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098章 甜蜜
  

第1098章 甜蜜

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、程渝回到了家。

  下午的阳光明亮,透过玻璃窗落在客厅,满室辉煌。

  “有点热。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道:“要过夏天了,再过几天会更加热。”

  “一年了啊。”程渝很感叹。

  她是去年这个时节到太原府的。

  那时候的她,心中惶惑,一边担心司行霈不受自己的控制,一边担心母亲和弟弟的下落。

  她被金千鸿算计,差点丢掉了一条命,是顾轻舟救了她。

  那天,程渝对顾轻舟道:我这辈子都会效忠于你的。

  一转眼,那些令她沉痛的记忆都消失了,她学会了更加恣意的活法,她内心深处的本性全被司行霈给带了出来。

  “谁能想到呢?”程渝对顾轻舟道,“若不是遇到你和司行霈,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好。”

  “你现在很好吗?”司行霈问。

  程渝白了他一眼。

  她说得好,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,而是她自己的感受。

  快乐与否,只有她知道。

  如今的程渝,是很快乐的。曾经那些压在她身上的重担,全被她抛开了。

  这是她和司行霈、顾轻舟混久了的结果。

  当然,其他人可能觉得她堕落了。

  程渝不在乎。

  “顾轻舟,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。”程渝认真道。

  司行霈道:“谁稀罕?你是会做饭,还是会开车?佣人比你好使。”

  程渝气得想要杀人。

  顾轻舟却道:“这次,我真的需要程渝帮个忙。”

  程渝很大方:“你尽管开口。”

  顾轻舟就把自己需要程渝做的事,告诉了程渝。

  程渝听罢,很是兴奋。

  “好玩,我愿意帮忙。”程渝道,“顾轻舟,你比司行霈有良心多了,有了好事没忘记我。”

  司行霈抽出了雪茄,在桌子上磕了磕,裁开点上:“你得谨慎。若是你坏了轻舟的事,我会毙了你。”

  程渝想要砸死他,道:“你住口!你老在旁边吓唬我,帮倒忙!”

  顾轻舟笑着安慰他们,让他们别吵。

  三个人说妥,顾轻舟和司行霈上楼睡觉。

  临睡前,司行霈用手戳了戳顾轻舟的额头。

  顾轻舟诧异:“作甚?”

  司行霈很惊讶的说:“这么娇嫩的小脑袋里,装如此多的主意,到底是什么做的?”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这是夸她,她听得出来,就问:“要不要破开给你瞧瞧?”

  “破开了,全是血和脑浆,都一样的。聪明的是智慧,智慧是破开了看不见的。”司行霈说。

  他把顾轻舟抱坐在自己的臂弯。

  如此一来,顾轻舟就比他高一个头。

  他微微扬起脸,很认真且虔诚审视她:“我的小仙女,你为何下凡尘?”

  顾轻舟大笑。

  司行霈偶尔也会肉麻,什么情话都能说出口,这点他比顾轻舟强多了。

  他就将她压在床上。

  这一晚,他很温柔缠绵,似乎想要把他最好的一面都表现出来,要不然就配不上他的仙女了。

  每每想到轻舟的好,司行霈就恨不能把自己内在所有的理智都掏出来,这样就能平衡,勉强配得上她了。

  他轻轻咬了她的耳朵:“让我给你出一次力,如何?”

  顾轻舟意外:“这不是大材小用吗?”

  “没有轻舟,我算什么大才?”司行霈道,“我心甘情愿。”

  顾轻舟心中发软。

  “那好,你替我出力,亲自出马吧。”顾轻舟道,“不过,不准杀人,这是底线。”

  司行霈道好,然后就覆盖住了她。

  又过了两日,秦纱早早出门,去了趟康家。

  她不找其他人,只找二宝。

  她和顾轻舟、司行霈一块儿来过的,故而她来找二宝,康家的人不太在意。

  “想带二宝出去玩,给他做身衣裳,也算是我的心意。我还没怎么对二宝好过呢。”秦纱笑道。

  康家的姑奶奶道:“那好。我今天还有点事,就不陪同你们。”

  秦纱心想:跟轻舟来过一趟之后,果然什么都方便了。

  “保皇党的人都说轻舟精明,她哪里精明?”秦纱想。

  顾轻舟在乡下时,医术是不凡的,这点秦纱知道。至于心计,她又没跟别人作对过,秦纱没看出来。

  如今,顾轻舟被她轻易就利用到了,让秦纱感觉她不过尔尔。

  就是因为顾轻舟不过如此,秦纱才不对她抱希望。

  接到了二宝,秦纱带着他去吃喝玩乐。

  二宝很开心。

  他不时问秦纱:“我师姐还在吗?”

  秦纱总是笑着不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平野夫人告诉秦纱,顾轻舟的师弟,眼睛看不见,却很容易被铃声控制,因为他每次去找顾轻舟时,屋檐下都有风铃声。

  那串风铃,是平野夫人亲自挂上去的。

  二宝是瞎子,对风铃声很敏感,以至于他听到了风铃,就下意识当师姐还在,对其他人也放松了警惕,甚至信任。

  “二宝,晚上出来一趟,悄悄从后门出来,好吗?”秦纱对他道。

  二宝答应了。

  秦纱傍晚时对王游川说,她要出一趟门,去带顾轻舟吃晚饭和看电影。

  “妈,我也想去。”王璟道。

  秦纱摆摆手:“轻舟的丈夫会吃醋的,下次吧。”

  王璟无奈。

  秦纱出了门,却不是去顾轻舟的院子,而是直接去找了二宝。

  除了二宝,秦纱身边还有另一个男人。

  男人是保皇党的杀手,身手敏捷,可以带着瞎子二宝。

  “二宝,去姑奶奶的院子,把姑爷背出来,一切都要听话。”秦纱道。

  二宝是个小傻子。

  他已经对秦纱不设防了,故而很听话的,跟随着秦纱安排的人,重新进了康家。

  他们先去了二宝的房间,小心翼翼蛰伏到了凌晨。

  凌晨两三点,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,康家内院值夜的,多是老妈子或者女佣,到了凌晨也体力不支,昏昏欲睡。

  二宝领着杀手,一路上很轻便就到了康芝的院子。

  他什么也看不见,可他的感觉比其他人都灵敏百般,故而黑夜对他毫无影响,他轻易就寻到了地方。

  杀手是负责给二宝放风,以免身边有人。

  其实这是多余的。

  有人走动的风声,都逃不过二宝的耳朵。

  他是瞎子,又习武多时,如果没有这点敏锐,早就被棍棒打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