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所有小说,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|收藏本站
秀小说网 > 夫人别躲了 > 第1196章 姊妹
  

第1196章 姊妹



  一转眼,就是十月中旬了。

  刮了一夜的风,庭院虬枝呼啸,满室喧哗。

  后半夜,风才停了。

  早起拉开窗帘,五彩雕花玻璃窗后面透进来明亮的光。

  顾轻舟微讶,心想今天怎么天亮得早些?

  这个时候,晨光应该是青灰色的啊。

  等她推开了窗棂,寒风直直往脖子里灌,顾轻舟缩了缩肩膀,只见青石小径覆盖了皑皑白雪。

  庭院的翠竹,披上了雪白新妆,浮华被白雪敛去之后,整个世界都纯净了。

  “初雪呢。”顾轻舟伸了个腰。

  她转身去推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眼睛也不争,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下雪了。”

  “那你多穿一点。”他道,翻了个身,继续陷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肯起来。

  顾轻舟笑笑,打算更衣。

  司行霈却突然从身后又搂住了她。

  顾轻舟没防备,人已经落入柔软的被褥间,落入他温热的怀抱里。

  “真香。”他在她发间轻嗅,“既然下雪了,今天就在床上睡一整天好了,反正无所事事。”

  他月初回了趟平城,是昨晚赶过来的。

  他来的时候就起风了,顾轻舟很担心,好在他安全降落。

  不成想,今天就下雪了。

  “院子里的雪要扫一扫的,要不然化了,满院子泥泞。”顾轻舟道,“我得先起来,去欣赏雪景。等会儿佣人忙碌开了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”

  司行霈这才放开了她。

  他自己也起来了。

  顾轻舟立在屋檐下,正在看着庭院的景致。

  “家里的雪景有什么可看的?”司行霈从背后拥抱了她,“找个高山寺庙,一览太原全景,岂不是更好?”

  顾轻舟任由他抱着,他温热的怀抱在冬天很可贵。

  她捂住了耳朵,抵挡寒风对耳朵的肆虐,笑道:“冷死了,山上更冷。再说了,看景看的是心情。心情好,哪里都是好景。”

  司行霈亲吻了她的手背。

  她急忙把手一缩。

  小小耳朵露出来,已经被寒风吹出一片绯红。

  司行霈又吻了下她的耳朵,声音低沉且暧昧:“此刻心情可好?”

  “很好。”顾轻舟喃喃,满眸幸福和喜悦。

  司行霈笑起来。

  两人更衣,准备去街上走走,顺便吃些早点。

  这是他们的小情趣。

  吃了早点,顾轻舟和司行霈去听了一场说书。

  之所以要去,因为说的竟是顾轻舟。

  顾轻舟惊呆了。

  “我这样有名吗?”她问司行霈。

  司行霈道:“当然,早已是名冠天下了。还有关于你的传记,看过没有?”

  顾轻舟摇摇头。

  司行霈道:“不要看了,那些人乱写。等我忙完了,去烧了书局。”

  顾轻舟就知道,她的传记是毁誉参半的。

  她并非声名狼藉,关于她的著作,肯定写了她的优点,也不会放弃攻讦她的缺点。

  比如她二嫁,且前夫和司行霈乃亲兄弟,前夫又莫名被害等,都是她解释不清的。

  “不准,像什么话?”顾轻舟道,“旁人说我什么,我都不在乎的。”

  饶是如此,他们还是去听了说书。

  说书先生口中的顾轻舟,顾轻舟自己都不认识,完全是编造的,从她的童年到如今,十件事只有半件说对了。

  如此,就像是听了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。

  耗了一上午,听了个陌生顾轻舟的传记,她和司行霈反而兴致勃勃,深以为有趣。

  “果然,听旁人的故事都很轻松。”顾轻舟笑道。

  她走出来,才发现自己的双足在靴子里冻僵了,故而她跳起来跺跺脚。

  这个动作很是活泼。

  司行霈瞧在眼里,忍不住翘了下唇角。

  “去吃个羊肉锅子吧?”司行霈问她,“天寒地冻的,我得补补身体,才能好好照顾太太。”

  顾轻舟一下子就想偏了。

  然而,她的思路撇开之后,司行霈定会就坡下驴。

  顾轻舟不给他得瑟的机会,装作没理解他言语的暧昧:“我也得补补。我自己就能照顾自己,不需要你。”

  两人去吃了一顿丰盛午饭。

  话题不断,这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散。

  回到家门口时,已经是下午三点了。

  一整天晴朗的好天气,已将薄薄初雪化去了大半,黄土道路泥泞不堪。

  门口有两辆脚力车。

  车里坐了人,车夫们却靠在墙角抽旱烟,像是等了很久,等得百无聊赖。

  顾轻舟看了眼。

  “是谁?”司行霈略微蹙眉。

  副官瞧见了他们回来,立马从门里跑过来,恭敬拉开了车门。

  司行霈指了指前面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早上就来了两个人。”副官道,“说是太太的亲戚,要等太太。只因属下不认识,太太又不在家,不敢放行。

  不成想,他们竟是不走,给了车夫赏钱,从早上等到现在。”

  “我的亲戚?”顾轻舟诧异。

  她还有什么亲戚?

  脚力车里的人,也看到了这边的动静,故而起身下车。

  顾轻舟先看到一个中年人,穿着蓝灰色的大氅,中等身材,偏消瘦;另一辆脚力车里,下来是一位少女。

  少女是时髦派的打扮,还带了一顶非常宽大的帽子,几乎遮住了全貌。

  看到顾轻舟时,她摘了帽子。

  顾轻舟错愕。

  “顾缨?”她下意识喊了对方的名字。

  “轻舟姐,是我,我回来了。”顾缨笑道。

  这是顾公馆的四小姐,当初她求顾轻舟送她去法国。

  顾轻舟派人送了,副官回来说,把顾缨交给了顾绍,顾绍已经安排她补习法语,准备第二年考法国的大学。

  时隔多年,顾缨居然回来了。

  顾轻舟心中却是咯噔了下,问:“阿哥呢?”

  顾缨一个人回来了,她哥哥顾绍呢?

  “我就是跟阿哥一块儿回来的。”顾缨甜甜笑道,“阿哥回南京了......”

  “回?”

  “是啊。轻舟姐,你还不知道吧?阿哥和阮家的兰芷姐姐弄错了,他才是阮家的儿子。”顾缨高兴道,“阮家接他回去了。”

  顾轻舟立在寒风里,仍是一头雾水。

  “进来说吧。”顾轻舟道。

  顾缨用力点头,有重逢后的喜悦,顾轻舟却是惴惴。

  顾缨身后的男人,也跟着往里走。

  顾轻舟就问:“这位是?”

  “他是我雇的人,一路上保护我。”顾缨道,“让他也进来吧,轻舟姐你别把他当下人看待,他是我的朋友。”顾缨笑道。