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97章 爱妻
  

第1097章 爱妻



  顾轻舟是偶然来的。

  若不是秦纱提议,她今天也不会来拜访康家。

  康家也没预料到她今天登门。

  两下都是凑巧。

  顾轻舟凑巧来了,康家凑巧提了保皇党的事。

  如此凑巧之下,他们居然商量出了一个计谋。

  “司太太,此事一旦办成,要我们如何酬谢你?”康老太爷笑道。

  他心中的担忧消失,取而代之是一点喜悦。

  他让佣人又上了热茶。

  顾轻舟端起茶,体面话就先放了出去,道:“二宝托付给康家,我很放心。这些小事,就算是我这个师姐替二宝做的。老太爷若是感谢我,就把这个情寄在二宝头上,将来多照顾他。”

  康老太爷和康芝都点头。

  事情说妥,顾轻舟和司行霈也要告辞。

  两人随着康芝出门,依旧回前面的餐厅。

  司行霈笑着对顾轻舟道:“轻舟,你如今很慷慨。”

  这话,康芝听懂了,她只是笑笑。

  顾轻舟道:“别胡说。”

  康芝道:“司师座没有说错,司太太的确很慷慨,康家都记得,不会忘记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姑奶奶,你别听他瞎说,我没那样的心思。”

  一番推辞,康芝不再说什么,顾轻舟却不太好意思起来。

  三个人回到了饭厅。

  秦纱正在跟二宝说话。

  她对二宝很关心,嘘寒问暖:“想你师父吗?你师父在哪里?”

  二宝很茫然。

  秦纱又问:“你师姐知道你师父的下落吗?”

  二宝还是茫然。

  顾轻舟就走过来,坐到了秦纱身边,笑道:“师父,您是想要找齐师父吗?我们都不知他的下落。假如您现在找到了,也告诉我们一声。”

  秦纱笑了笑:“的确是挺想念他的。那时候,他对我颇有一番情谊,你知道吗?”

  顾轻舟往秦纱脸上瞧了瞧。

  齐师父一直沉默寡言,不愿意与人接触。说他对秦纱有情,顾轻舟错愕。

  反正她是没看出来。

  “那还是不要见面的好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秦纱问:“为何?”

  “师父你已经嫁为人妇,而且嫁得这样好。若是再见面,齐师父仍是求而不得,岂不伤心?”顾轻舟道。

  顾轻舟记得,在岳城时,齐老四对贺市长家的小姨子很有点不同寻常。

  不过,那个薛莹如今下落不明。

  董晋轩和贺明轩想要杀顾轻舟,没有成功,反而是全被司行霈秘密干掉了。

  顾轻舟回到岳城的时候,再也没听说过那两家人的踪迹。

  秦纱这番话,未必是真的,却是别有用意。

  “你想得周到。”秦纱笑道。

  顾轻舟也微微一笑。

  饭后,众人告辞。

  送走了宾客,康芝回到了内院,去见了老太爷。

  “爹,顾神医跟保皇党的关系不好,你的担心可以放下了。”康芝笑盈盈对老太爷道。

  老太爷陡然听闻了保皇党内的秘密,知道了顾轻舟的身份,就很担心自家和二宝结亲,以后摆脱不掉。

  如今看顾轻舟的做派,康家就明白她和保皇党不是一条心。

  康老太爷道:“的确,顾神医心思通透,我们是白担心了。”

  康芝道:“她能想得通,如此甚好。保皇党看似颇有力量,但把这全天下的军阀都招安,岂是容易事?”

  “不错,你有远见。”康老太爷道,“我一个糟老头子,都知道民意不可违。想要冒险去复辟,死路一条。”

  “偏偏那些人不懂。”

  “哪里是不懂?他们是想要荣华富贵。一旦复辟成功,他们就是从龙之功,将来全有封赏。不是被权迷了心窍,又是什么?”老太爷道。

  康芝笑道:“爹,你说得对,那些人全是活该。”

  他们父女,心中早已定了主意。

  保皇党的事,绝不搀和。假如顾轻舟真的执意拉他们入伙,他们就要寡恩薄情,和顾轻舟姐弟断了来往。

  如今看顾轻舟的态度,她没有丝毫祸害康家之意,让康老太爷和康芝都感觉她难能可贵,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。

  “幸好她的心跟保皇党不统一,否则她对咱们家的恩情,咱们如何开得了口去拒绝?”康老太爷感叹道。

  康芝点点头。

  顾轻舟对康家的恩情是很重的,真要恩断义绝,说起来轻松,做起来可不容易。

  “爹,您说她到底是什么心思呢?”康芝又问。

  康老太爷想了想,末了也没得出结论。

  他对女儿道:“顾神医是什么人?她在江南的名声,显赫一时。只要明白她不会陷咱们家于不义,其他都随她。”

  康芝颔首同意。

  除此之外,她也想不到好的办法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等人,在康家大门口就分开了。

  二宝也送到了大门口。

  秦纱披肩上的小铃铛,不时响着,惹得二宝总想要靠近她。

  “师父,你去我们那边吗?”顾轻舟问秦纱。

  秦纱摇摇头:“你又不欢迎我,去了也是受气。”

  说罢,她就上了自己的汽车,直接回王家去了。

  王家是个庞大的家庭,如今没有了长辈,家中是王游川做主。

  秦纱娶进门,因得到了王游川父子的器重,她在王家颇有分量。再加上她言行举止都有度法,王家上下也挑不出毛病来。

  她一回家,直接去了王游川的书房。

  王游川去了公司。

  王家诸多生意,不好在家中办事,故而王游川买下一套办公楼,上下五层。

  他自己也在其中办事。

  每天下午五点,他都会准时回家。

  秦纱等了很久,王游川才回来。

  “怎样?”王游川问她。

  秦纱摇摇头:“没见到朴航。”

  “我就说了,朴航心情不好,躲着谁也不肯见的。”王游川道。

  王游川和朴航有点私底下的生意。

  那些生意,并非小数目。

  自从朴航出事,生意别说分红了,就是王游川的本钱也没有要回来。

  哪怕交情再深厚,那么一大笔钱,总得算清楚的。

  秦纱这些日子替王游川管理他的私账,看到了那笔买卖,就主动说去趟康家。

  她是女人家,去找朴航,见到了就说生意,没见到就说探望,既能处理好事情,又不至于闹得难看。

  这个主意不错,王游川一开始却是没答应。

  他不缺钱,那笔生意又是私账,更加不急。

  可秦纱好像迫不及待想展示她的才能,王游川和她新婚,几乎还是热血上头的时候,自然什么都答应她了。

  王游川想:“她只是想帮我,还能有别的什么目的吗?”

  当然不可能还有别的目的,王游川对爱妻万分信任。

  秦纱眼底,却闪过几分笑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