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73章 餍足
  

第1173章 餍足



  医生吞吞吐吐。

  顾轻舟掌心一层薄汗。

  司行霈低声凑在她耳边:“放轻松,轻舟,我们还有玉藻呢。”

  哪怕怀不上,他们也有一个女儿。

  顾轻舟瞪了他一眼:“你这话不能安慰到我。”

  医生抬眸,正视了他们俩的眼睛:“先生和太太,没有生育方面的疾病或者缺陷。依照正常来说,你们早该有孩子的。

  然而,你们两年未孕,却又无疾病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我也不知道。很抱歉,我束手无策。”

  原来,医生的惊疑不定,来源于他解释不了顾轻舟和司行霈的问题。

  没有毛病却不怀孕,才是最大的问题,因为治不了。

  太棘手了。

  顾轻舟的心,也宛如堕入冰窖。

  医生说得很清楚了,她也听得很清楚了,虽然她很想再仔细确认一遍,却生生压住了内心的情绪。

  “告辞了医生。”她站起身,拉了司行霈的手。

  出了医院,司行霈就笑了,低声对她道:“我说得可对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天意。”司行霈笑道,“我们的孩子有灵气。我们没问题,是他们不来,他们在等统一呢。”

  顾轻舟那绝望的情绪里,开出一朵花。

  乌云逐渐从心头散去,她也笑了:“这大概真是天意吧。”

  “的确如此。”司行霈拉住了她的手,“轻舟,我的爱妻,答应我,这是最后一次为它烦心。”

  一句爱妻,甜得要腻。

  顾轻舟尴尬道:“好,我知道了,你好好叫我的名字,不要说肉麻的话。恶心不恶心?”

  司行霈又笑起来。

  折腾了一天,两人饿极了。

  司行霈带着顾轻舟,去了上次吃过的餐馆用餐。

  在餐馆里,顾轻舟还遇到了一位熟人,是卓家的三少爷。不过,他身边的女伴,不再是那位红玉歌星,甚至谈不上多美丽。

  “卓三彻底失宠了。”司行霈低声跟顾轻舟道,“你瞧他那女伴,穿得是一件旧旗袍。”

  “也许人家低调了呢?”顾轻舟故意抬杠。

  司行霈抿了一口酒,微微挑眉,似乎是想要打赌。

  顾轻舟不跟他赌,只是笑着转了头,不再去看卓三他们。

  不成想,卓三却瞧见了顾轻舟。

  他走过来,气色不善,声音也是冷嘲:“司太太,您好啊?”

  “我太太很好,你挂心了。”司行霈眼神一凛,落在卓三身上。

  卓三被他的气焰逼得后退一步,心中发怯。

  “如今老五在太原府,还能掌控北平事,你们很得意吧?”卓三像一条疯狗,“你们少得意,他总会倒霉的。”

  司行霈眸光阴冷,在卓三身上一掠:“滚一边去!”

  卓三气急,一下子就拔出了自己的手枪。

  他快速上膛,对准了司行霈:“你很嚣张嘛?”

  四周的人吓到了,不少人尖叫着跑开,引来一阵阵的碰撞之声。

  卓三还想要戳一下司行霈,不成想司行霈利落站起身,疾风般的手掌击向了他,同时卓三手腕发麻。

  两秒钟后,他的手枪到了司行霈的手里。

  卓三震惊,又惊又怕。

  “你......你......”

  司行霈随手把枪拆了,扔在地上,扬手扇了卓三一巴掌:“连枪都拿不稳,丢你老子的脸,你还有脸姓卓?滚,否则一枪毙了你!”

  卓三半边脸都麻木了,急急忙忙的滚爬了出来,果然不敢再挑衅。

  顾轻舟看着司行霈,唇角微翘。

  她喝了一杯酒,低声对他道:“刚才好帅。”

  说罢,她自己先羞了起来。

  她是不习惯表达自己的感情,哪怕对司行霈崇拜极了,她看上去也淡淡的,不如司行霈的万一。

  司行霈笑了:“谢太太夸奖。那这顿饭,太太请了?”

  “你吃软饭吗?”顾轻舟打趣他。

  “吃啊,太太给我就吃。”司行霈道,“只要太太高兴。”

  顾轻舟压抑不住,一阵隐忍的大笑,笑得肩膀颤抖。

  司行霈见她真的开心了,心情也不错。

  他想,这次的坎儿暂时过去了,顾轻舟能丢开这些烦心事,是最好不过的。

  “还想吃什么?”司行霈问她。

  顾轻舟道:“想吃烤羊排。”

  司行霈问了人,知道一家烤羊排的馆子很地道,当即付了账,和顾轻舟转去那家吃了。

  顾轻舟一个人吃了半盘,吃得毫不顾忌形象,好像她第一次这样饿。

  “真好吃。”她鼓着腮帮子对司行霈道。

  司行霈拿了帕子给她擦手:“你很久没吃肉了吗?”

  他没怎么吃,只是在喝酒。

  顾轻舟不好意思告诉他,昨天不舒服,只是喝了点米粥,今早也没吃多少,等于是饿了两天。

  一番闹剧,她的心情逐渐平稳。

  她当前有很重要的事,生孩子尚不能排到前面,她没必要为此事着急上火。

  她和司行霈的婚姻,并不会因为有无孩子而受损。就像司行霈所言,他们已经有了玉藻。

  而顾轻舟,她还有漫长的一生来研究这个课题。

  等太原府的事尘埃落定,她就专心攻克生育难题。那时候的她,既专心又清闲。

  “不是,是心情好转了些。”顾轻舟笑道,“这烤羊排好吃,我从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。”

  司行霈微笑,伸手过来抚摸了下她的脑袋。

  “再要一盘?”他调笑着问。

  不成想,顾轻舟用力点点头:“好,再要一盘。”

  司行霈大笑:“我养猫改成养猪了。”

  顾轻舟也笑了。

  尚未吃完,顾轻舟就瞥见一个人,从餐厅的大门走进来。

  浑身黑衣,却在胸前点缀了玫瑰,正是倾国倾城的蔡长亭。

  他也看到了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吃得开心,双手都是油,大快朵颐的样子,是从前没有过的。

  蔡长亭微笑。

  “轻舟?”他打招呼。

  司行霈回头,看到了他。

  顾轻舟放下食物,擦了擦唇和手:“长亭,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是偶然路过的。”他语气平淡,就好像在说一件真事一样,轻松告诉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笑笑。

  路过?

  哪有这么巧?

  “你到北平有事?”顾轻舟问他。

  蔡长亭道:“有点事,不过已经办完了。怎样,我能乘坐司师座的飞机回太原府吗?”

  “不怕我在半空将你丢下去?”司行霈冷冷睥睨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