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91章 吵闹
  

第1191章 吵闹



  到了客厅,众人坐下。

  就连王璀,也被司行霈的副官押着坐下了。

  王玉书愤怒得脸通红。

  她先骂司行霈:“到底有什么要紧事,你要像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二哥?佣人们全看见了,我二哥以后怎么做人?”

  “我也没把他当人。”司行霈道。

  一句话,把王玉书噎得半晌说不出话了。

  程渝偷笑。

  秦纱也微微掩饰了笑意。

  顾轻舟则轻轻拍了下司行霈的手,让他不必和小孩子一般见识。

  好半晌,王玉书才能继续说话。

  她想要带走王璀,司行霈的副官不同意。

  她就重新把火力喷向最弱的王璟:“小十,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,你二哥都被人折磨成什么样子了?

  这个模样,一看就没少挨打!你摸一摸你的良心,他也姓王,我和他的父亲是你的亲大伯!

  你无动于衷,任由外人这么欺负我们,对得起王家的祖宗吗,对得起我父亲的在天之灵吗?”

  王璟皱了皱眉,不知道怎么去反驳王玉书。

  他到底年轻,面子薄,心机少。

  而且,按照王玉书的这个逻辑,他似乎又确实是有些对不起大伯的在天之灵。

  看到被绕进去的王璟,程渝皱了皱眉头,不悦道:“王玉书,你不要这么理直气壮的把自己和王璀当成受害者。

  凭王璀对司太太做的事情,我们就是打杀了他都不为过!也就是司师座和司太太心善,还将他送回王家来。”

  她这话一出来,王家众人心里又是咯噔一跳,纷纷猜测起王璀到底做了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。

  顾轻舟不想跟他们逞口舌上的英雄,偏头看向秦纱,说道:“老师,闲话就不要多提了,越说越生气。不如先把九小姐请出去,回头再放她进来。”

  王玉书气结。

  这是王家,凭什么顾轻舟能赶走她?

  什么叫“回头再放她进来”?当她是什么,小猫小狗吗?

  顾轻舟不开口也罢,一开口就把王玉书气得半死。

  “也是。”秦纱居然点头,吩咐旁边的女佣,“你们俩请玉书小姐出去,别让她犯浑!”

  秦纱知道,王璀如今是长房唯一的男丁了,她的丈夫身为王家的当家,不管是为了他死去的大哥大嫂,还是为了他自己的名声,都一定会保住王璀的。

  王璀犯在别人手上也就算了,他犯在了司行霈和顾轻舟手上,若不拦着口无遮拦的王玉书,只怕神仙都救不了王璀。

  秦纱这么做,也是为了王璀和王玉书。

  王玉书是在帮倒忙。

  至于秦纱,王璀的死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。她心里很清楚,以前那些得罪顾轻舟的人都是些什么下场。

  此时此刻,她不过是为王游川多想了一些罢了。

  王玉书果然被拉了出去。

  她气得破口大骂起来,一点儿都没有大家闺秀的温婉。

  王璀从始至终低着头,仿佛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干系,是心灰意冷的模样。

  过了半个小时,王游川赶了回来。

  他先是在外面看到了跟女佣较劲的王玉书,很是不解,走了上去。
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王游川问女佣,“怎么跟九小姐动粗了?”

  女佣讪讪然:“老爷,是太太让我们拦着玉书小姐的。”

  “太太?”王游川不知何事,不由蹙眉。

  秦纱他是了解的,绝对不会无缘无故为难玉书这么一个女孩子。

  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王游川看向王玉书问道。

  王玉书眼底精光一闪,立即仗着王游川什么都不知道,打算先入为主,告起状来:“四叔,他们欺负我们大房的人。

  二哥被他们打得都没有人样子了,还不许我靠近二哥。四叔,您可要为我们兄妹二人做主,不然我爹娘的在天之灵也会不安的。”

  “打了王璀?”王游川心中发紧,“谁打了王璀?”

  王玉书转身就要往客厅去。

  女佣还想拦着。

  王游川跟了上去,对女佣道:“下去吧,这里有我。”

  女佣道是。

  王玉书知晓她四叔,对其他人尚可,对他们兄妹是很宠溺的。

  四叔一定会救二哥的,她也就放了心,说起原委:“他们在花厅等您呢,打二哥的人是司行霈和顾轻舟,四婶不喜欢我们兄妹二人,不但不帮我们,反而还让人拦着我!”

  王游川脸色惊疑不定。

  顾轻舟和司行霈,那是两个精通人事的,不会贸然打人。

  这中间怕是有事了。

  而且是很严重的事。

  王游川朝着客厅的方向,加快了脚步。

  他人高腿长,王玉书很快就跟不上了,只好缀在他后面小跑。

  虽然是小跑,王玉书却没有不高兴,她看得出来,四叔这是生气了。

  生气很好!

  王玉书心想:“四叔最好气得到了客厅什么话都不听,先劈头盖脸将秦纱和顾轻舟等人骂一顿,也好为哥哥出口恶气!”

  很快到了客厅,王游川却看都没有看王璀一眼,径直走到秦纱身边坐下,跟司行霈打招呼:“司师座。”

  他跟顾轻舟和司行霈夫妻寒暄了起来。

  王玉书进门的动作一顿,她隐隐觉得王游川的态度跟她以为的有所出入。

  寒暄过了之后,王游川才指着旁边的王璀,问顾轻舟:“轻舟,这个不成器的东西,到底做了什么恶事?”

  王玉书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:怎么,怎么四叔也是站在他们那边的!

  是了,四房以前跟大哥二哥一直都不对付,如今二哥留学回来不跟他们计较了,他们却一定还是记着旧仇,在这里等着二哥呢!

  只有他们兄妹二人才是相依为命的!

  这么一想,王玉书踏进了花厅,走到王璀身边,讥讽的看向顾轻舟。

  她也想知道,她二哥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让他们至于对二哥下这样的狠手!

  顾轻舟抿了抿耳畔的碎发,就将他下毒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  “……按理说,他做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是不能放过他的。不过,他到底是王家的二少爷,要怎么处置,还要看四叔您的意见。”顾轻舟道,

  “四叔,他说他要为王玉年报仇,王玉年到底为什么死的,他不清楚,您却是清楚的。”

  司行霈没有说话,表情纹丝不动,像一樽煞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