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93章 挨揍
  

第1193章 挨揍



  王璟依依不舍。

  他的心态,还是有点像小孩子。

  他此刻的心情,大概就是担心朋友之间断了来往。

  顾轻舟也转过脸,和他再三挥手作辞。

  程渝在旁边道:“这么舍不得?要不这样,你找他做你的小男朋友好了。”

  司行霈咳了声。

  顾轻舟失笑。

  她还以为司行霈会很成熟,就像面对蔡长亭那样。

  不成想,司行霈吃醋了:“有这么依依不舍么?你对那小崽子也太好了些!”

  “就是。”程渝挑拨离间。

  她虽然大多数的时候偏袒顾轻舟,可她更多的时候想看个热闹。

  把事情搅合得越糟糕,她越是有热闹看。

  顾轻舟在这个瞬间,恨不能卓莫止马上痊愈,好占据程渝的时间,不准她再跟着自己夫妻俩混日子了。

  “什么啊!”顾轻舟道,“我再三回头,不是看小十,我看到王珂了。王珂就站在小十身后不远处,他看起来比之前更憔悴更阴郁了些,脸色灰败得跟鬼一样。”

  “他在看你?”司行霈口吻更加不对了,“这王珂到底是什么鬼毛病,该不会精神病发作,想跟老子抢人吧!”

  程渝很不屑:“想太多,你这媳妇除了你,谁愿意要?”

  顾轻舟在中间,竟不知该反驳哪一个,自己先笑了半晌。

  她对司行霈道:“王珂我还是对付得了的,这件事你别管了。”

  “他都跟我抢人了,我怎么能不管!”司行霈道。

  顾轻舟是看出来了,司行霈故意跟她抬杠呢,想要逗她开心。

  他们大概都以为,顾轻舟还因为王璀的事而不快。

  她妥善处理了,未必心中就不憋屈。

  顾轻舟笑笑,对司行霈道:“抢不走的,你的就是你的。”

  程渝道:“肉麻不肉麻?”

  好气氛被她弄得一点也不剩了。

  三人果然去德胜楼吃了烤鸭,谁知刚吃完,还没来得及打道回府,王家就又派人来找他们了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顾轻舟问道。

  王家的来人低头不敢接触司行霈的视线,颤声说道:“司太太,二少爷自杀了!”

  顾轻舟震惊。

  扭头看向司行霈,他也是一脸震惊。

  王璀怎么可能自杀?

  王游川只是罚他闭门思过,这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,他依然是王家的二少爷,依然可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,依然可以筹谋他的“报仇计划”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自杀呢?

  “先去王家看看再说。”司行霈搂着顾轻舟的腰紧了紧,安抚的说道。

  去王家的路上,顾轻舟还在和司行霈讨论,王璀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。

  顾轻舟怀疑王璀根本就不是自杀的,而是给人害死的。

  可等到了王家,看到了王璀的尸体,顾轻舟就确定了,王璀确实是自杀。

  这太意外了。

  王游川红着眼睛,将一张纸拿给顾轻舟和司行霈看:“这是他写的绝命书,确实是他的笔迹。

  我让人将他关到房间里,打算吃了午饭之后,亲自去看看他,谁知道这会儿功夫,他就……”

  顾轻舟看了绝命书,仍是疑惑:“四叔,您觉得王璀他是自杀吗?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王游川道,“虽然许多年没见面了,我却知道,这孩子跟他哥哥的性子有些像,不是那种会寻死的人。”

  秦纱也道:“不过是闭门思过罢了,哪里就值得寻死了,这是不正常的。”

  顾轻舟就着司行霈的手,又去看那一份绝命书。

  确实是王璀的笔迹,他在上面写,自己做了错事,无颜面对亲人,所以要以死谢罪。

  思路倒是挺清晰的。司行霈和顾轻舟同时想到。

  他们又想起王璀昨天对他们说的话来。

  “我父母走得早,是哥哥将我和玉书拉扯大,如今哥哥被你害死了,我不管你们之间谁对谁错,作为王玉年的亲弟弟,我就该为他报仇!”

  对王璀这样的人而言,他的亲人就只有王玉年和王玉书,他只会觉得没能害死顾轻舟是对不起亲人,他根本就不觉得自己下毒害顾轻舟是做错了!

  王璀没觉得自己有罪,死得很不对劲!

  王游川问顾轻舟:“轻舟,你医术高明,尸体上如果有什么端倪,你一定能够看得出来的。”

  他也觉得王璀是被人害死的。

  顾轻舟摇了摇头,说道:“四叔,我不是仵作,仵作和大夫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王游川也是悲伤过度,有点糊涂了。

  王游川仍是难以置信,秦纱低声安慰着他。

  王璟忽然开口说道:“顾姐姐,会不会有人下奇毒害死了二哥,然后又用绳索做出自杀的假象来?”

  他也不信王璀是自杀的,他最近看了几本侦探的小说,里面有好几个杀人案用的是这种套路。

  “不可能。”顾轻舟摇头说道,“不管什么奇毒,只要进了人的身体,一定能够露出端倪来,或者血液出问题,或者呼吸出问题,或者脏器出问题。我虽然不是仵作,可他若是中了毒,我还是能看得出来。”

  王璟也很失落。

  顾轻舟的医术,他是最相信的,可是,二哥会自杀,也不太像是真的。

  “四叔,小十,你们不要被她骗了!”眼睛红肿的王玉书大步走了进来。

  王游川怕她在顾轻舟和司行霈面前闹,刚刚让人将她拉到偏厅去等着,也不知她是怎么摆脱那些佣人,跑了过来。

  王玉书愤恨的看着顾轻舟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你是神医,能救人,自然也能杀人!一定是你用什么教人无法知晓的手段杀了我二哥!”

  “小妹妹,说这话是要有证据的。”程渝一下子站了出来,挡在顾轻舟面前,跟王玉书对峙,“轻舟要是想杀王璀,昨晚在家里就能杀了他,何必将人送过来,多此一举呢!”

  “为何要多此一举,那得问你们啊,我怎么知道!”王玉书恨道,“你们害死了我一个哥哥,又害死了我另一个哥哥!”

  “玉书!”王游川一声厉喝,打断了王玉书的话,“这件事跟司太太没有关系,你不要信口胡说!”

  他吩咐王璟:“你姐姐太不冷静了,你带她回房,好好安慰劝解她。”

  “是。”王璟应了,然后看向顾轻舟,“顾姐姐,你不要将我九姐的话放在心上,她胡说八道的。”

  他觉得他的顾姐姐简直是无妄之灾,好心将二哥送回王家不说,还被王玉书这般怀疑。

  王玉书到底不如王璟力气大,使劲挣扎,不停的骂顾轻舟。

  她认定是顾轻舟害死了王璀。

  顾轻舟走上前,重重掴了王玉书一个耳光。

  “清醒点了吗?”顾轻舟柔声问她,“如果清醒点了,自己想想自己的话。再往我身上泼脏水,你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  王玉书震惊。

  她捂住了脸,身不由己后退两步。

  顾轻舟的耳光,震慑了她;她的话,让王玉书心中发毛,王玉书的气焰全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