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46章 精神病
  

第1146章 精神病

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都失眠了。

  他们谈论起霍拢静。

  “怎么才能让蔡长亭心甘情愿交出霍拢静?”

  这是他们讨论了一个晚上的问题。

  很难。

  除非杀了蔡长亭。

  可蔡长亭又不会坐在那里,乖乖等着顾轻舟来杀。他满脑子的主意,不像在岳城时势单力薄,现在他手下有无数的杀手。

  “找了这么久,都没有消息。霍拢静一定是藏在某个地方了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这话顾轻舟同意。

  不动,才没有痕迹。

  亦或者说,霍拢静根本没有北上,至少暂时还没有。

  蔡长亭在布阵。

  “......这次的事,算一次好事。”顾轻舟道,“蔡长亭试探我们,也就意味着他迟早要启用阿静。”

  只要霍拢静能行动。

  他们甚至谈论到:“霍拢静既是蔡长亭的杀手,也是蔡长亭的护身符。”

  顾轻舟和霍钺决断果敢,可霍拢静真站在他们面前时,他们会如何考虑?

  这些,都是很要紧的问题。然而讨论起来,却毫无眉目。

  “杀了蔡长亭,才能找到阿静,我们才能安稳。”顾轻舟最终道。

  司行霈搂了搂顾轻舟。

  问题的答案,全在他们心里,彼此都看得明明白白,然而此刻无法实现。

  等待是很煎熬的。

  “轻舟,你上次对我说,让我遇到霍拢静时饶她一命。”司行霈搂住了她,声音慎重,“我答应你,我不会轻易杀她。这是为了你,也是为了霍爷。”

  感情的付出是相互的。

  顾轻舟和霍钺在最关键的时候,都选择了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这一生都为了统一和轻舟,如今再加一个霍钺。

  霍拢静对轻舟很重要,对霍钺也很重要,司行霈就勉强也看重她。

  顾轻舟也搂紧了他。

  两个人依偎着睡了一夜,司行霈早早起床,又出去了一趟。

  顾轻舟则是上午十点多才醒的。

  她是被电话吵醒了。

  “顾轻舟,你快过来。”程渝的声音有气无力,甚至带着几分惧意。

  对于大大咧咧的程渝,害怕是不常见的。

  顾轻舟猛坐起来,穿好衣裳就去了程渝的西跨院。

  远远的,她闻到了木樨的清香。

  进了程渝的卧房,发现她穿着睡意半坐半躺,正在吃点心,旁边还有一瓶汽水,根本不像是恐惧之人。

  顾轻舟觉得自己受骗了。

  “轻舟,你可来了。”程渝吃得满嘴满手都是点心屑。

  “你怎么跟孩子似的?坐在床上吃东西,回头怎么睡觉?”顾轻舟嫌弃她。

  程渝顾不上了,诉苦道:“我下不了地嘛。”

  女佣四丫给顾轻舟倒了杯茶,就退了下去,还替她们关上了房门。

  “怎么了?”顾轻舟看程渝。

  她的颈项上,有好几个吻痕,清晰极了,可见昨晚的战况。

  顾轻舟顿时就明白了。

  她很尴尬。

  “......是不是要药?”顾轻舟问程渝。

  顾轻舟有些药膏,是她自己调治的,效果最好了,任何摩擦生疼的地方,涂抹上都能在半天内好转。

  这是专门对付司行霈的。

  司行霈回来一趟,就要往死命里折腾顾轻舟,顾轻舟一身皮肉娇贵,哪里承受得住?

  现在倒也不是顾轻舟能承受,而是司行霈解了馋之后,没那么夸张了,行事有分寸。

  程渝是看到过那药膏的,还特意问过做什么用,也拿过一次试用。

  “对。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你下次打个电话直接告诉我,不用让我白跑一趟。”

  说罢,她转身回去了。

  药膏拿来,顾轻舟放下就要走,程渝不许。

  她慢慢起床,先去了洗手间,半晌才出来。

  出来后,她仍躺卧在床上,满腹心事。

  程渝难得有心事的。

  顾轻舟狐疑又担心看着她。

  “顾轻舟,我有点糊涂,你说一个人的声音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呢?”程渝问。

  顾轻舟也被她问糊涂了:“谁的声音变了?”

  “卓莫止。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不清楚内情,就仔细询问了。

  程渝说:“他原本睡得好好的,起来之后说话,突然声音完全不同了。后来,他就没在说话了。

  真奇怪,他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就好像没见过女人的身体似的。卓莫止之前是交过女朋友的,温柔得很。

  可是昨晚,他变了声音之后,连接吻都不会,他像要啃我的。下手也没个轻重,使劲揉搓我,弄得我浑身都是痕迹。

  还有,他的时间变长了。原本他的时间是刚刚好,他舒服我也舒服。没想到,他昨晚那么能折腾,我一点幸福的感觉也没有,就是疼。”

  她说得仔细。

  顾轻舟一脸尴尬听着。

  听完了,她也有点狐疑:“确定声音变了吗?”

  “确定。”

  顾轻舟沉思了半晌,道:“我没见过这种病例,我师父的医案里也没有记载。不过,乡下传闻鬼上身......”

  程渝瞥了她一眼:“我不相信鬼上身。”

  顾轻舟摸了下鼻子,有点尴尬,她知道自己说了句蠢话。

  妖怪上身、鬼上身的故事,她听过很多的。

  乡下没有灯红酒绿,是这些故事最肥沃的土壤,闲时大人小孩聚在一起,听老先生说得绘声绘色。

  顿了下,程渝坐正了身姿,往顾轻舟这边靠了点:“顾轻舟,我学催眠术的时候,我的老师跟我说过一件事......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他说,他的朋友们提出过一个论点:人的精神,会出现离解症状。若是精神解离,变成的另一个人,则跟原来的完全无关。”程渝道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,一个人的精神可以自己分离成两个人?”顾轻舟问。

  程渝点点头。

  顾轻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,她不敢断定真假:“若是真的,就很复杂了,因为精神上的疾病,我治疗不了,帮不到你。”

  程渝摇头:“不,我还是不相信。他昨晚可能是喝醉了。我醒的时候,他就走了,等他晚上来了我再问他。”

  自己提出来的,自己又不相信,顾轻舟感觉她跟程渝的思路很难在一条线上。

  “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吗?”顾轻舟问。

  程渝道:“我们才认识不久,在我跟前是第一次啊。”

  之前卓莫止的过往,程渝没研究过,因为没打算和他天长地久。

  她看人就看个外表。

  此刻,程渝忍不住打了个冷战,怀疑自己这次会引火烧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