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44章 打架
  

第1144章 打架



  车子回到了太原府,已经是五天之后了。

  顾轻舟等人错过了中秋节。

  一来一去,十几天过去了,只是确定了一件事:霍拢静在蔡长亭手里。

  想要杀了蔡长亭,那是很难的,他手下有个庞大的杀手组织。一旦顾轻舟和司行霈先进攻,结果会两败俱伤。

  司行霈的兵力,是要用来统一华夏,而不是和杀手们周旋的。

  顾轻舟沉得住气,她不做傻事,也不会牺牲司行霈手下的人力。

  回到家中,程渝和霍钺各自回房了。

  霍钺是去洗个热水澡,这些天他都馊了,浑身难受;程渝则是要大吃一顿,叫佣人准备各色美食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先去洗澡。

  沐浴完毕,司行霈给顾轻舟擦头发,感觉她的头发又长了一点,仍是那么顺滑光泽。

  “我吃了饭,就要去趟平野夫人那边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不会跟他们撕破脸,但是我要去见见蔡长亭。”

  司行霈道:“去吧。”

  同时他又说,“带上枪,不要吃亏。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司行霈板过了她的肩头,轻轻在她唇上琢了下,笑道:“轻舟,其实我看到了霍爷扣动扳机,才没有开枪的。我不会被任何人伤及。”

  顾轻舟当然知道。

  霍钺的动作很快,顾轻舟也是下意识的。

  司行霈站在他们身后,就被他们抢占了先机。

  司行霈又亲吻了下她的唇:“你有什么事,第一个站在我这边,我很感动。没白疼你!”

  顾轻舟啼笑皆非。

  他又把她当成他的孩子了,一副慈父般的口吻。

  “一旦有事,你连命都能豁出去保护我。我为你做的,不及你为我的万分之一。”顾轻舟道,“不用感动,我做得差强人意。”

  司行霈搂了搂她。

  他为他擦干了头发,佣人就端了热饭热菜进来。

  司行霈给顾轻舟布菜。

  他不吃。

  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问。

  “你先吃,等你吃完出门,我要去找霍爷喝酒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明白。

  霍钺的心结,需要诉说出来。而司行霈,是不好意思对着霍钺说感谢的,只能陪着他喝酒。

  “家里还有花雕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“对,还有五坛,今晚我们要全部喝完。等你回来,就会看到一个醉鬼丈夫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她被司行霈逗乐。

  匆匆吃了几口,顾轻舟放下了碗筷,出门去了。

  随着只有一条街,司行霈还是把顾轻舟送到了平野夫人的门口。

  顾轻舟问门上的日本兵:“蔡长亭在家?”

  “在,轻舟小姐。”

  顾轻舟点点头。

  她让司行霈回去,自己就进了屋子。

  她不需要任何人领路,自己就去了蔡长亭那边。

  蔡长亭今天换了装扮。

  虽然还是一身漆黑色,他却没有穿西装,而是换了套长袍。长袍的下摆很长,盖住了他的脚面,只露出一双黑色布鞋。

  衣裳黑,显得他脸越发的白,唇又殷红,像刚吃了人、喝了血的妖精。

  他屋檐下新放了一个鸟笼,他正在给小鸟儿喂食。

  瞧见了顾轻舟,他脸上立马有了笑容,那般真诚自然,发自肺腑。

  “轻舟,你回来了?”他微微笑了,“没想到,你们这么快回来了,找到了人吗?”

  他说话的功夫,顾轻舟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。

  她微微扬起脸,看着他:“霍拢静在哪里?”

  “我又没抓霍拢静,怎么知道?”蔡长亭微笑,“假如我有了她的下落,肯定会把她交给你,向你献殷勤的。”

  顾轻舟却倏然扬起脸,掴了他一巴掌。

  这一巴掌又急又脆,把蔡长亭的脑袋打得偏了。

  “蔡长亭,你真够卑鄙的。”顾轻舟缓缓靠近,“什么感情你都会利用,是不是?”

  她说话时,脸上有笑,笑容那般狰狞。

  “......把霍拢静交给我。”顾轻舟又道。

  蔡长亭揉了揉发疼的面颊。

  他笑了,笑容仍是那样绝美脱俗,仿佛他是这世上最纯净圣洁的花,缓缓盛绽,惊艳了万物。

  顾轻舟不太懂,为什么老天爷要把如此剧毒的东西,造得这样美丽。

  不过她想到,越是美得异常的花、美得异常的蘑菇,都是剧毒的。那么异常美貌的男人,又何曾例外?

  “轻舟,你不过是登门发脾气来了。”蔡长亭笑道,“你心中很清楚,你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。”

  他自圆其说,“不是我不肯给你,而是我没有。”

  他含笑,明亮眸光落在她身上,“霍拢静真不在我手里!”

  他也知道,顾轻舟为什么闹脾气。

  她和他的争斗,一时间是不会有结果的,她隐忍得毫无价值。她忍或者不忍,蔡长亭都不会先出手的。

  哪又何必忍着?

  她来闹,是因为假的霍拢静和杀手,想要毙了司行霈。

  顾轻舟替她丈夫找场子来了。

  她真可爱。

  为了男人奋不顾身的样子,也是非常可爱的。

  蔡长亭心情好。

  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打一巴掌,内心是甜蜜的。蔡长亭看似赢了,其实顾轻舟也没输。

  她利落开枪的瞬间,她就等于是赢了,她让霍拢静这颗棋子的价值一下子降低了一大半。

  不管多难的局,她都能赢,不是十分的赢,也能赢五分。

  总能赢。

  蔡长亭很喜欢这样的顾轻舟。

  这样的她,格外有魅力,像个漩涡,有一种强大诡异的力量,让靠近的人无法自控的深陷下去。

  “轻舟,你心疼了?”蔡长亭问她。

  “当然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蔡长亭微笑:“没关系,疼一疼就习惯了,以后也许就不疼了。”

  他还准备说什么,门口传来了脚步声,滴滴答答,是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。

  平野夫人来了。

  她一进门,瞧见了蔡长亭脸上的巴掌印子,狐疑问:“你们俩怎么吵架了?多大的人了。”

  就好像他们是兄妹俩,什么矛盾都是孩子之间的小玩闹。

  蔡长亭笑道:“一点小事,夫人。我是不好,轻舟跟我闹脾气呢。”

  闹脾气,倒好像他们多么亲密似的。

  顾轻舟没有再说什么。

  和平野夫人说了几句话,听她交代了一些事之后,顾轻舟回家了。

  佣人说,司行霈还在霍钺那边喝酒,顾轻舟就去了西跨院找程渝。

  “.......喝酒?”程渝一听霍钺和司行霈的享受,立马不平衡了,“我也要喝酒。”

  “花雕你喝吗?”

  “喝,不过我要加冰糖和姜片煮热,我不像司行霈那个野蛮人似的,直接喝。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你这样是糟蹋东西。”

  “我就喜欢这样喝。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答应了,让佣人住霍钺那边,要过来一坛酒,又让佣人去温酒。

  等下酒菜和温热的甜丝丝的酒摆上桌子时,卓莫止来了。

  “好香,这是什么酒?”卓莫止问,同时对程渝道,“阿渝,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