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90章 难以置信
  

第1190章 难以置信



  时间过了十一点。

  顾轻舟看了眼手表,埋怨司行霈:“你看看,这时间拖的!这会子过去,倒像咱们赶着去王家吃午饭似的。”

  “那要不然下午再去?”司行霈笑道。

  他自己也看了看时间,然后挑眉。

  嗯,他宝刀未老。

  顾轻舟察觉到了他这点得意,又羞又气:“要点脸!”

 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。

  斟酌再三,顾轻舟对司行霈道:“算了,就这么去吧!我心里总有些不得劲,这件事早了早好。”

  “也行,不过是一顿饭罢了。”司行霈无所谓,“这太原府多少人等着请你吃饭呢!”

  他话音刚落,顾轻舟就见程渝穿着一件浅色的翠烟衫,纹绣小鹤的百褶裙,踩着咖啡色的小皮鞋朝这边跑来。

  顾轻舟目瞪口呆。

  司行霈也是:“你这是什么鬼打扮?”

  程渝气:“顾轻舟常这样穿,你怎么不说她像鬼?我偶然不穿旗袍,你就不习惯了?”

  眼瞧着又要打起来。

  顾轻舟连忙在中间劝架,说:“挺好看的,古典美。”

  “我和你们一起去王家!”程渝也不跟司行霈一般见识,直说来意,“我得看着,王家到底会怎么欺负你。”

  “还是算了吧。”顾轻舟失笑,“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吃亏了!”

  “我不管,我就要看着。”程渝道,“我不看着就不放心。”

  程渝擅长耍赖。

  她精心打扮过的,一定会去。若是阻拦她,会耗费无数的口舌,最后也未必会成功。

  对待她,顾轻舟有点像对待自己痴傻的女儿。

  还能怎样,只能宠爱她呀。

  “行吧,一起去吧。”顾轻舟道,又问程渝,“你这几天是不是闲得无聊?”

  卓莫止在家里养伤,程渝不好丢下他独自去玩乐,却又生气他的否认,不愿意每天对着他。

  故而,她就缠上了顾轻舟。

  “对啊。”她理所当然道。

  要上车了,程渝又出幺蛾子了:“我不跟你们坐一辆车,我和王璀坐一辆车。我得看着,免得他半路逃跑了。”

  “有我的人看着,他半路能跑到哪儿去!”司行霈忍无可忍,“你给我滚回去。”

  再说了,王璀昨天晚上被打得半死不活那样儿,就是让他跑,只怕也没有力气跑得。

  “我不想跟你们俩坐,怕辣眼睛。”程渝道。

  司行霈就想要揍她。

  顾轻舟眼瞧着时间过了十一点半,也失去了耐心:“你别闹花花肠子,坐我们这车就行了。”

  程渝万般无奈,只得跟顾轻舟和司行霈乘坐了一辆车。

  司行霈自己开车,顾轻舟和程渝坐在后座。

  程渝捅了下顾轻舟的腰:“顾轻舟......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说,王游川会怎么处理王璀?会不会报案?”程渝问。

  顾轻舟想了想,道:“最大的可能,就是请求我的原谅,然后放过王璀,轻描淡写处理此事。”

  程渝又惊又怒:“那我们不是白忙一场?”

  “怎么会白忙?王游川会感激我的,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啊。”顾轻舟道,“他这种感激,不是单单感情,而是必须要做回报的。”

  程渝是习惯了快意恩仇,道:“那王璀怎么办?他做了错事,就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么?”

  顾轻舟道:“我不是很在意,我做事有目的。我的目的达到了,就可以了。”

  程渝气鼓鼓的,把脸瞥向了窗外。

  她不开心。

  她替顾轻舟不值。

  十二点刚到,汽车就到了王府门口。

  听说顾轻舟夫妇上门来了,秦纱十分惊诧,一边亲自迎了出来,一边让人去请王游川回来。

  对于他们夫妻的来意,秦纱是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的。

  等看到他们身后被押带着的王璀,秦纱心里一凛,有了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。

  王璟正在吃午饭,得到消息就把筷子一丢,跑出来迎接。

  看到气息奄奄的二哥王璀,王璟脸上的欢喜一僵,同秦纱一样,感觉出一丝不妙来。

  王璀低着头,一副很丧的样子,不打算与秦纱和王璟有任何的眼神交流。

  王玉书也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消息,气势汹汹奔出来,瞪着顾轻舟,怒道:“你们对我二哥做了什么?”

  顾轻舟并不理她,看向秦纱:“老师,这事还得等四叔回来了才好说。”

  “听说你们来了,我便已经派人去请游川了。”秦纱点头说道,“我们先去客厅坐一会儿,喝喝茶。”

  司行霈听到“喝喝茶”三个字,脸上闪过一丝淡笑,他有意无意看了王璀一眼,拉着顾轻舟的手,跟着四太太秦纱往里面走。

  顾轻舟想要挣开,往回抽了下,没抽动,就任由他拉着自己。

  王璟是有些怕司行霈的,若是司行霈不在,他早已凑到顾轻舟面前讨乖卖巧,询问是怎么回事了。

  可司行霈在,他就只能把疑惑憋在心里,老老实实的跟着大家一起去客厅。

  司行霈的人拦着王玉书,不让她接触到王璀。

  王玉书震惊的看向视若无睹的秦纱:“四婶,我二哥好歹是王家的二少爷,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欺负二哥不管,存的是什么心思?”

  若是只有王玉书,这话秦纱是不放在心上的,可周围还有那么多看热闹的佣人,这里发生了什么,佣人们转眼就传了出去。

  到时候传言说秦纱勾结外人对付长房仅存的男丁,秦纱少不得受到波及。

  大家族的生活,就是得小心翼翼。秦纱嫁给了王游川,既然选择了大家族,她就要尽本分,不想给丈夫添堵。

  于是,秦纱为难的看向顾轻舟:“轻舟,你看这……”

  她是知道顾轻舟的,一定是王璀做错了事,他们才会这么对他。

  单凭司行霈和顾轻舟亲自押送王璀上门,她就知道,这件事,王家是理亏的一方。

  “还是等四叔回来再说。”顾轻舟笑容清浅。

  她不是一个喋喋不休的人,同一件事,她不想说两遍,所以一定要等王游川回来之后再说。

  王玉书几乎要暴怒。

  王璟安慰她:“九姐,你也别着急,等我父亲回来了,咱们自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”

  “等四叔回来?等四叔回来,还不知道要怎么偏袒你们!”王玉书一股子怒火,发在王璟身上,“小十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也是跟他们站在一边的。

  你们四房把我们兄妹二人当作眼中钉肉中刺,巴不得别人将我们兄妹二人欺负死了呢!你们全不是好东西。”

  王璟好心当成驴肝肺,再也不敢说话了,独自在心里生闷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