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84章 小偷
  

第1184章 小偷



  王璀的问题,让王璟莫名其妙。

  他请顾姐姐喝茶,顾姐姐当然会喝。不喝的话,就会拒绝。

  基本的礼数,二哥不懂吗?在国外学糊涂了吗?

  “当然喝了。二哥,我要去做功课了,你想喝酒,找别人陪你喝吧!”王璟道。

  王璟说完这话,抬脚就走。

  这一次,王璀没有再挽留他,看着王璟的背影,他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,嘴角上扬,阴鸷的神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。

  表情很怪,似嘲讽,也似不屑。

  王璀提着那坛酒,大步朝自己院子走去。

  刚刚听王璟吩咐进小花厅收拾茶壶茶盏的女佣一脸茫然的走了出来,被另一个长辫子女佣叫住问怎么了。

  女佣满腹狐疑,小声说道:“刚刚十少爷让我去里面收拾待客的茶壶茶盏,可是我进去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他说的茶壶茶盏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,多半是别人看到收拾了。”长辫子女佣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  “万一回头十少爷问起来怎么办?我可不知道这套茶壶被收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  “你问一问是谁收拾了不就知道了?”

  “姐姐,我是新来的,认识的人少,您帮我问问好不好?”女佣可怜巴巴道,“要是因为这套茶盏被辞了,我怎么跟家里交代呀!”

  “我们王家是宽厚的人家,怎么会随便辞工?”长辫子女佣无奈道,“行行行,我帮你问问,问到了也就罢了,没问到可不许纠缠我。”

  说完,就带着迭声道谢的女佣找人询问去了。

  然而问了半晌,没有她们俩之外的女佣到这里。

  其他人也不负责。

  女佣们吓坏了,生怕要赔钱,更严重者被赶出去。

  外头可没有王家这般殷实宽和的主人家。

  “你去告诉十少爷。少爷年轻面子软,不会真怎么样的。”长辫子女佣出主意,“这会儿不说,回头真找不到了,少爷那时候发脾气,就辩解不了了。”

  女佣深以为然,立马去找了王璟。

  王璟也吃惊:“可其他人去收了?”

  “没有,今儿是我们当差,没有其他人去那边。”女佣又是担心又是着急,满心忐忑。

  “怪了。”王璟道。

  此事颇为稀奇。

  也只是稀奇。

  这种茶具,他王十少多得是,不至于为了它伤神,就随口道:“除了你们,不就是客人和我们三兄弟到了那边吗?”

  女佣不接话。

  “算了,为了一套茶具去问二哥或者六哥,没得丢人。”王璟又道。

  看着一旁瑟瑟发抖的女佣,他挥挥手:“你去忙吧,丢了就丢了,回头我买新的。若是找到了,你们就自己玩,别再拿给我,要不然新的来了,旧的未走,多尴尬啊。”

  女佣道是,心想这个十少爷性格真怪。

  不过,那套茶具谁拿了呢?女佣觉得她应该弄清楚,否则以后丢了其他贵重东西,难不成让她赔吗?

  十少爷不在意,女佣在意。

  “会不会是二少爷呢?”女佣心想,“或者六少爷。”

  然而,两位少爷会偷一套茶具吗?

  女佣又感觉自己的想法可笑,只得转身去忙正事了。

  王璀穿过庭院,看到王玉书板着脸朝自己迎面走来,他脸上便带了笑容,问道:“玉书,你这又是被谁招惹了?不是和同学约了去爬山么,怎么没去?”

  他们的大哥王玉年去世了,长房就剩下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。

  王璀一向也是疼妹妹的,如今更要把大哥的那份关心,补偿给妹妹。

  “去什么去,哪有心思?二哥,我听说四婶摔断了腿,请了顾轻舟来给她治腿。”王玉书看向王璀,皱起了眉头,“你从那边过来,没有遇上她吧?”

  “当然没遇上。”王璀问道,“怎么,你找她有事?”

  “我找她有什么事情!”王玉书没好气道,“她那样的腹黑心肝,咱们一遇到她就倒霉,我怕二哥你又在她面前吃亏罢了!”

  “我在她面前能吃什么亏。”王璀笑道,“我又不会去找她。再说了,哪怕她再厉害,也不过是个女人罢了!

  国外的学校里面也有许多厉害的女学生和女教师,可在男人的大智计面前,她们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。”

  王璀觉得自己是出国留学了几年,是见过大世面的,所以尽管知道很多人在顾轻舟手里吃了亏,也并不把顾轻舟放在眼里。

  他要对付她,那是信手拈来的事情。

  他不着急,他要慢条斯理的计划报仇。

  “二哥,你说这样的话,未免也太瞧不起女人了。”王玉书闹了点小脾气,“如果是别的女人,我倒是不怕二哥吃亏的,但是这个顾轻舟,有些邪门儿。”

  顾轻舟在太原府,恶毒的名声几乎都被遮掩了,盛誉倒是满天下。

  可王玉书知晓她狠辣。

  “你看咱们大哥,多聪明多厉害,有时候连四叔都拿大哥没有办法。可大哥偏偏就在顾轻舟手里吃了亏,还丢了命。”王玉书眼眶发热,气得银牙碎咬。

  王璀叹了口气,心中对顾轻舟的怒气隐而不发,安慰妹妹:“玉书,你不要泄气,我们会替大哥报仇的。你还小,没见过什么险恶人心,自然觉得她古怪莫测。

  要我说,她之前能对付大哥,不过是因为她有她学校和卫生部、以及叶督军相助,大哥又不曾堤防罢了。我们需得谨慎啊玉书。”

  王玉书点点头:“咱们家还有叛徒呢。那个秦纱,就是顾轻舟的帮衬。”

  王璀应了。

  面对王玉书的时候,王璀话说得很轻松,可等王玉书被他敷衍走了,王璀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脸上露出一种阴鸷而肃然的神色来。

  他大步回了自己的院子,手里的那坛西北的烈酒却没有开封,而是丢在了一个墙角。

  他原是准备喝酒庆祝的。

  然而,王玉书的话给王璀提了个醒,顾轻舟是一个邪门的女人,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,他可不能掉以轻心。

  为了不白忙一场,这酒,还是留着报仇雪恨之后作庆功用的好。

  他今天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。

  当然,是对付顾轻舟的事。

  他需要去看看成果。

  这么想着,王璀又出了院子,朝着王家大门口走去,他打算等王家的司机回来的时候,套套话,问一问顾轻舟的情况。

  好在,王家的司机很快就回来了,看到刚回国不久,无所事事的二少爷,他也没有起什么疑心,三两句就被套出王璀想听的话来。

  “司太太下车很匆忙,脸色有些难看,可她是神医,又是一个女人家,小的也不好问什么,多半是没什么事的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