好,您对司太太说了什么,司师座是不会传出去的。”

  康老太爷颔首。

  沉吟了下,康老太爷道:“司太太,如果您不来,我们也想去找您。您是平野夫人的女儿,对吧?”

  平野夫人把顾轻舟介绍给保皇党成员,顾轻舟就是他们的“公主”。

  她这个身份,并不安全,只是太原府有司行霈的密探,也有叶督军的,还有顾轻舟自己的,他们都会保护她。

  故而顾轻舟出入自如,身边没发生什么意外之事。

  可危险还是存在的。

  顾轻舟这个身份,也并非每个人都清楚,消息几乎封锁在了太原府。

  康家乃是太原世族之一,他们家财力丰厚,消息也灵通。

  康老太爷点明,顾轻舟不否认:“是。”

  “我知道保皇党。”老太爷道,“此前军阀混战,保皇党比起那些军阀,并没有什么伤天害理之事,我们康家素来是中立的,不跟保皇党有什么冲突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:“我明白的。朴航和保皇党有点勾结,这个我也知道。”

  明白人说话,字字句句都很清楚,康老太爷不再遮掩:“最近保皇党的人,想要找到朴航,将他救出去。

  他们图的,无非就是朴航手里藏起来的那些钱。那不是一笔小数目,康家是不会让给保皇党的。

  假如非要闹起来,就算是宣战了。保皇党来了一次,我姑且卖个面子给平野夫人。这次呢,就是想请司太太帮我们传个话。”

  保皇党来了一次,惹恼了康老太爷。

  康老太爷没有发火,当然不是卖面子给平野夫人,而是卖面子给顾轻舟。

  他不知道顾轻舟和保皇党的矛盾。

  康家对此事深恶痛绝,对朴航也是下定了决心要除掉的,如今就等着他口中吐出藏钱的下落。

  顾轻舟的脑子,把所有事前前后后过了一遍,就有了个主意。

  她对康老太爷道:“去找平野夫人是无用的,她说不定还想劝康家入伙。”

  康芝在旁边道:“司太太,我们康家从来没吃过清廷的饭。当然,我们也没吃过革命党的饭。天下局势如此混乱,不管是复辟的统一还是革命的统一,我们都欢迎。

  所以,我们不会入保皇党的伙。若是平野夫人容不下中间派,那我们就投靠革命党好了。这话,哪怕是平野夫人来问,我也是如此说。”

  因为朴航,让康芝对保皇党也憎恨了起来。

  顾轻舟让康芝稍安勿躁。

  她和平野夫人的恩怨,是不好对外人言的,康芝和康老太爷把她当保皇党的核心,顾轻舟有苦难言。

  “我的师弟养在康家,我就永远都是康家的挚友。”顾轻舟道,“姑奶奶误会了我的意思,我不是怕平野夫人,而是想说,没必要告诉她。”

  康老太爷听出了弦外之音:“我们私下里解决?”

  “是,不是你们和保皇党,而是我们和保皇党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就看了眼她。

  这么短的时间,顾轻舟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,并且想出了办法。

  司行霈钦佩这个女人。

  很多时候,顾轻舟在他面前爱哭爱闹还馋嘴,像个小孩子。可一旦离开了他,她就像一只猎豹,敏捷、聪慧、狠辣。

  “我们?”康老太爷问,“我们要如何是好?”

  “我们要套出朴航藏起来的那笔钱,同时给保皇党以反击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康老太爷和康芝都很吃惊。

  然后,康芝就开口了:“轻舟,你不是......”

  不是保皇党的人吗,怎么会想着反击保皇党?

  她叫她轻舟,已然是把她当成了值得信任的人。

  “一言难尽。”顾轻舟淡淡道,“我对康家的友情,这点不虚假。”

  康芝和老太爷都点点头。

  顾轻舟对康家的情分,从未作假过,这点他们都很清楚。

  她是个值得信任的朋友,否则康家也不会把康晗许配给二宝的。

  “那我们如何反击?”康芝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