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25章 疼吗?
  

第1125章 疼吗?



  请上来的病人,手腕处鼓起一个大包,看样子像是生了什么肿瘤。

  台下的人,个个蹙眉。

  司行霈和霍钺对视了一眼,心中也是不太踏实。

  “会有问题吗?”霍钺问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道:“王玉年临时换了病人,他之前安排的不是这位。”

  既然顾轻舟非要来,司行霈不可能不做安排的。

  他知道王玉年之前安排的病人,也知道王玉年的计划。

  王玉年就是想要顾轻舟出丑!

  只要顾轻舟今天出丑了,那么中医短时间内就不可能进入太原府的大学。

  王玉年所谓的净土,大概就能被维护住,这是他所需要的!

  “突然换病人,这个很难治吧?”霍钺又问。

  司行霈道:“肯定是。”

  说罢,他和霍钺一起,都盯着顾轻舟的表情,想要窥探她的想法。

  顾轻舟在外面,哪怕遇到了天大的事,她都可以冷静镇定。此刻的她,正在摸病人手上的大包,脸上没有半分晦暗。

  她到底能不能治,外人是看不出来的。

  司行霈对霍钺道:“带枪了吗?”

  “带了。”霍钺淡然回答。

  司行霈点点头:“见机行事。”

  而他自己,也把自己的配枪暗中上了膛,想要临时来个变故,好替顾轻舟摆脱困境。

  司行霈和霍钺两人做好了准备。

  平野夫人也在悄声和蔡长亭说话。

  “......无非就是不想让中医进入大学,这点小事,用得着如此折腾吗?”平野夫人蹙眉。

  王玉年的用意,是一层窗户纸。

  大家都不去捅破,却并非看不清楚。

  平野夫人也不知病人的情况,只是知道凶险,顾轻舟今天怕是遇到了刁难。

  “要名正言顺。”蔡长亭道,“王家只是商贾,再有钱,和督军府的关系再好,他王玉年也不能否定督军的命令。”

  平野夫人深以为然。

  只是可惜了,不知顾轻舟要如何处理这么难的问题。

  “她今天会遭殃吗?”平野夫人低声问蔡长亭。

  她倒是希望顾轻舟能吃一次亏。

  吃了亏,顾轻舟大概就会收敛点,她现在太过于骄傲和自负,让平野夫人无从下手。

  “不会。”蔡长亭却道。

  平野夫人秀眉微拧:“你看得出是什么病?”

  “不,我不懂病。”蔡长亭笑笑,“但是,轻舟绝不会输。”

  平野夫人转颐,看了眼蔡长亭。

  蔡长亭望着顾轻舟,满眸都是流光溢彩的模样。

  他不像司行霈和霍钺,关心则乱的为顾轻舟担心;他也不像平野夫人,盼着顾轻舟失败。

  他是盼着顾轻舟能赢的,虽然他也没什么把握。

  在他内心深处,顾轻舟无所不能。

  此刻的蔡长亭,甚至希望顾轻舟不要令他失望,能够好好表现。

  “长亭,你对轻舟是否用情太深?”平野夫人突然问。

  她问这句话时,语气有点变化了。

  蔡长亭却似听不懂。他真诚又低沉道,“夫人,我爱上了她,用情自然就很深。”

  平野夫人没想到他会如此表达。

  不过,蔡长亭真的会爱上顾轻舟吗?这一点,平野夫人倒是没什么把握。

  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:他们三个人的对阵,再也没有明确的阵营了,谁都可能淘汰出局。

  此刻的平野夫人,不信任蔡长亭,更加不信任顾轻舟了。

  他们都比她年轻,都可能是她的劲敌。顾轻舟挑拨离间时说,蔡长亭是男人,可能取代平野夫人。可顾轻舟年轻貌美,她更有可能取代平野夫人。

  “让她输一次吧,最好一败涂地!”平野夫人暗暗的想。

  蔡长亭也在暗想:“要赢啊顾轻舟,别让我失望,你当得起我的深情!”

  这两人说话的时候,叶督军也在说话。

  叶督军带了数名军官,其中就有军医。

  军医有点眼力。

  “是肿瘤吗?”叶督军问。

  军医道:“不是肿瘤,就是骨折。”

  叶督军没听懂:“骨折?”

  “对,骨折导致的肿胀,是手腕处的骨头断了,把皮肤撑了起来。”军医道。

  叶督军更加糊涂了。

  在叶督军的认知里,骨折乃是小伤。

  小小骨折,何必如此兴师动众?况且,卫生部和学生们吸气,是为什么?

  “混账,他们没见过骨折吗?”叶督军微怒,声音不自觉有点高。

  “肯定有蹊跷的,只是我不太懂骨科,所以不知是哪里的缘故。”军医道。

  叶督军忍无可忍,站起身往前走。

  他走上了讲台。

  他一动,其他人也纷纷或走上前去,或站起身,生怕错过了。

  学生代表说话的声音也更加大了。

  “正好顶住了大动脉血管,是不是?”有个学生问。

  “是的,完蛋了。”另一个学生道,“我最怕遇到这种了。”

  这种骨折,很难治好,可能会导致截肢。

  但外人不懂,想着小小骨折就要病人截肢,庸医啊!所以遇到这种病,会砸招牌,还憋屈。

  医生们碰到这种病例,都头疼。

  认识的人,因此而吸凉气。

  他们俩一开口,程渝立马就转过头,问其中一人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跟我说说?”

  她没有挤上前。

  人太多了,程渝挤不进去,况且司行霈和霍钺是带着枪上去的,程渝不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。

  旁边有人识数,程渝立刻询问。

  她年轻漂亮,看上去和大学生也差不多,故而学生代表愿意和她详说。

  “这种骨折叫顶骨,手上的骨头断了之后,正好抵住了大动脉血管。一旦开刀接骨,就可能会伤神经,导致整条胳膊残废;若是不开刀,任由骨头压住大动脉血管,时间长了血管被压坏,也要残废。”学生道。

  程渝听了,瞠目结舌:“还有这么难的骨折?”

  “是,这是最难的。”

  “那......那怎么治疗?”程渝问。

  学生道:“找经验丰富的医生开刀,或者把手腕出砍掉。”

  “一个骨折,就要砍掉手......”程渝太过于震惊,下意识开口了。然而话一出口,她就想起学生之前说“自砸招牌”的话,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。

  “顾轻舟非要出风头,这下子惨了。”程渝几乎崩溃。

  这个难题,推给了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不管是开刀与否,都危险极大,况且她根本就不会开刀;接骨的技术,顾轻舟好像也不是十分在行。

  最保守的治疗,就是把手截肢了,然而程渝这样明事理的人,听闻这个治疗方案,都要骂一句“庸医”,何况其他人?

  用了保守截肢治疗,顾轻舟的庸医之名坐实,名声全毁;开刀或者不开刀,危险极大,仍是会名声全毁。

  她今天就要毁在这点小伤上了。

  “可怕,这王玉年算计顾轻舟,用心太过于狠毒了!”程渝道。

  想到这里,程渝用力站起身,挤到了人群里。哪怕被殃及池鱼,她也想给顾轻舟加油鼓气。

  程渝挤进去的时候,顾轻舟正在给那人摸骨。

  旁边的人,七嘴八舌说话。

  “是‘顶骨’。”顾轻舟摸了半晌,开口了。

  没有其他的可能,就是“顶骨”了。

  议论的人,几乎都从旁人口中打听出了问题所在,此刻听到顾轻舟盖棺定论的话,他们都沉默了。

  只有王玉年微带得意,对顾轻舟道:“您是天下第一神医,这‘顶骨’看似是小病,实则危险。神医,你救救他。”

  病人也道:“神医,您救救我吧。我是做活的,一旦没了手,我一家老小都要饿死了。”

  这就很凄惨了。

  “你放心吧,这位太太看着年轻,却是天下第一的神医,没有她治不好的病。”王玉年道。

  病人满怀希望看着顾轻舟,用力点点头:“我相信,我相信神医!”

  卫生部和学生代表都通医术的,知道王玉年这是在给顾神医筑高台。到时候,顾神医摔下来,可就面目全非了。

  病人又这样说,顾轻舟是彻底没办法脱身了。

  众人都在惋惜:“天下第一神医”的名声,今天就要塌了。

  塌在这件小事上,实在叫人痛心。

  不成想,他们却听到顾轻舟的声音,平平稳稳含笑:“既然你信任我,那么我就会治好你的。”

  病人大喜。

  卫生部和学生代表心中浮动一个念头:吹牛!这神医在高台上坐久了,自己下不来了。

  “神医果然厉害。”王玉年继续吹捧。

  “你把手放在讲台上。”顾轻舟道,没有看王玉年。

  病人依言放了。

  顾轻舟上前,让病人把手掌和小臂全部放在讲台上,要平放,轻轻按了下他的大包:“疼吗?”

  病人点点头。

  顾轻舟再按:“疼吗?”

  病人仍是点头。

  不成想,顾轻舟没完没了了,不停的轻按,不停的问:“疼吗?”

  如此反复了三十几次,病人有点烦了:“神医,您到底会不会治啊?”

  “你如实回答我的话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病人这时候,已经不太信任这个神医了,心里烦躁得厉害,甚至想要走。

  “疼吗?”顾轻舟再次按病人的手,触及处轻轻的。

  病人翻了个白眼。

  他转头,想要去看王玉年,问问到底怎么回事时,倏然顾轻舟用力重重一拳,打在病人的大包上。

  一阵剧痛,让病人差点昏厥过去。

  “啊!”

  凄厉惨叫,几乎要冲破屋顶。

  “疼疼,疼......”病人大声哭喊,抱住了自己的手,喊着喊着他突然收了声,因为没那么疼了。

  抬起手一瞧,鼓起的那个大包,竟然神奇不见了,而病人的手腕处疼痛,只剩下一点余味。

  “唉?”病人又惊又喜,“唉,我这是好了吗?神医,神医我这是好了吗?”

  他问完,却发现四周静得可怕。

  之前围住他议论纷纷的人,此刻全部直了眼睛,见鬼一样看着他,把病人吓得差点跌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