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77章 烂醉的男人
  

第1177章 烂醉的男人



  程渝喝得烂醉。

  正好被顾轻舟瞧见了。

  而且,此刻刚刚天黑。大白天的喝酒,总有点奇怪。

  卓莫止道:“司太太,我们今天去了一处新开业的酒肆。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不是外国货,却比外国的要好喝,所以阿渝她喝多了。”

  程渝性格豪绰。

  遇到了美食,她不吃饱是不会罢休的,美酒亦然。

  新的酒肆,是一处葡萄厂自己酿造的红葡萄酒。

  华夏自唐朝开始,就有自己的葡萄酒工艺,并不比外国的差。只是,不少的餐厅赶时髦,都从外国进货。

  遇到了好的酿酒厂,滋味是很美妙的。

  “可以买回来,慢慢喝嘛。”顾轻舟道,“非要喝成这样?”

  卓莫止笑笑。

  顾轻舟说完,自己也感觉不妥:若是能计划自己的生活,程渝就不会活成现在这样了。

  她是没有自控力的。

  “顾轻舟!”就在说话的时候,程渝好像从懵懂中清醒了些,冲顾轻舟痴痴的笑,“你跑到哪里去了?”

  “我们去北平吃烤羊排了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程渝瞪圆了眼睛。

  “你去北平吃烤羊排,居然不带我?”程渝问。

  卓莫止在旁边想,难道司太太那句话的重点,不是千里迢迢跑去北平吃烤羊排吗?

  “你天天约会,我找不到你的人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程渝想要骂她倒打一耙,然而思路和舌头都不太听话。

  她往卓莫止怀里一软,只是指了顾轻舟,嘟囔着什么,再也听不清了。

  她自己也听不清。

  卓莫止就道:“等你酒醒了,我带你去北平吃,我知道哪一家的烤羊排最好吃。”

  “好,好!”程渝欢喜了起来。

  顾轻舟无奈摇摇头,转身回了自己的正院。

  卓莫止也把程渝扛到了西跨院。

  程渝满身酒香,闻着就令人沉醉,卓莫止轻轻吻了她的唇。

  她却略微偏头,小声骂道:“混账小日本,我说了不接吻的。”

  卓莫止眼眸一沉。

  他用力吻住了她,令她窒息般,将她紧紧箍住。

  一场酣战,卓莫止心满意足,同时他也好奇:程渝真喜欢高桥荀吗?

  他打听过,程渝和高桥荀的过往,还不如她跟卓莫止的。偶然遇到一次高桥荀,她那份冷漠劲儿,卓莫止也是放心的。

  可喝醉了或者其他神志不清的时候,她总感觉身边的男伴一定是高桥荀。

  这种很奇怪的心思,卓莫止猜不透。

  后半夜的时候,程渝醒了,自己爬到了卓莫止身上,说她好冷。

  她睡觉把被子给踢了,冻醒了。

  卓莫止抱住她微凉的身子,低声道:“反正已经醒了,不如索性......”

  于是,半夜又折腾了一次。

  这次结束之后,卓莫止的心情,前所未有的放松。

  他告诉自己:“不能太放松。”

  然而,好心情压抑不住,他愉快又开心,甚至疲倦,精神的压力没有了,就沉沉进入梦乡。

  他很轻松。

  翌日,是程渝先起来了。

  她起来就想骂卓莫止,因为这小子昨晚又没干好事。

  “真讨厌,总好像没见过女人似的。”程渝迈了酸痛的腿下床。

  卓莫止半个小时后才醒。

  等他醒过来,发现程渝坐在餐桌前,一边喝米粥一边看报纸。

  他揉了揉脑袋。

  “我昨晚住在这里的吗?”卓莫止问程渝。

  程渝白了他一眼,浑身疼,痕迹很多,对他就不客气了:“你喝了多少酒,怎么比我还醉?我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回来的,你反而不记得?”

  卓莫止捏了下耳朵。

  这样,可以让他清醒一点。

  “那可能是喝多了。”卓莫止道,然后他笑着,坐到了程渝旁边。

  程渝狐疑看了眼他:“你怎么这样高兴?”

  “啊?”卓莫止有点糊涂,又笑了,“什么高兴?”

  程渝蹙眉,因为这小子满面温柔的笑,似春风般,好像有什么大喜事。

  “你在暗地里偷乐,是不是?”程渝把报纸一卷,挥舞着打他,“你昨晚折磨我,早上起来还偷着乐!”

  卓莫止躲开,同时笑了起来。

  程渝笃定他是占了便宜,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她不想再理会他了。

  吃了早饭,卓莫止对她道:“上午去骑马,还是去看电影?”

  “大上午的,看什么电影啊?”程渝不悦,“晚上去看吧。”

  “我晚上得回学堂了。”卓莫止道。

  程渝狐疑:“你晚上回去作甚?晚上又没课。再说了,你今天和明天不都是休沐吗?”

  “哦,到了两天的休沐吗?”卓莫止又揉了下脑袋,“我昨晚肯定是醉得厉害,现在脑子里还是断片的,我都想不起了。”

  程渝戳了下他:“傻了吧你!”

  卓莫止又笑着,抱住了她的腰。

  程渝好几天没有留他过夜了,他几次表示想要留下来,被程渝拒绝。

  这次他得逞了,这样高兴。

  程渝觉得男人太过于肤浅了,肤浅到她真不太想花心思去应付他。

  “去划船吧?”她突发奇想,“我记得郊外有个小码头,好像可以划船。”

  “好,那就去划船。”卓莫止笑道。

  程渝看着他:“你老是笑什么?”

  “高兴啊。”卓莫止道。

  程渝撇撇嘴。

  二人去了郊外。

  程渝的情报有误,郊外码头只有一艘观光船,早已开走了。至于划艇,那是三月三踏青时特有的,平常时节很难见到。

  他们准备回去,旁边就有人说:“再等半个小时,船就回来了。”

  既然到了这里,程渝和卓莫止打算玩上一天的,自然不好空手而归。

  程渝好几次,总感觉有人在看她。

  她推了下卓莫止:“是不是有人跟踪我们?”

  卓莫止没留意:“谁跟踪我们?”

  “云南的人。”程渝道,“上次那些的同伙。”

  “上次?”卓莫止茫然,“哪一次?”

  程渝气愤,想要打他一下,手都扬起来了,她脑子突然一顿,就停在了半空。

  她试探着问:“你不记得?”

  她眼底紧张甚至恐惧的情绪,被卓莫止全看见了。卓莫止心中闪过什么,就笑起来:“我逗你玩呢,怎么会不记得?”

  正巧这个时候,船来了。

  他拉了程渝:“快快快,咱们上船去!你晕船不晕船?”

  话就被打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