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57章 相互吹捧
  

第1157章 相互吹捧



  程渝参与了顾轻舟的计划。

  顾轻舟看到教学秘书受伤,又看到林子成被开除,她就想到了她的教材要出问题。

  于是,顾轻舟让司行霈重新置办一个书柜,就是为了把林氏印刷厂送过来的那批书关起来,轻易不能叫人拿到。

  这样,她自己那一批换上去,明面上是看不出来的。

  她连夜重新誊抄了药方,自己去找印刷厂。

  那天正好程渝没事,跟她一起出门。

  “......她那时候就知道,王玉年要对付她。我跟她去了印刷厂,她路上把什么都跟我讲了。

  老实说,顾轻舟真的像个妖精,她去了趟学校,回来就知道王玉年不安好心,她这个人太厉害了!”程渝道。

  霍钺笑了笑。

  顾轻舟的厉害,程渝只是见识了冰山一角,霍钺却是看到了全貌。

  他不惊讶。

  做不到这样,就不是顾轻舟了。

  “今天她去上课,果然出事了。那个王玉年为了顺利赶走顾轻舟,还请了卫生部的次长去参观学校。”程渝又道,“不成想,事情败露,他自己被当场开除了。”

  霍钺微笑点点头。

  被开除,才是王玉年应有的下场。

  “司行霈跟着她去了学校,我估计那个王玉年说了不中听的话。顾轻舟累了,回来就睡,司行霈却急匆匆出门了。这不,我刚刚追赶他去了。”程渝道。

  霍钺道:“他要去杀王玉年?”

  “八成。”

  霍钺想了想,对程渝道:“没关系。”

  程渝微讶:“什么没关系啊?他手上沾染一条人命官司呢,况且那个王玉年是王家的。

  顾轻舟和王家交情不错,叶督军的大小姐还是王家的儿媳妇,这中间盘根错节的,我怕他坏事。”

  霍钺无所谓。

  一条人命在霍钺眼里,还没有一杆枪值钱。

  他的外貌是儒雅的,跟他的思想格格不入。

  外人对他的印象,也是基于他的外貌,跟他本人南辕北辙。假如他贸然说出自己的想法,会吓到旁人。

  面对程渝,霍钺礼貌斯文,非常的好脾气:“司行霈有分寸的。”

  程渝一听就怒了:“他有个屁分寸!当初,他在我们家都敢枪击我。气死了,那时候我真该叫我爸爸毙了他。”

  霍钺笑起来。

  程渝有时候爱发点小脾气,可不伤大雅,真性情又不矫情,是很可爱的,也像霍钺幻想中的妹妹。

  他有时候想,假如霍拢静从小在他身边长大,肯定是个有脾气的大小姐,像程渝这样。

  “我知道你关心他们。”霍钺道,“放心吧,司行霈做事看似无良,实则利弊他比谁都清楚。有时候我们看不透,是因为我们站得没有他高,不如他有远见。

  我和司行霈认识很多年了。他每次行事,外人都骂他出格、胡闹,就连他父亲也是。可到了最后,他往往赚得最多。

  他一开始,就把后面的事都想到了,这一点,顾轻舟像他,他们俩是天生的一对,咱们全比不上的。”

  程渝发现了一件事。

  霍钺谈及顾轻舟和司行霈时,赞美之词不绝。

  “霍爷,你真是既喜欢司行霈,又喜欢顾轻舟啊。”程渝感叹道。

  霍钺对司行霈两口子的评价特别高。

  “你不喜欢他们吗?”霍钺笑道。

  程渝想了想。

  她把自己的心拿出来,对照着查看了一番,发现霍钺的话不假,她也喜欢他们俩。

  他们俩是程渝的朋友,可以托付生死的那种朋友。

  他们的存在,让程渝踏实。

  有了司行霈,云南程家就不会倒;有了顾轻舟,程渝就不会被人害,她和她的家庭永远都是安全的。

  霍钺一定也是这样的心境吧?

  “真讨厌,他们俩这样坏,还这么招人爱!”程渝撇撇嘴。

  霍钺又笑了。

  他发现,自己被程渝逗乐的时候真多。程渝很欢快的,像个家里人,像他的妹妹。

  “你也招人爱。”霍钺道。

  程渝立马和霍钺相互吹捧:“霍爷,你也很招人爱。”

  霍钺又是大笑。

  司行霈出门,逛了一圈又回来了。

  顾轻舟小睡片刻,人彻底清醒了。

  晚夕时,他们四个人一起吃了晚膳,饭后无聊,不太想出门去玩乐,就在家里打牌。

  在牌桌上,霍钺问顾轻舟:“此事对你没什么坏影响吧?”

  “没有。流传出去的那六本书,我已经让教学秘书收好了,剩下的书,我也锁了起来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那些书虽然是王玉年故意陷害她的,可没必要让它流传出去。

  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,又添口舌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顾轻舟非要一个书柜。

  有了书柜,锁上了书柜的门,再锁上办公室的大门,双重保障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霍钺道。

  他又问司行霈,“当时凶险吗?”

  司行霈笑道:“不,挺有趣的。王玉年等着那些学生闹腾,不成想学生们都反问:哪里有十八反?王玉年脸都白了,白得像纸人,我真想一把火烧了他祭祖。”

  程渝和霍钺大笑起来。

  他们这边打牌,佣人却说叶督军来了。

  不知叶督军是来慰问,还是来问罪,顾轻舟等人停了牌局。

  叶督军走进来,见他们都在,也不避讳,直接道:“我听说了上午的事,轻舟你受委屈了。”

  不是问罪的。

  顾轻舟松了口气。

  “我没事,就是浪费了学生们一节课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督军摆摆手:“他们巴不得,他们那个年纪的小孩子,有几个人真心爱读书的?”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王玉年被开除了。

  叶督军想要确认的是,王玉年是否真的陷害学生来达到目的。

  “千真万确。那天我本不应该去学校的,但是我去了。正好那个学生来闹,说他被冤枉了。

  王玉年也看到了,他脸色不对劲。一推想前因后果,此事就是他无疑了。认真查下去,能找到他放烟土和答案的蛛丝马迹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叶督军颔首。

  顾轻舟的话,他是相信的。

  叶督军来了,闲聊了几句,准备离开时,他的副官急匆匆跑进来。

  “督军,出事了。”副官急促道,“是王玉年的事。”

  “他怎么了?”叶督军一头雾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