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29章 八卦的司行霈
  

第1129章 八卦的司行霈



  校长神色微紧,看着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知他误会了。

  “不不,我很荣幸能任院长,并不是来推辞的。我之所以先说,免得耽误了学校正常的运转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  她原是打算客套的,顺便问问医学院的事。后来见校长如此紧张,顾轻舟就想到了自己的身份。

  她没什么特别敏感的身份,可叶督军很器重她。

  学校不是军队,校长是手无寸铁的学者,他怕叶督军怕得要命。

  山西是叶督军的天下,他想要一枪毙了谁,就可以一枪毙了谁。

  叶督军亲自发话,校长就要善待顾轻舟。

  在校长眼里,顾轻舟是叶督军的亲信。顾轻舟的一句话,可能会引发学校内部的讨论和研究。

  所以,顾轻舟不问了,也不说了。她只是来打听情况的,不是来给旁人添麻烦的。

  她又说了几句,就要和司行霈告辞。

  校长和她握手作别。

  离开了校长家,顾轻舟心中就彻底轻松了,把此事也放在脑后。

  “还去叶督军府上蹭饭吗?”司行霈打趣她。

  顾轻舟心情好,不与他一般见识:“不了,找个好地方,我们去喝点酒。”

  司行霈伸手,揉了揉她的头发,又捏了下脸:“真乖,乖孩子!”

  顾轻舟蹙眉把头发理顺:“不要总是摸头,我又不是小狗。”

  司行霈不以为意。

  太原府好吃好玩的地方,差不多逛遍了。

  司行霈想了想,想起前不久才开业的那家酒楼。

  酒楼在一处很偏僻的街道上,装修得简朴,不过店里很干净,食材也新鲜,大厨的手艺极好。

  “......去尝尝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你什么时候去的?”

  “上次跟霍爷去的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她阖眼打盹,不再开口,任由司行霈的汽车穿过繁华闹市区,一路往偏远的街道开。

  到了酒楼时,需得穿过一条狭长胡同,司行霈停了车。

  顾轻舟出门穿的是高跟鞋,踩在胡同的土路上,差点就陷进去。

  她问司行霈:“你知道为何太原府的胡同里,都是土路,而岳城的弄堂里都是青石板路吗?”

  司行霈根本没留意到这点细节。

  “为何?”司行霈问。

  “因为西北少雨,岳城多雨。江南连绵的雨水,有时候能下半个月,弄堂里不垫上青石板,根本没发下脚。

  太原也下雨,雨天却不会那么夸张,泥泞的时候还能忍耐,忍忍就过去了,不值得花钱专门铺路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听得一愣一愣。

  然后他问:“真的?”

  “假的。”顾轻舟哈哈笑起来,“其实没有根据,是我自己揣度的。”

  司行霈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下。

  “你没事琢磨这些作甚?”司行霈问她。

  顾轻舟道:“将来可以说给小孩子听。要不然,孙儿孙女围绕膝下的时候,我跟他们说什么故事呢?没故事,还算合格的老太婆吗?”

  司行霈心中一暖。

  顾轻舟随手在他面前,勾勒一幅蓝图。他看到了明亮平坦的前途。

  他眼前的世界变了:他老了,顾轻舟也老了。两个人沿着海堤散步,顾轻舟问他:“你知道海水如今的泡沫,预示着即将刮什么风吗?”

  想到这里,司行霈就笑了。

  “你老了之后,仍是很博学睿智。”司行霈轻轻又揉了她的头发,“会是最好的祖母。”

  “这个是肯定的,我的孙儿孙女们肯定很爱我。”顾轻舟得意起来。

  司行霈哈哈大笑。

  顾轻舟又说:“孩子们肯定不爱你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司行霈不服。

  “你脾气不好,又爱摆长辈的威严,装腔作势的,他们才不要搭理你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那时候老了,手掌是温热柔软的,身上干净,有一点熏檀香的味道,脑子里有天南地北的好故事,口袋里有香甜可口的果糖......”

  司行霈被她说得心中急躁了起来,恨不能立马老去。

  他可以牵着顾轻舟散步,然后从她的口袋里掏糖吃。

  “真好。”他道。

  说着话,他们就穿过了胡同,到达了酒楼门口。

  酒楼很简朴,远远就能闻到饭菜的清香。

  司行霈低声对顾轻舟道:“这里的消费一点也不低,菜是极佳的,最适合偷偷摸摸的约会。”

  顾轻舟啐他:“你脑子里就没点正经东西?”

  司行霈还想要打趣几句,却发现顾轻舟突然用力挽住了他的胳膊,几乎把自己贴在他身上,露出罕见的亲昵和热络。

  他不解,低头看了眼顾轻舟。顾轻舟高高扬起下巴,一副倨傲姿态,不瞧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心中突然疼了下,疼得很剧烈。

  他知道,顾轻舟想起了往事。

  往事里的他,总是逼迫顾轻舟和他约会,却又不能见人,总是偷偷摸摸的。

  司行霈的话,勾起了顾轻舟的难堪。如今,她是名正言顺的司太太,所以她要扬起她的脸,不惧任何目光。

  “司行霈啊,你从前真混账。”司行霈内疚骂了自己。

  他不再说什么,和顾轻舟上了二楼。

  他们进来时,正有一位客人上楼,带着英伦淑女帽,帽子的边沿宽大,又缀了面网,几乎将她整张脸笼罩其中。

  他们上楼时,对方已经踏上了二楼。

  等顾轻舟他们到了二楼,对方身影婀娜,消失在雅间的后面。

  “好熟悉。”顾轻舟想。

  司行霈却跟她耳语:“刚才那个,是不是......”

  他悄悄说了个名字。

  顾轻舟一想,的确是熟人的身形,司行霈的记忆力比她好多了。

  “对对,就是她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立马对伙计道:“我们要这间雅间。”

  他指了一间,正好在方才进入女子的隔壁。

  他声音很轻。

  同时,他塞给伙计两个银元。

  伙计大喜,恭恭敬敬把那隔壁雅间让给了司行霈和顾轻舟。

  “干嘛?”顾轻舟拉司行霈,“万一......”

  “万一隔壁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事,撞破了不好?”司行霈道,“没关系,撞破了我也装作不知情。”

 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。

  她不再说什么了。

  今天是出来庆祝的,顾轻舟只想把心思放在她和司行霈身上,其他事不想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