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80章 受伤
  

第1180章 受伤



  卓莫止在程渝的院子里养病。

  逃亡的时候,他承认自己有点问题,但回到家中,他开始否认了。

  无论程渝如何逼迫,他对此事不承认。

  “我真没事。”他解释道,“在船上的时候我慌了,想着他们人多势众,我回头去找人来救你,不是最稳妥的办法吗?

  后来,我又想到,万一你走远了,就追不上了,还不如一起冒险,才带了你。哪有一个人是两种性格?”

  “鬼扯!”程渝骂道。

  卓莫止道:“阿渝,你相信我。难道我对你的心意,不值得你相信吗?”

  程渝半个字也不信。

  她试图催眠他。

  卓莫止比她有心计,假装答应却又暗中用针戳破自己的手指,让自己保持神志。

  程渝的催眠,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

  她气得想要揍他,可他的脚还没有痊愈,程渝心中又软了。

  她无计可施时,就想到了顾轻舟。

  “帮我搞定此事。”程渝道,“若你不帮忙,我死在他手里了,我做鬼也不肯放过你。”

  顾轻舟道:“你怎么什么都指望我?”

  “除了我,我还能指望谁?我这脑子,不是卓莫止的对手。再说了,你不是神医吗?”程渝道。

  顾轻舟瞪了她一眼:“他没病,我这神医有什么用?”

  “他就是解离症。”

  “没有这个症。”顾轻舟道,“所有的中医西医甚至巫医,都没有这个症名。我都没见过,你让我怎么治?

  况且,哪怕是真有这个症名,我听你的分析,也好像是精神科一类的。我原本就不擅长精神科的。”

  程渝听了她的话,心知她有理。

  她如此有理,程渝反而更生气了,就决定撒泼:“我不管,你得帮我!我要是死了,就死在你家门口,看你们到时候怎么跟云南交代?”

  “滚蛋吧你!”顾轻舟也气了,“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?”

  两个人正在吵架,吵得热火朝天,女佣进来禀告。

  “太太,外头来了王家的佣人,说四太太请您。”女佣道。

  四太太,就是秦纱。

  顾轻舟对程渝道:“别闹了,你去玩吧,我有正经事呢。”

  程渝无奈,只得先走了。

  临走前,她改变了强悍的态度,可怜兮兮看着顾轻舟:“你想想办法吧,你脑子灵光,比我的好使。”

  “好,我来想一想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程渝脑海中,想起很久之前,她学习催眠术的时候,她的一位同窗教过她一个小技巧。

  那个小技巧,可以达到更高深的催眠术。

  只是,老师对此很抵触,说那样绝对不行。

  “也许,我该尝试?一旦成功了,我对付卓莫止就有了办法。”程渝心想,“但是他太过于狡猾了,万一失败,就没了第二次的机会。最好能找个人来练手。找谁呢?”

  她陷入沉思。

  那生锈的脑子,也被她磨得吱呀乱转。

  程渝离开了之后,王家的佣人进来了。

  这位佣人约莫四十来岁,消瘦白皙,看起来非常的着急,见到顾轻舟的时候,却又有些欲言又止。

  “何事?”顾轻舟看向了他,眸光微凝,“你是四太太那边的佣人?”

  王家下人有些局促:“是,是的。四太太请您,车已经备好了,司太太若是没有什么事情,请您移步去瞧瞧四太太吧?”

  秦纱和顾轻舟的关系略微敏感。亦或者说,秦纱面对顾轻舟时总心虚,有点怕顾轻舟的。若无大事,她不会贸然派人来请顾轻舟。

  这个来传话的王家下人,确实是秦纱身边做事的,没人敢到顾轻舟这边冒充。

  顾轻舟的心思,略微转了转,决定去看看:“你且喝杯茶,我换身衣裳,立马随你过去。”

  她换了一身出门的衣裳,又怕司行霈回来找不到她担心,就跟家里的女佣交代了一声,然后上了王家的汽车。

  一路上,顾轻舟旁敲侧击跟王家下人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,可那人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顾轻舟就闭了嘴,半眯着眼睛不说话了。

  只是清丽的眉毛微微蹙起,心思遮掩不住:她是暗感焦急的。

  好在,她着急,王家的下人心里更着急,催促司机把车开得飞快,很快就到了王家门口。

  刚进王家门,就看到一直在那里等着的王璟。

  王璟神色颓废里带着几分焦躁,可瞧着顾轻舟,他的不愉快收敛了起来,笑着迎顾轻舟:“顾姐姐!”

  他才十九岁,自从秦纱嫁入王家,他把顾轻舟当作自己亲姐姐般。

  “小十,你母亲怎么了?”顾轻舟一边往里走,一边问身旁的王璟。

  王璟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相,叹息又担忧:“母亲她摔了一跤,大约伤到了骨头,所以请顾姐姐过来看看。”

  顾轻舟心头掠过什么,她不动声色听了。

  只是摔了一跤么?

  事实或许不是王璟所说的这样简单。亦或者,王璟只说了一半,还剩下另一半藏着掖着。

  已经走到这里来了,顾轻舟不再追问王璟了,见了秦纱,她自然就知道另一半了。

  到了四太太秦纱的房间里,果然看到秦纱半躺着床上,没有盖被子,一条腿不自然的耷拉着。

  四老爷王游川陪在她身边,拿了冰块用毛巾包着帮她冰敷,很是担忧。

  秦纱脸色是惨白的,可见很疼。看到顾轻舟同王璟一起进来,她努力挤出笑容,对王游川说道:“轻舟来了,她的医术你是知道的,我马上就要好了,你也别这么担心了。”

  他们夫妻二人刚结婚不久,正是情浓的时候,别说对方是断腿了,就是胳膊上碰了个指甲盖大小的淤青,都会心疼好久。

  当着小辈的面,王游川有些不好意思,秦纱则是很坦然。

  王游川轻咳,拍了拍秦纱的手背,站起身来,将包了冰块的毛巾放到一边的盆子里。

  他招呼顾轻舟:“轻舟,辛苦你跑这一趟。你给她瞧瞧。她疼得脸都白了,因怕我担心,连声疼都不肯叫唤出来。”

  顾轻舟点了点头,走上前去,弯腰仔细观察了一下那条腿,只见脚踝的地方已经肿得老高。

  摔得并不严重,而且现在西医院很得人心,怎么不送医院,却要耽误时间去请顾轻舟?

  顾轻舟心中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