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70章 父亲的喜悦
  

第1170章 父亲的喜悦



  九月二十七日,是不平凡的一天。

  因为早起时,下了一场薄雨。薄雨逐渐转大,居然夹了雪粒子。

  顾轻舟为此去翻了旧历。

  看到才九月二十七,她很吃惊,谁能想到这么快就入冬了呢?

  不过,雪粒子没有成雪,慢慢又恢复成了寒雨。

  顾轻舟把她的皮草拿了出来。

  她更衣之后,紧紧裹住皮草,想要取暖。

  司行霈就哈哈笑:“像只熊!”

  “胡说,明明像只兔子。”顾轻舟道,“熊哪有我这样苗条?”

  然而,裹在皮草里的她,实在看不出苗条,蓬蓬松松一大堆,就是一只熊。

  她的脸,莹白如玉,落在皮草黄澄澄的领子里,越发的白皙美丽,眉眼漆黑似点墨。

  “漂亮的熊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说:“这不是夸奖!”

  “不夸了,老老实实过日子。都娶了熊了,还求什么?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就笑着往他背上扑。

  司行霈顺势托起了她,将她背到了身上。

  顾轻舟的位置随着他的胳膊而升高,故而居高临下捏他的耳朵:“敢不恭维太太?你是不是要造反?”

  这是他常说的词。

  顾轻舟有意无意,总是爱学他,大概他的一切都是好的,值得她揣摩和学习的。

  “不敢不敢。”司行霈从善如流,在太太面前,他三两骨头都没有,立马就赔礼道歉,“太太是最漂亮的,哪怕穿得像熊,也美若天仙。”

  顾轻舟笑软了,趴在他的肩膀上,将唇贴在他的颈窝:“你今天打定主意要跟熊过不去。”

  两个人就笑了起来。

  司行霈要背着顾轻舟出门。

  顾轻舟立马拒绝:“被人看到了不像话。”

  太太是最要面子的。

  司行霈放下了她,为她撑伞,两个人往督军府走去。

  薄雨让视线朦胧一片,处处似飘荡着薄纱,把繁华遮掩,街道影影绰绰。

  “真冷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耳朵是不是冻红了?”

  司行霈看了眼她的耳朵。

  “嗯。”他道,然后他伸出胳膊,一边搂住她,一边捂住了她的耳朵。

  街上光线暗淡,尚未亮起路灯,没什么行人。

  顾轻舟躲在伞下,阴暗中的她,格外大胆,也懒得再计较了。

  因为,他的手掌真的好暖。

  顾轻舟怕冷。她像一条蛇,一到冬天就无法忍受,要冬眠般,恨不能整天抱着火盆。这是因为她太瘦,气血不足。

  “还冷吗?”司行霈低声问。

  “不冷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到了督军府,叶督军的晚宴已经设好了,餐厅里热气腾腾,立马叫人身心舒泰。

  在坐的,除了叶妩和康昱,还有方悠然。

  司行霈瞥了眼方悠然,没说话。

  叶督军主动介绍道:“这位是方小姐。”

  顾轻舟微笑,说了句方小姐好,就坐到了叶妩那边。

  圆桌不大,顾轻舟紧挨着叶妩,司行霈的左边则是叶督军。

  他们一到,就有热气腾腾的黄酒上来,这还是司行霈送给叶督军的。

  “不错不错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这个天,喝点黄酒暖和。”

  除了黄酒,桌上还有炖羊肉,用小银炭炉子煨着,始终汩汩冒热气,散发阵阵幽香。

  顾轻舟笑道:“今晚要吃大餐了。”

  她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  大家都笑了起来,饭桌上的气氛很好。

  吃了片刻,顾轻舟逐渐暖和了,抬眸却看到了方小姐。

  方小姐动作娴雅,慢慢吃着菜,非常斯文,一点也不像顾轻舟和叶妩那样大快朵颐。

  只是,顾轻舟留意到,她拿筷子跟平常人不一样,她是用无名指和食指用力。

  顾轻舟把筷子放到了桌下,暗中试了试,发现很难。

  这样的习惯,不知是怎么养成的。

  同时,顾轻舟又想起一件事。

  她心中凛然,面上却没什么表情,也不再看方悠然了。

  “原来是她。”顾轻舟想起那件事,心里很明了。

  她继续吃饭,无人知晓她的异样。

  方悠然偷瞄顾轻舟,顾轻舟的余光也瞥见了,不过她未曾抬眸与之对视。

  司行霈和叶督军喝酒,康昱偶然加入,正是浓酣之际,叶督军的表情突然收敛。

  他叹了口气:“若是阿姗还在家,这会儿才是真正的团圆了。”

  众人都停了筷子。

  饭桌上的好氛围,一扫而空,所有人顿时味同嚼蜡。

  眼瞧着这场晚宴要无疾而终,顾轻舟和司行霈在考虑如何告辞时,佣人急忙进来了。

  佣人跑得急,满身的寒雨,冻得脸都是乌青的,又冷又急,她看上去就在不停的抖:“督军,六姨太羊水破了。”

  叶督军一愣。

  “是今天吗?”叶督军酒醒了五分,问道。

  女佣道:“提前了半个月,不是今天的日子。”

  提前或者延后半个月,都不算特别严重的,却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  “送医院,要快!”叶督军道。

  说罢,他亲自冲入了寒雨里,去了六姨太那边。

  方悠然看着他的背影,消失在茫茫夜色里,微微失神。

  不管为了女人还是为了孩子,叶督军如此急切的离开,都让方悠然伤感。她的情绪没有失控,伤感只是淡淡的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也要走。

  叶妩牵了康昱的手,二人随后。

  如此一来,就把方悠然丢在了餐厅里。满桌的残羹冷炙,满屋的寂静,以及细雨从大门卷入,丝丝缕缕,如愁丝密织。

  她犹豫了这么一分钟,这才喊了佣人:“我也要去医院,帮我叫车。”

  她是叶督军的客人,府上早已传遍,她即将是叶督军府的女主人。佣人精明,可以在她面前献殷勤,如何会错过?

  “是,您到大门口稍等。”佣人先拿了雨伞给方悠然。

  方悠然最后一个出门。

  她到了大门口时,顾轻舟和叶妩的汽车,都消失在道路尽头。

  汽车挺稳,方悠然上了车。

  后半夜的时候,六姨太生了。

  护士出来道:“是男婴,重五斤八两,母子平安。”

  叶督军的脸上,荡开了笑容。

  他笑得很璀璨,喜悦从他的眼角延伸,一直扩展,令他几乎合不拢嘴。

  “成功了,轻舟!”他突然转身,对顾轻舟道,“谢谢你,轻舟,你可真是神医!”

  顾轻舟给他的治疗,成功了,他的姨太太顺利为他生下了孩子,而且还是男孩。

  “督军,您清醒一点!这会儿您谢谢我,我接不上话,还尴尬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司行霈在旁边笑出声。

  这番话,惹得叶妩和康昱也笑了。

  叶督军笑得更大声。

  的确,又不是顾轻舟替他生了儿子,谢她谢得有点唐突。

  叶督军哈哈大笑中,完全忽略了身边的方悠然。

  方悠然也在笑,笑容却有点僵硬,似撑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