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51章 怡然自乐
  

第1151章 怡然自乐



  这位副院长不认识林子成。

  不过,开除的批条是他亲自签的,所以临时记住了他的名字。

  “这个,我倒是不太清楚。”副院长道。

  教学秘书站了片刻,后背就有点疼。他一手按住后腰,一边回答顾轻舟:“院长,他家里是开印刷厂的。上次您让我印刷的那批教材,就是找了林氏印刷厂。”

  顾轻舟恍惚想起了什么。

  她对教学秘书道:“你去看看,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  秘书道是。

  顾轻舟回到了办公室,思路慢慢清晰了些。

  片刻之后,教学秘书回来,对顾轻舟道:“林子成说,是有人把答案纸塞在他的抽屉里。他不知道是谁,正好没有复习,就用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教学秘书自己笑了,“撒谎也撒得随便,都不知道编个好一点的借口。”

  顾轻舟心中略微一动。

  未必就是借口吧?

  正是因为不可信,而且滑稽,才更有可能陷害林子成的。因为林子成的实话,反而没什么可信度。

  这才是下陷阱人的高明之处。

  顾轻舟没说什么。

  “......我给你把把脉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看了教学秘书的脉搏,又在他后背敲了敲,临了确定他没有大碍,的确是摔伤了筋骨,修养即可。

  顾轻舟道:“我回头叫人送些活血化瘀的膏药给你。”

  教学秘书道谢。

  顾轻舟心中宛如明镜般,离开了学校。

  回到家中,并未见司行霈,也不见程渝和霍钺,她就独自翻出自己调治的膏药,让副官送去给教学秘书。

  “让他今晚睡觉前贴上,早日康复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副官道是,转身离开了。

  司行霈午夜时分才回来,一进门就抱紧了顾轻舟,问:“今天如何?”

  “收获颇丰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我已经知道王玉年要如何陷害我了。我自有方法对付他。”

  司行霈笑笑,亲吻了她的面颊:“真厉害,真乖!”

  顾轻舟道:“你是不是累了?”

  司行霈真累了。

  他倒下睡了,顾轻舟却去了书房,在灯下写写画画,甚至把自己之前的书稿拿出来,一一做了对比。

  她忙到了天亮。

  司行霈醒过来时,没有看到身边的娇妻,很意外。出来找她,看到她在书房忙碌,他又是心疼又是好奇:“一夜忙什么?”

  顾轻舟伸了个懒腰,瞧了眼外头的天色。

  日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穿过,明媚而温暖,今日又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。

  “忙好了,一点小事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她顿了下,又问司行霈:“你还想跟着我去学校逛逛吗?”

  司行霈道:“你熬了一夜,就是思索这个问题?”

  顾轻舟捶了下他:“说正经的。”

  “当然想。”他道,“能跟太太去逛逛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顾轻舟说:“那好,下个周一我去上课,你跟着去吧。”

  司行霈想了想这话,然后摸着下巴打量她:“小丫头片子,你给我设什么局呢?我不相信你的真心。”

  顾轻舟站起身。

  搂住了他的脖子,在他唇上亲吻了下:“现在呢?”

  司行霈回吻了她:“现在信了。”

  真是一点原则也没有。

  顾轻舟哈哈笑,笑得接不上气,司行霈几乎能瞧见她的嗓子眼。

  一夜未睡,她嗓子有点红肿了。

  佣人煮好了早膳,他们去了梢间。

  司行霈让顾轻舟喝一碗米粥,喝饱了再去睡觉。

  顾轻舟道好。

  小米粥很滋润,一点点入喉,顾轻舟的喉咙沾染了湿意,舒服了很多。

  她吃了小半碗,精神更好了些,问司行霈:“你上午没事的话,派人去帮我定制一个大书柜。要很大,而且柜门要实木,不许用五彩玻璃。”

  司行霈失笑,看了眼餐厅窗户上的五彩玻璃,问她:“这么讨厌玻璃?”

  “不讨厌,只是不想用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了然。

  他又问她:“你既不是常驻校园,也不是常驻太原府,弄个书柜去学校作甚?等你走了,那些书白放着吗?”

  顾轻舟笑笑:“学校是最不缺地方放书柜和书的。”

  将来她离开了,随便送给谁,都是一份人情。

  司行霈道:“那行。要多高?”

  顾轻舟比划了下。

  她是要铺满一面墙的书柜。

  司行霈记下了。

  等她吃得差不多了,司行霈抱了她回房,等她熟睡了才出门。

  顾轻舟一觉睡到了下午,精神抖擞。她到底年轻,熬一夜不难受,补个觉就生龙活虎了。

  司行霈未归。

  顾轻舟念着自己的任务,出门去了。

  她把一个很大的皮包,交给了副官。

  副官拿在手里,恭恭敬敬拿稳了。

  出门时,她遇到了程渝。

  “干嘛去?”程渝问她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一点小事,出门一趟。你要不要去?”

  程渝无所事事,也害怕出去喝酒被卓莫止缠上。不过,跟着顾轻舟就安全多了。

  “好。”她道,“走吧?”

  顾轻舟嗯了声。

  两人出门,晚上八点多才回来。

  司行霈已经到家了。

  他手里拿了一本小册子,正在翻看着,等顾轻舟回来吃饭。

  “做什么去了?”司行霈问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一点小事,没什么的。书柜你帮我买好了吗?”

  “买好了。”司行霈道,“商铺的人送到了你的办公室,秘书开了门,还给你装好了,打扫干净了。”

  顾轻舟点头。

  程渝则问:“你买了个书柜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“真打算长长久久做教员啊?”程渝撇撇嘴,自己先坐到了饭桌旁边。

  顾轻舟不理会她。

  三个人吃饭,顾轻舟也说了些自己的计划,以及看法。

  她的计划是进可攻退可守,不得罪人,也不会轻易饶了人。

  一转眼,一周过去了。

  顾轻舟周一早早去了学校,她的汽车在办公楼门口停下。

  四名副官,一人扛两箱子书上楼,正好被不少的教员看到了。

  他们和顾轻舟打招呼。

  司行霈就跟在顾轻舟的身后。

  “这是......”教员们对顾轻舟的副官有点好奇。

  顾轻舟解释道:“我前些日子不是看中了一个书柜吗?已经买好了送来,书柜里没有书怎么成?”

  教员们不再说什么。

  顾轻舟的副官把一箱子一箱子的书,扛进了她的办公室。

  半个小时后,教学秘书也来了,同时带了印刷厂的工人。

  他们也是一箱子一箱子往顾轻舟的办公室里抬书,那些全是顾轻舟要给学生们的免费教材。

  顾轻舟整个办公室都淹没了。

  她立在门口,却是怡然自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