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04章 本能
  

第1104章 本能



  王游川说出了点事,把秦纱吓了一大跳。

  她真是怕了。

  王游川连忙道:“不不,不是咱们家的事,是康家的事。”

  秦纱心中就有了数。

  朴航怕是死了。

  说出了钱财和账本的下落之后,朴航对康家就没了意义。

  康家老太爷眼里容不下沙子,是不会多留朴航的。

  秦纱心中有数,故意问:“康家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他们家姑爷不是在庄子上静养吗?坐车回来时,车子撞到了树上,着火了。该死的司机,一瞧起火就吓到了,自己跑了,把昏迷不醒的姑爷给烧死了。”王游川道。

  秦纱想,司机哪里是逃走了?分明就是康家给了他一大笔钱,让他躲起来了。

  这般一闹,康家反而令人同情。

  “唉,世事无常。”秦纱道。

  王游川点点头。

  “我们和康家是至交,既然他们家来报丧了,我就要去看看。”王游川道。

  王家是山西的实业大族,康家是金融巨头,两家生意上来往密切。

  不过,王游川跟朴航不太熟,他的生意多半都是跟康家老太爷接洽的。

  老太爷早已不管事了,只有非常重要的生意,或者非常亲近的生意,他才会出马,以表康家的重视。

  王家既是重大生意,也是亲近家族。

  王游川和朴航接触不多,他死了对王游川来说没什么感触。

  “我去康家瞧瞧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,去安慰姑奶奶几句?”王游川问。

  秦纱知道,二宝能顺利偷出朴航,是康家和顾轻舟商量好的。

  康芝什么都知道。

  秦纱实在没脸见康芝,况且兔死狐悲。朴航的下场,让秦纱惊觉若不是顾轻舟,她以后大概也是如此。

  如今,顾轻舟替她抽身了。

  秦纱的情绪,又是一阵涌动:后怕、感激、惭愧,一起击向了她,让她的眼泪又滚落下来。

  她捂住脸,道:“我这个样子,康家的姑奶奶还不知我是怎么了呢,还是不去了。”

  她又道:“别人最擅长用恶意来揣测旁人。若是看到我哭肿了眼睛,谣传我是哭康家的姑爷,那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  王游川大笑。

  大笑之余,王游川也觉得秦纱考虑得有道理。

  秦纱之前就哭泣了半晌,又不是听到朴航去世的消息才哭的,可外人哪里知道?

  流言的可怕,王游川是清楚的。

  “你好好休息,莫要太伤心了。”王游川道,“我早去早回,争褥回来陪你。”

  秦纱点头。

  王游川去了康家。

  康家已经设了灵堂,陆陆续续有客人来吊唁,他在大门口处,遇到了顾轻舟。

  秦纱刚刚还说顾轻舟是她的女儿呢,让王游川对顾轻舟也生出了更多的亲切感。

  “轻舟?”他高声喊了她。

  众人都听到了,转过脸来看王游川。

  王游川含笑示意,就走到了顾轻舟和司行霈跟前。

  “王叔,你也来了?”顾轻舟道,“我师父没来?”

  “她今天心情不太好,回家就哭了一场,眼睛肿得不能见人。你若得空,去陪陪她。”王游川道。

  顾轻舟心中了然,也感叹了一口气。

  “好,我得空了就去看她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王游川又跟司行霈握手:“司师座。”

  “您也叫我的名字吧,我叫行霈。”司行霈笑道。

  王游川依言,当了长辈。

  旁边又有熟人,和王游川打招呼,王游川先过去了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往里走。

  她准备来康家,在半路上被司行霈拦下了汽车,两个人就一块儿来了。

  司行霈已经派人用飞机送二宝去了平城,打算在平城军中苦训他两个月,让他长点记性。

  顾轻舟知道不能溺爱孩子,就同意了。

  只是,此事还没有跟康家说,顾轻舟借着吊丧,也要去见见康三太太和康晗。

  他们往里走,有佣人找到了顾轻舟。

  “司太太,姑奶奶请您。”佣人道,“您这边请。”

  顾轻舟认得出,这是康芝院子里常用的女佣人。

  她给司行霈使了个眼色,道:“回头见。”

  司行霈答应了。

  他往灵堂去,顾轻舟则去了后院。

  康芝是借口病倒了,暂时还没有去灵堂。

  灵堂那边也没有正式发丧,乱糟糟的,亲戚朋友却是来了不少。

  康芝这边,倒是空荡荡的。

  不少人来看望她,都被佣人拦住了,说姑奶奶昏倒了,要静养。

  顾轻舟进了里卧,发现康芝披头散发坐在床上,脸色的确很不好看。

  瞧见了顾轻舟,她挤出了笑容。

  “爹说要给你道谢。”康芝道,“要不是你,爹和我也不能出这口气。”

  顾轻舟小心翼翼坐到了她的床旁边。

  看着康芝的神色,顾轻舟问:“姑奶奶,会不会是我多管闲事了?有时候难得糊涂......”

  康芝忙道:“别这么说,我可不想糊里糊涂的被骗,我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然后,她很坦诚道,“我爹逼问他的时候,我在旁边气得恨不能亲自挖下他一块肉。可他真的死了,我却又有点难过。”

  顾轻舟沉默。

  康芝道:“不是为他难过,是为了我自己。这么多年了,光阴都浪费在这个人身上,连孩子都没有。如今呢,我也三十多了,青春再也捡不回来了。”

  想到这里,她心情就很糟糕。

  顾轻舟能体会到这种心情。

  有时候人就是如此,在眼前的时候恨得牙根痒痒,可真的消失不见了,却又能想起他的好来。

  一旦心软了,就难以对他的死无动于衷。

  朴航是康家杀的,顾轻舟知道康芝只是一时间的伤感。毕竟下得了手,说明她对朴航是真的没了感情。

  顾轻舟这一整天都在感叹,人性的复杂,令她应接不暇。

  人不是简单的正面、反面,情绪也不是。

  “我们还是很感激你的。”康芝收拾好了情绪,重复这一句道,“朴航一死,他解脱我们也解脱了。”

  顾轻舟不再说什么,只是握住了康芝的手。

  康芝的情绪很糟糕,可远远没有到想哭的地步。

  她之所以不见人,就是想要酝酿情绪。

  然而,还是哭不出来。

  不过,朴航一死,她的三个哥哥怕是都要动心思,康芝知道接下来的路,会有一番坎坷。

  她没空去装腔作势,还不如先躲起来养精蓄锐。

  “姑奶奶,你休息吧,我去灵堂上柱香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康芝点头。

  她又对顾轻舟道:“常来玩。”

  顾轻舟同意了。

  从康芝的院子出来,顾轻舟径直去了灵堂。

  上香完毕,顾轻舟到了旁边的小花厅休息,康晗就找到了她。

  好几天不见二宝回来,康晗急坏了。

  “师姐,二宝呢?”康晗拉着顾轻舟的手,眼睛里全是急切。

  顾轻舟还记得,当初遇到康晗时,她可怜兮兮的,一双大眼睛却明亮有神,如今亦然。

  “你父母呢?”顾轻舟答非所问。

  康晗不解,道:“他们在外头待客。”

  顾轻舟站起身,对康晗道:“你带着师姐去找你母亲吧。”

  康晗说好,又问:“二宝怎么不来?”

  “我回头告诉你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康晗明显是急了。

  她和二宝的感情,已经深到了“相依为命”,离开了二宝,康晗一刻也坐不住。

  她知道师姐那边有事,才让二宝去的,不成想二宝竟然一去不复返,康晗几乎要哭出来。

  顾轻舟在大门口,找到了康三老爷。

  康三老爷也疲倦了,听说顾轻舟有话找他说,他当即请顾轻舟去他的院子。

  康三太太就在院子里。

  顾轻舟当着他们的面,说道:“二宝回平城了。”

  康三老爷和太太都吃惊。

  康晗张大了嘴巴,眼泪就滚了下来:“二宝不要我了吗?”

  顾轻舟搂住了她。

  康三太太也问: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司师座请了一命美国籍的教官,训练一批特种军官,为期是两个月。机会难得,我想着二宝看不见,总得有点特殊技能防身,所以让他也参加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康三老爷和太太松了口气。

  “他能学吗?”康三老爷问。

  “能的,他的听觉和嗅觉很好,学起来不费劲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康晗却不依不饶:“我不想二宝学什么,师姐你让他快回来吧。”

  说罢,她又哭了。

  康三太太再三道:“晗晗,你要听话,这是对二宝好,也对你好。”

  康晗道:“我就要二宝在我身边。”

  一时间,她也无法理解。

  顾轻舟没空留下来开导她,就把她交给了康三老爷和太太,他们一定能说服康晗的。

  况且,顾轻舟并没有完全撒谎。

  什么美国籍的教官是假的,司行霈自己有很厉害的教官。

  这次回去,第一是改变二宝对风铃声的依赖,第二也是教他更加厉害的防身术。

  从前不知道二宝还有这个能力,顾轻舟和司行霈也没有多想,而且那时候顾轻舟要留他在身边,帮他治疗眼睛。

  如今,顾轻舟算是认清楚了现状。

  她再抱有糊涂的念头,盼着二宝痊愈,就会继续害了二宝。

  她现在是把二宝当瞎子了。

  她还在想办法治好二宝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却不再逃避了,她要好好照顾他,让他学会更好的生存本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