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08章 因爱生恨
  

第1108章 因爱生恨



  时间缓缓流淌,帘外是暖暖的夕阳。风掀起窗帘一角,金芒轻覆,地板也被晒得发烫。

  蝉鸣此起彼伏,夜虫也潜伏墙角,准备应合傍晚的喧嚣。

  盛夏夜从不寂寞。

  顾轻舟吃了点心,就算作晚饭。

  “快告诉我。”程渝磨蹭着她。

  顾轻舟却始终摇摇头,不肯把叶妩的秘密说给她听。

  “你真不够意思!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反驳:“就是因为够意思,才不会告诉你。难道希望我将来也把你的秘密,到处说给旁人听?”

  “可以啊,我事无不可对人言。”程渝是无赖式的坦荡。

  顾轻舟白了她一眼。

  两个人正在说话,佣人说有客来访,又说:“是高桥先生。”

  程渝的后背略微绷紧。

  她犹豫着,脸上似乎想要生出什么勇气,但一瞬间又化为泡沫。

  她面上全是退缩:“我有点疲乏,回房睡觉了。你打发走他。”

  “不见他吗?”顾轻舟问,“有什么说清楚,不是更好?”

  “早已说得清清楚楚了,没必要再说。”程渝道。

  的确,该说的都说过了,该做的也做了。程渝很冲动,可冲动过了之后,并不幼稚。

  她和高桥荀成了往事。

  好马不吃回头草。

  不回头,过去的感情还值得纪念。一旦回头了,那点稀薄的想念,就变成了怨怼。

  她对他有怨,他也是,要不然他之前不会主动离开。

  这些,程渝心中似透明,全看得清楚。

  说罢,她回了自己的房间,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  天色渐晚,屋子里亮了灯。

  顾轻舟让佣人请高桥荀进来。

  高桥荀没看到程渝,满眸失望,直接用日语问顾轻舟:“她不在家?”

  顾轻舟没接话,笑笑请他坐下。

  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来了?”顾轻舟含笑道,“太原府可没有入夜访客的道理,除非是报丧。”

  高桥荀表情一顿。

  他似坐立不安的,挪了挪身子,重新选个姿势坐稳。

  不过两秒钟,他又换了个姿势。

  换了七八个姿势,他才稍微自在了几分。等他终于坐定,顾轻舟问:“来找程渝的?”

  “嗯。”高桥荀声音低沉,总好像是含着悲伤和胆怯,“昨天她离开的时候,走得很快,不知她受伤了没有。”

  如果真的担心,一早就来了,可见他知道程渝昨晚是安全回家的。

  拖到晚上才来,无非是刚刚寻好借口。

  顾轻舟道:“没有受伤,司机都是当过兵的,开车稳,身手也好,不会让程渝出事,你放心。”

  高桥荀嗯了声。

  他转头,往程渝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。他的腿动了下,想要自作主张站起来去敲门,可双手压住了它们。

  内心的情绪,正在和他的理智争斗。

  他用日语说话,顾轻舟全部都能听懂。就好像加了密一样,他说起来更加通畅自然。

  “她可有提起我?”高桥荀问。

  顾轻舟坐在灯火之下,眉眼被灯光笼罩,眼睛深邃发黑,黑得幽静,甚至渗人。

  她的声音,也是僵硬的,毕竟日语她不熟练,说得磕磕绊绊。

  说了几句,她干脆换了中国话。

  她说中文,高桥荀能听懂;高桥荀说日语,她也能听懂。

  两种语言,表达丝毫不受影响。

  “提到过,对于你的离开,她曾经很伤心。”顾轻舟如实相告。

  高桥荀道:“我不是想要走的,她那时候总瞧不起我......”

  “有一种人,叫嘴贱心软,程渝就是这种人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高桥荀放在膝盖上的手指,略微蜷缩了下。

  顾轻舟继续道:“她说,该告诉你的话,都说完了。如今,她是和卓莫止相处的......”

  高桥荀一直低沉着头,此刻才抬了抬眼帘。

  望着顾轻舟,他略有点磁性的日语很动听:“轻舟,帮帮我,帮我找回她!”

  “她不是布娃娃,你弄丢了我帮你找。”顾轻舟正色道,“高桥,我无能为力。”

  高桥荀吸了下鼻子。

  咬住了牙关,高桥荀心中的情绪到了极点,他道:“她心里还是有我的,她昨晚......她昨晚落荒而逃,我知道的。轻舟,你帮帮我。”

  顾轻舟沉默了下。

  程渝昨晚,哪里只是落荒而逃?她简直是一场情伤。

  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。

  顾轻舟虽然年轻,却也通晓世事。她可以医病,却不能医心。

  这场情伤,是高桥荀和程渝的,他们是彼此的药,任何人搅合其中,可能会导致局面更加混乱。

  一旦出现了混乱,顾轻舟就里外不是人。

  顾轻舟耳根子向来不软,该拒绝的时候利落干脆,故而她道:“很抱歉,我帮不了你。”

  就像程渝说过的,该说的都说完了,再拖下去也没意义,顾轻舟站起身。

  她准备上楼。

  立在楼梯的蜿蜒处,顾轻舟看到高桥荀还怔怔坐在沙发里,就道:“高桥。”

  高桥荀转头看她。

  “你说程渝瞧不起你,那么你哪一点值得她高看?”顾轻舟慢慢道,“你不是小孩子了,别一出事就指望旁人。”

  说罢,她脚步轻盈,消失在楼梯处。

  高桥荀内心的激荡,一层层似海浪翻滚。

  他站起身,走到了程渝的房门前。

  敲响了房门,屋子里没有回应,于是他坚持敲了五分钟。

  程渝没开门。

  佣人却被他吵得受不了,上前对他道:“先生,程小姐昨晚发高烧,这会儿怕是睡了,你勿要打扰她。”

  “高烧?”高桥荀一愣。

  佣人道:“程小姐昨晚回来就不太舒服。”

  高桥荀听到这里,心中似乎全明白了。

  他一时间又是喜,又是担忧。两个情绪在胸膛里碰撞,故而他满脸的泪痕。

  他再也忍不住,抬脚就踹开了程渝的房门。

  她,为了他病倒了。

  高桥荀此刻,宁愿跪在她面前,恳求她的原谅,也不能转身离去。

  他一辈子不曾坚持什么的。

  可等房门打开时,屋子里空空荡荡,床上的被褥叠的整齐。

  高桥荀的心头,顿时就阴了。

  他不甘心,就在衣柜里、床底下到处找,从而忽略了敞开的窗户。

  程渝早已从窗口离开。

  高桥荀脱力般,坐到了她的床上,闻到了熟悉的香味,他心中的阴霾积累到了一定的地步,故而满心都是恨。

  他恨她!

  她狠心到了如此地步。

  高桥荀站起身,阔步往外走,走得很快,似一阵疾风。

  他上了汽车,风驰电掣离开了。

  顾轻舟立在三楼的栏杆上,静静看着街头汽车的灯消失不见。

  “太太,要准备宵夜吗?”女佣进来问。

  顾轻舟道:“不用了。”

  女佣又道:“太太,那位先生走了,却把程小姐的门给踢坏了。是今晚修好,还是明天再修?”

  “今晚就修好吧,别等程小姐回来瞧见。”顾轻舟说。

  佣人道是。

  楼下叮叮咚咚的敲,是佣人在修锁修门,顾轻舟听着远处的蝉鸣,近处的敲击,心里很烦躁。

  程渝九点多回了家。

  她从后门回来,小心翼翼问女佣:“那个人走了吗?”

  “早就走了,程小姐。”

  程渝松了口气。

  顾轻舟的房间还亮了灯,程渝放下自己的皮包,看了看房门新鲜的痕迹,心中了然。

  她上楼去找顾轻舟了。

  她告诉顾轻舟:“我去了趟叶督军府。”

  顾轻舟诧异。

  她还以为,程渝只是单纯躲了出去。

  “你以为,你不告诉我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吗?”程渝哼哼,“我直接去问了叶妩,她说给我听了。”

  顾轻舟正在翻看账本,此刻就放下了。

  “你没有胡乱给她出主意吧?”顾轻舟担心道。

  程渝自己的感情,也是一团糟。

  而顾轻舟,在感情方面也不高明。

  她真怕程渝乱来,让叶妩难做。

  “什么叫胡乱出主意?”程渝道,“我给她的,都是正经主意好不好?我告诉你,你过几天瞧成效吧。”

  “你给她出了什么主意?”顾轻舟问。

  程渝冷哼:“你不肯告诉我,难道我就肯告诉你?你想要知道,就打电话去问叶妩啊。”

  顾轻舟白了她一眼。

  程渝坐着不肯走,喊佣人准备宵夜,又说要喝咖啡。

  瞧着她的架势,是不打算回房睡觉了。

  “你病好了吗?这样深夜,你又折腾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程渝的身体是强壮的,一场发烧之后,她饱餐了一顿,竟然恢复如初。

  她得意道:“全好了。”

  佣人果然端了咖啡和宵夜上来。

  程渝吃吃喝喝的,还劝顾轻舟也吃几个水晶虾饺。

  顾轻舟睡前如果吃得太饱,就会睡不着,故而拒绝了。

  “高桥荀,他把我的门踢坏了?”程渝忙里偷闲,问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道:“你都瞧见了。”

  “那个混账玩意儿,你没有将他打出门?”程渝气道。

  顾轻舟没言语。

  程渝也沉默吃了起来。

  等她吃好了,顾轻舟才问她:“你跟他真说清楚了吗?”

  “说清楚了啊。”程渝一脸笃定,“我上次就告诉他,我这里,他回不来了。也许他不死心,碰几次钉子,也就死心了。”

  顾轻舟微微咬了下唇。

  她道:“程渝,你对高桥荀,到底还有没有感情呢?我看你昨晚的样子,倒好像是放不下。”

  “我给你说个故事。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端正坐好,等待着她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