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61章 顾轻舟的别扭
  

第1161章 顾轻舟的别扭



  走廊尽头,有几名看客。

  司行霈被一个女人拥抱。刚拥抱上,他就把那女人踹倒在地,机敏又快捷,让人感觉那女人是要刺杀他。

  可那个女人,又很像他的女伴——也许是他的女朋友,亦或者是妻子。

  “难道他怀疑自己的妻子吗?”

  紧接着,顾轻舟就扇了漂亮男士一巴掌。

  他们三个人是同桌的。

  闹成这样,大家都吸了一口凉气:太复杂了,太诡异了,完全不知闹什么。

  蔡长亭摸了摸自己发疼的面颊,又笑了下。

  他丝毫不恼。

  “收拾好。”顾轻舟站在蔡长亭面前,用平稳柔婉的声音,絮絮对他说,“否则,你知道后果。”

  说罢,她走到了司行霈身边。

  两人到了前厅,司行霈直接丢下一大把钱,不等侍者结账,直接带着顾轻舟走了。

  蔡长亭则一直没回来。他从后门出去了,抱起那个晕迷不醒的女人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上了汽车。

  司行霈开车,动作麻利又稳妥,很快就上了路。

  顾轻舟沉思了片刻。

  “你为何毫不犹豫就把那个女人踢倒了?”顾轻舟问他。

  她刚从洗手间出来,眼瞧着那女人走向了司行霈。

  她还没来得及提醒,那女人就抱上了司行霈。

  刚刚抱上的一瞬间,司行霈就把她击倒踹翻,没有丝毫的迟疑,顾轻舟也诧异。

  人是蔡长亭安排的,不至于学得那么不像,让背对着她的司行霈一瞬间就察觉出破绽吧?

  哪里不对劲呢?

  司行霈道:“因为她拥抱了我。”

  顾轻舟想了想这话。

  她还没有想妥,司行霈继续道:“你非常别扭,轻舟。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,你哪怕想我想得哭,当面都不肯承认。出门上街,你挽住我的胳膊,也是像赌气,非要把曾经不能见光的委屈找回来。

  在大庭广众之下,你是最顾忌身份的,而且王玉年的死会给你添点口舌。这个时候,你怎么会在那等场合下拥抱我?”

  顾轻舟听了,半晌哑口。

  司行霈伸手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能从背后拥抱我的女人,绝对有鬼,我岂能饶了她?”

  顾轻舟的心情,突然就好得不可思议。

  她的笑容,从眼角眉梢倾泻,一转眼就是一张灿烂的笑脸。

  司行霈一边开车,一边扭头看了她一眼:“乐什么?”

  “你很了解我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道:“当然,我不了解你,谁了解你?”

  顾轻舟又笑了起来。

  气氛很安宁,夜风也微凉,把酒意吹散殆尽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聊起蔡长亭。

  蔡长亭最近失败了两次,可很显然,这不是他的作风。

  “他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,还两次。”顾轻舟对司行霈道。

  司行霈道:“那小子有后招。”

  他一向爱说杀了谁、剁了谁,却没再如此说过蔡长亭。

  他经历的事很多,知晓杀手难缠。若不能一举歼灭,最好不要轻举妄动。他最近也常出门,就是在想办法。

  “他没有后招才叫奇怪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又伸手,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  安慰的时候,他总是喜欢摸摸她、抱抱她,宛如逗小宠物,这样就能给她力量。

  果然,顾轻舟又开始笑了,笑容恬柔,是胸有成竹般轻松的笑。

  司行霈在她身边时,她无所畏惧。

  “吃饱了吗?”司行霈转移话题,不想让顾轻舟扫兴。

  顾轻舟摸了摸肚子:“还缺一碗小米粥。”

  “回家熬粥去。”司行霈加快了油门。

  老婆要吃粥,这就是天大的事,火急火燎的事,必须尽快办到。

  顾轻舟又笑了起来。

  蔡长亭也上了自己的汽车。

  车上的女人,外形和衣着、妆容,都像极了顾轻舟,却不能让蔡长亭产生半分动容。

  他把车子开到了一处僻静的房舍。

  门开了,有人悄无声息出来,把他车子里的女人抱了下去。

  他回到了平野夫人身边。

  “如何?”平野夫人穿了件丝绸睡袍,头发披散下来,神态和顾轻舟很相似,虽然她上了年纪。

  她漫不经心的口吻,也像顾轻舟。

  “搞砸了,她又打了我一巴掌。”蔡长亭摸了下自己的面颊,语气是轻快的。

  这样的接触,他心中生不出怒。

  平野夫人的手一顿:“为什么?”

  “......我给他们设了个局,把那个最像轻舟的女孩子暴露了。”蔡长亭笑道。

  平野夫人眼神一紧。

  稍微紧了之后,她又微笑了下,端起茶喝了一口。

  她很明白,那个女孩子等于是废了。

  见了天日,她就不可能再存在,蔡长亭一箭双雕:既给顾轻舟心中留下了痕迹,又毁了平野夫人另一颗棋子。

  “要是我,我也想打你。”平野夫人没有装作若无其事。

  她放下茶杯,淡淡对蔡长亭道:“如果轻舟出事了,我们连个取代她的人都没有。”

  “容貌相似罢了,取代不了轻舟的。”蔡长亭无所谓道,“甚至会弄巧成拙,最后功亏一篑。”

  平野夫人沉吟着,然后摆摆手:“出去吧。”

  蔡长亭道是。

  他们没有多谈,平野夫人和他的关系,再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。

  蔡长亭低头,对着自己的手掌思索半晌。

  “快了。”他想,“一切都快要结束了。”

  他们的筹划,终于要见成效了;他们的关系,也要彻底重新定位了。

  蔡长亭从前想要的东西,不能说、不敢说;如今想要的东西,除了不能对人言的,还有顾轻舟。

  等他收网的时候,这些全是他的。

  又过了一天,到了王玉年的葬礼。

  王家的葬礼很简单,有点遮羞的意味,并不肯大肆操办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没有出席,只是派人送了份简单的帛金,算是成全了他们和王家的礼数。

  这是看着王游川给的,而不是王玉年。

  葬礼结束之后,秦纱来看顾轻舟了。

  “......亲戚朋友都送了礼,却没几个人去。”秦纱对顾轻舟道,“也是造孽。轻舟,玉年做的事,你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  “死者为尊。”顾轻舟一言概之,不再多说了。

  秦纱快要离开的时候,佣人说王家的先生来接秦纱了。

  顾轻舟只当是王游川,就道:“请进来吧。”

  不成想,进来的却是一张陌生面孔。准确的说,是两张陌生面孔,其中还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小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